首页

搜索繁体

第625章 生意经

    等吴干事离开了院子后。

        杨小琴顿时愤怒起来,“顾姐,你怎么给他这么多钱啊?”

        那一个红包,最少有五百呢。

        他们要卖多少红枣,才能把这笔钱赚回来了啊。

        顾宁觉得杨小琴哪里都好,就是爱操心,她摸了摸她头,“好了,你看你吴姐多淡定?”

        杨小琴顺着顾宁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吴秀灵双手插口袋,一副很淡然的样子。

        杨小琴觉得奇怪,“吴姐,你就不心疼吗?”

        五百块的红包送礼,都是她好大半年的工资了,也是他们要卖好多红枣,才能赚回来的钱。

        “心疼?”吴秀灵摇头,“该花的钱花出去了,为什么要心疼?”

        她看向顾宁,“你知道,你顾姐花出这笔钱后,能为我们赚到多少吗?”

        杨小琴摇头,这个她哪里知道。

        她就是一个一线销售员。

        “最少是这个数。”

        吴秀灵比了一个巴掌。

        “五百?”

        杨小琴怯怯地问。

        吴秀灵拍了她脑门一巴掌,“回去好好想。”

        说完,就把她给赶回了家。

        等杨小琴一走,吴秀灵看向顾宁,“别听杨小琴说,我觉得这五百很值得。”

        做生意的人要是连这点送礼的招数都不会,那就不是一个合格成功的生意人。

        生意人往来之间,需要的就是关系,送礼,以及为人处世,这都是最基本的。

        顾宁做得就很到位。

        顾宁轻笑了下,“我就知道,你会懂。”

        没有怪她自作主张,送出了五百块钱。

        两人相视一笑。

        这五百块的见效成功很快,在隔天的时候,吴干事就帮顾宁约好了,被单厂和纺织厂两家的采购科的干事。

        考虑到多方面的原因。

        吴干事决定把谈事的地点,选择在顾宁他们的仓库这边。

        顾宁接到消息,就开始准备起来,先是备好了茶水,再接着是把仓库的样品,去了十来份,一一放好了以后。

        又巡视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便把谈生意中可能遇到的情况,全部都预设了一遍,等到九点半的时候,吴干事领着被单厂的赵干事以及纺织厂的郑干事,一起到来了。

        而顾宁和吴秀灵,早已经在等待了。

        门口。

        赵干事还抱着几分不确定,“老吴,你可别诓骗我们,我们这连假都请了,这要是被你诓骗了,看我不会去套麻袋你。”

        旁边的郑干事虽然没说话,但是却也是这个意思。

        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厂子的人,但是同时都是做采购科的,平日里面多多少少也都会有些交集。

        说话也就自然娴熟起来。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吴干事振振有词,“都是自家兄弟,我害谁都不能害自己的兄弟,我们服装厂的货,你们也是看到的了,要不是我们关系好,我才不把这么好的货源介绍给你们呢。”

        这话,赵干事信,他们也是快二十年的交情了。

        眼见着走到大门口,三人顿时都住嘴了,吴干事敲了敲门。

        顾宁听闻声音去开门,门一开。

        哪怕不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会被顾宁的容貌给惊艳到。

        怎么说呢?

        就像是秋风老树下,站着的妙龄少女,明艳到不可方物。

        还是顾宁喊了一声,“吴干事。”

        吴干事这才回神,拉着两人朝着她介绍道,“顾宁,这位是被单厂的赵干事,这位是纺织厂的郑干事。”

        顾宁寒暄点头,“欢迎欢迎。”

        等顾宁在前头儿领路,进了院子后。

        后面的赵干事忍不住压低了嗓音,和吴干事低声道,“这么年轻,靠谱吗?”

        怎么瞧着还是个黄毛小丫头啊。

        吴干事看了他一眼,“你打交道就知道了。”

        并没有帮顾宁说好话,顾宁也不需要,只要和她打过交代的人,就知道顾宁这人,在为人处世方面,有着不符合她年纪的老成。

        前头的顾宁听到这话,脚步一顿,并没有回头。

        等领着一行人进屋后,桌子上的茶水已经摆好了,而样品也直接就那样放在台面上。

        顾宁邀着大家落座后,这才把样品一一推给他们,“这是我们这次的货,大家可以先看看。”

        当然,这货物主要是推给了赵干事和郑干事两人。

        两人都是识货的人,他们来之前已经在吴干事那里,看到过实物了,这会不过是在确认一下。

        拿起货物检查后。

        两人迅速对视了一眼。

        “顾老板,你这东西是怎么卖的?”

        哪里是问价格呢。

        不过是打的心理战术。

        价格的话,他们在吴干事那里,也得知了部分消息,只是具体细化到多少钱,他们还不知道。

        吴干事也是个老滑头,这种关键消息,自然不可能透露给他们。

        顾宁笑了笑,给大家倒满了茶水,快到杯沿三分之二的位置,并未满,她收了茶壶,这才笑道,“你们都是吴叔介绍来的客人,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最公道,最成本的价格。”

        “多少?”

        “红枣一斤两块五,葡萄干一块五,而枸杞——”她拿了一盒起来,递给对方,“这个要四块一。”

        对于前面两个价格,赵干事和郑干事并未诧异,因为他们打听来的消息,红枣确实是两块多,葡萄干是一块多。

        只是,这枸杞怎么涨价了??

        顾宁拆了一盒枸杞,露出里面的货物,“你们看下这个枸杞,是不是比之前那一批还要好?”

        这——

        对方是真没看出来。

        但是顾宁又拿了两盒对比,“这种黑枸杞的颜色明显要更深一些,而且颗粒也会大一些。”说完,撕开了枸杞的肚子,露出里面的籽来,“就连里面的料也比之前那一批货好。”

        当然,这都是顾宁胡诌的。

        做生意,无商不奸,吴干事是她第一批客人,拿到的货物自然比别人价格低。当然,那个价格,也仅限于吴干事才能拿得到。

        吴干事后面的人来拿货,基本都是顾宁新定的价格了。

        顾宁这样做,无非是一点,就是为了让吴干事领情的同时,还有一种成就感。

        她给对方最低价,对方在给她介绍新客户。

        只是,这些就不足以和外人道也了。

        赵干事和郑干事,还有些懵,他们还带着几分不信,把黑枸杞推到了吴干事面前,“老吴,你看看,这批货是不是比你那一批好??”

        吴干事心领神会,哪里不知道顾宁那一手的意思?

        他自然是站在顾宁这边的,随即点了点头,“是比我的那一批好。”

        有了这话,赵干事和郑干事也就放心了,只是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却没想到。

        但是,当对着那好货的时候,之前的疑虑自然也就没了。

        不过,好货归好货,压价归压价。

        赵干事就说了,“不过,顾老板,我们是熟人带来的,就没一丁点优惠?”

        顾宁笑了笑,“自然是有的,我在你们每一个人采购价格的基础上,给您减三百块钱。”

        “不开票,不入账,不曝光。”

        这几个字,宛若是有魔音一样,让原先还热闹的屋内,瞬间跟着安静了下来。

        赵干事拿着茶杯的手一抖,“顾老板,你这不是开玩笑?”

        带着几分试探。

        他们做采购的虽然有油水,但是像顾宁这种轻车熟路,直接摆在台面上的还是头一次。

        偏偏,还让人拒绝不了。

        要知道,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七十多块,而顾宁给的这三百块回扣,已经相当于他们快半年的工资了。

        往日,不是没拿快回扣,不过那些都是小打小闹。

        顾宁收敛了笑容,带着几分严肃,“自然不是开玩笑。”

        “我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诓骗你们。”

        提价在送回扣,这是顾宁早上在想方案的时候,才想出来的办法。

        她需要把赵干事和郑干事他们和吴干事分开,又要让吴干事有一种和她是一国的感觉。

        还要提高价格让赵干事和郑干事,心甘情愿地买单。

        这些,都不容易。

        一环套一环。

        而这就是顾宁的办法。

        不得不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在什么时候都不为过。

        在赵干事和郑干事两人身上也有体现。

        两人有些心动,但是还有些犹豫,同时抬头去看吴干事,吴干事在听到顾宁那话之后,心里就彻底有数了。

        他在心底忍不住叹了口气,进来之前那两位还说顾宁是黄毛丫头。

        瞅瞅这手笔,这收买人心的手段,哪里像是黄毛丫头呢。

        若说,他们对面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生意人,也没错的。

        面对好友的眼神询问,吴干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直接双目一闭,显然不打算插手对方的事情。

        这下。

        赵干事和郑干事有些没着落了,好友这是几个意思?

        不过,赵干事反应得快,看着好友闭目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亮,随即,朝着顾宁说道,“我答应你。”

        吴干事既然不反对,不插手,那就是默认了。

        难怪,对方还特意带着他们上门来看货,还不是让顾老板去厂子看货。

        原来,这里面的油水在这里啊。

        可惜,他们之前还没反应过来,真是蠢货。

        有了赵干事的开口,郑干事自然不好例外,他也跟着道,“我也答应了。”

        顾宁并不意外,她朝着两人举杯,以茶代酒,“那合作愉快。”

        声音清脆悦耳,带着几分干练和果断。

        让人忍不住就相信了几分。

        赵干事恍惚了下,顾宁就已经拿出提前拟好的合同了,纷纷递给对方,“大家可以看一看,若是没问题的话,可以签字。”

        “另外,至于每个人买多少份,也可以往合同里面填数量,我好给大家算一个最优惠的价格。”

        她咬重了优惠这两个字。

        赵干事愣了下,接过合同,细细地看了起来,旁边的郑干事也不例外。

        等看完后,忍不住叹了口气,“现在做干货生意,合同已经这么齐全了吗?”

        他们被单厂的合同,都没这么细致的。

        顾宁轻笑了下,“做一行,就尽力精一行,我们也在摸索中,如果有不足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来。”

        这话谦虚中,带着几分敞亮。

        让人心里听着舒服。

        赵干事当即就往合同上填了一个几个数字,干红枣的五千份,葡萄干五千份,最后的黑枸杞,他写了三千份。

        至于郑干事,看着不声不响的,没想到他竟然每一样都写了六千份。

        这让,大家都有些惊讶。

        “老郑,看不出来啊,你要得了这么多货?”

        郑干事笑了笑,“我们纺织厂人多。”

        “而且羊城这边属于老厂总部,还有增城那边的分厂,我写了六千份,我都怕到时候不够分。”

        纺织厂比服装厂要早成立不少年,属于老牌大厂,这点福利还是出得起的。

        “啧啧啧,你们纺织厂就是不一样。”

        旁边的吴干事和赵干事,心有戚戚蔫。

        郑干事憨笑了下,并未接话。

        而顾宁则是拿出临时购买的计算器,老款计算器极大,还有些笨重,她摁了开关键,就直接一阵加加减减。

        很快,具体的金额就算出来了。

        被单厂赵干事那边三万二的金额,而郑干事这边是四万八左右,光他们这两个人的出货金额,就不少了。

        饶是顾宁也忍不住一喜,当然,面上还是保持着之前的淡然。

        迅速把金额往上面一填,把合同递给他们,“赵干事,郑干事,你们在核对下,如果没问题,就按照这个来签字。”

        赵干事和郑干事自己也拿计算机算了一遍,确实没错。

        双方便顺利签字,并且摁了手印,并且把各自的合同拿走,打算回到厂子里面去财务科那边申请报账单。

        而顾宁在起身相送的时候。

        便把提前准备好的两个信封,递给他们,每个人三十张大团结,大团结的厚度,足足把信封给撑起的鼓鼓囊囊。

        赵干事和郑干事心照不宣地收下信封,顺手塞到了包里面。

        另外,顾宁又单独给他们三个人,每一个人都准备了一份礼物。

        就是他们这次的货物。

        干红枣一袋五斤装的,葡萄干也五斤装,至于黑枸杞也是五斤装。

        光这些货物,都不便宜。

        但是,顾宁眼睛眨都没眨地送了出去。

        这让赵干事他们有些意外,大家都对视了一眼,随即迅速地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