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35章 崩坏童话(二十)

    但第一道保护罩消失时,阿良面色一白,等第二道保护罩亮起时,他惊讶地看向沈瑞。

    沈瑞摆摆手笑道:「别看我,是你席砚哥哥的功劳。」

    阿良又看向席砚,眼神里充满了惭愧和对席砚的敬佩,把席砚给看得难为情了。

    「是阿衍想到这点的,不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如何,怕你的保护罩不足以抵抗攻击,让我另外做了准备。」

    眼见阿良还在自责,席砚干巴巴地说道:「你还小,又丢了笔,打不过那些野兽很正常。」

    谁知这话反而引得阿良更难受了,他眼里隐隐有些泪意:「我的笔不知道去了哪,恐怕再也找不到他了。」

    沈瑞见阿良这样,刚准备安慰,结果脑里闪过一段记忆:「笔?」

    他打开恶灵游戏app,在背包栏翻了很久,终于看到一个背包格子里放着支毛笔,沈瑞心念一动,这支笔便出现在他的手里。

    阿良看到沈瑞手里的笔,眼睛都直了,伸手想要去抓。将要碰到时又反应过来这是沈瑞拿出来的,只能及时收手,然后眼巴巴地看着那支毛笔:「笔,我的笔。」

    说「我的」时,阿良声音很低。

    「你未免太乖巧了一些,」沈瑞摸摸阿良的头,将笔递给阿良,「诺,你的笔,给你了,以后可别弄丢了。」

    阿良握着毛笔,失而复得的喜悦洋溢在脸上,他迫不及待地画出了山川河流。

    一瞬间,他们原本所在地地方隆起高山,玩家所在的这块地出现了一条河流,阿良画出来一条大船,将所有人乘在里面,而周围的毒虫猛兽一些被留在了山上,一些掉入河里。

    再加上秦治队友拿出的珠子,再也没有动物敢靠近他们了。

    远处,管家抱着一颗颤颤巍巍的小树,马上就要掉进水里了。

    他见到玩家坐在船里,不得不向他们呼救:「救救我——」

    阿良看向沈瑞,沈瑞道:「过去会会他。」

    于是,阿良又画出了两把桨,一把给了沈瑞,另一把给了黎以轩。

    划船的时候,席砚一言不发地走向秦治队友,看着他手里的珠子,说道:「威胁消除了,可以把它收起来了。」

    秦治队友看了一圈周围,又忌惮地看看席砚,退了半步,准备将珠子收回,却见席砚突然伸出手掌。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治队友瞪着席砚,咬牙切齿道。

    席砚手上的动作没变,眼神越来越阴郁,声音也如寒冰一般,听得人直打颤:「有件东西到了不该到的人手里,我来拿回而已。」

    「什么叫不该到?你还想硬抢不成。」对方不甘示弱,又将珠子握在手里,随时准备对他出手。

    「席砚是吧,我知道你很厉害,当你不也是仗着有道具才这么嚣张吗,现在我手里有件了不得的道具,你说我凭什么还要怕你?」对方想了想,反而没有了一开始对席砚的畏惧,变得狂妄起来。

    「呵,好久没见过像你这么自信的人了。」

    席砚冷笑着,眼中的戾气更甚,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对方已经摆出战斗的架势了,谁料席砚却突然收敛了全部气息。

    「该是我的东西,迟早会到我的手里。」

    秦治队友只觉得心跳剧烈得快要爆炸一般,结果席砚这一出又差点心跳停止,他看不懂席砚,真的一点也看不懂。

    席砚放狠话时,也不是盯着自己的珠子,反而看着那边正在划桨的队友。

    席砚回到沈瑞身边的时候,后者已经将船划到了管家旁边,此时正放桨,然后两人一起朝管家走去。

    管家一见船划过来,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上船,却被沈

    瑞往外拦。

    「先别急,这么些天了,我们还没好好聊聊,这会儿难得大家都有空,不如聊个几句。」

    管家赔笑道:「你说的是,要不让我先上去了,再和几位好好聊?」

    沈瑞沉下脸,威胁道:「你说呢?」

    管家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我说错话了,几位想要聊些什么,我们尽快聊吧,聊完了再把我接上去——」

    沈瑞打断他:「快不快得看你了。」

    管家看看身下地河水,顿时打了个颤,抱着的小树更加摇晃。

    「有什么快问吧。」

    沈瑞和席砚对视了一眼,然后才问道:「你背后的主人究竟是谁?」

    管家背过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甚至看了看河水,看样子甚至想着跳河自杀。

    沈瑞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一边感到疑惑,即使这么怕水,都宁愿跳河也不愿说出背后的人吗?

    席砚走上前,往管家抱着的树上砍了一刀,管家和树丫倏地一下飞速往下坠落。

    此时,管家和水面仅仅隔着一个手指头的距离,他回头看到水面近在眼前,吓得糠糠抖,带着树枝不停颤抖,还几下沾到了水。

    每次碰到水,管家都发出尖叫,看起来是怕极了落水。

    然而,支撑他的枝丫又断裂了一些,每次他一抖便听见枝丫断裂时的撕扯声。

    「最后一次问你,你背后的人是谁?」

    席砚这句话问出,管家只觉得浑身一颤,抱着的树枝喀地一声断裂,身体急速下落,他吓得大喊:「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快救救我啊。」

    沈瑞看了眼席砚,后者抛出一根绳子。那绳子跟长了眼一眼,一碰到管家便将他捆起来,然后席砚用力一扯,就将他拉上了船。

    沈瑞满意地看着这一切,心里想着,这下不怕管家嘴硬不说了,原来他不怕死,但怕水啊,经历过差点掉进水里的恐惧,相信管家不想再体验被扔进水里的滋味了。

    管家就这样被狼狈的丢在船上,很快玩家们就将他围了起来。

    其他人都是为了任务,只有叶凌,此时眼神如刃,恨不得将管家千刀万剐。

    华实被叶凌安置在船头,此时她全身都出现异色,没有生息地倒在那边,再看原本就寡言的叶凌更加沉默,整个人像一块行走的寒冰,恐怕华实会永远留在这里了。

    沈瑞不免想起二狗子,那会儿变故频生,大家都自顾不暇,更是没时间替他收尸,最终二狗子被猛兽撕咬啃食,连尸首都没有留下。

    想起前两天,二狗子还追在席砚身后叫男神,沈瑞心里还是有些可惜,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人啊。

    见沈瑞敛着眼,一直没有说话,席砚替他审问管家。

    「现在交代吧。」

    管家刚才还沉浸在劫后逃生的庆幸之中,听到话,抬头看着周围的一圈人,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河水,开始感到害怕了,但仍然嘴硬不愿开口。

    席砚当然也没耐心陪着他多耗,上前直接将管家头朝下倒着拎了起来。

    阿良凭空画了几道风,又往河里增加了水量。

    一时间,风呼呼地刮着,船下的河流汹涌,几次将他们地船撞到河岸。

    其他人好几次差点摔倒,席砚却一点没受到影响,不仅扶着沈瑞,还拎着管家走到船沿,将管家整个身子悬在河水上,管家额前散落的几缕碎发直接飘在了水面。

    「交代吗?」

    「交……交代,你快放我回去。」管家忙应道

    「就这样说吧。」席砚不想再给管家反悔迂回的机会了,「什么时候让我听到想听的消息,便什么时

    候放你回去。」

    管家只觉得要了老命,但现在他的命捏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他只能按对方的想法做。

    「我的主人的确不是苏夫人和苏先生,但你们要问我他是谁,我也说不清楚。」

    叶凌以为他在狡辩,拿起船桨,往管家的身上拍去,打得他嗷嗷叫。

    「别急,他应该是真不知道。」沈瑞也算是和管家、厨师打过好几次交道了,倒是相信管家这会儿说的是真话。

    「所以你是什么意思,你所谓的主人的吩咐从何而来呢?」

    管家因为倒立大脑充血,此时脸连着脖子通红,面容狰狞地说道:「主人的吩咐就在心里,我不需要见到他,但我知道他给我安排的任务。」

    沈瑞琢磨着管家的话,绞尽脑汁,也难以理解他的意思。

    「席砚,你怎么看?」

    席砚以新的问题代替了回答:「除了你,还有谁是这样的,听从你所谓的主人的吩咐?」

    看来席砚明白管家的意思,沈瑞便不急着去想前面的话了,转头看其他人,他们也皱着眉,看来对席砚主导的这场对话感到一头雾水。

    「我只知道家里的厨师和我一样,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都是老鼠?」

    管家脸上闪过一抹羞涩:「胡……胡说,怎么会是这种东西。」

    席砚对此未作纠缠,转入下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能召唤所有的动物,如何让他们听从你的命令?」

    「他们不是听从我的命令,而是听从主人的命令,我做的事是在完成主人的吩咐,所以我召唤他们就会过来。」

    秦治的队友一声怒喝:「你还是不老实,你刚才不还说,只有你和家里的厨师是这样的吗?」

    管家欲哭无泪:「你们不是问像我这样的吗,那些都是动物,又不是人。」

    前面这个问题完全就是打岔,沈瑞没做理会,问起了另一个关心的问题:「这里所有的动物都听从主人的吩咐吗?」

    管家小心地看着沈瑞,然后应道:「是的。」

    秦治的那位队友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见管家突然变成了一只老鼠,然后从席砚的手里掉落道水中。老鼠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最终沉入了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