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62章 试探你

    从茶馆回来后,夜已深,陆晚却没有睡意,可又不敢翻动身子,怕惊动身边的李翊。

    时间一久,她侧着的半边身子都麻了。

    幸而身后传来男人沉稳绵长的呼吸声——他睡着了。

    陆晚轻轻掰开男人圈着她腰的手,准备悄悄起身,去外面透透气。

    自从在茶馆后门看到沈植后,陆晚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可胸口的地方一直闷闷的,像堵了一团棉花。

    若沈植当真与贾策罗衡,甚至是睿王是一伙的,却是印证了之前李翊的话——他先前接近自己,甚至是对自己的好,都是有意的。

    陆晚心里莫名的难受和低落,偏偏还不能让李翊发现。

    她的手堪堪搭上李翊的手背,就被他反握住了。

    「怎么,失眠了?」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

    陆晚怕被他发现,动了动身子,轻声道:「我渴了,想起床去喝水……」

    「本王给你倒。」

    李翊松开手,起身去桌前倒了一杯水,回到床边递到她面前。

    陆晚撑坐起身子,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

    李翊将剩下的水喝了。

    他搁下杯子,看了眼陆晚,道:「在想沈植的事?」

    不等陆晚开口,他又道:「你还在相信他?」

    陆晚没想到他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神情讪然。

    但既然如此,她也就不再隐瞒心中的想法,鼓起勇气道:「殿下,我并不觉得沈植与罗衡贾策他们是一伙的……」

    「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李翊声音平平,听不出喜怒。

    陆晚打量了一下他的神情,道:「沈太医医术精湛,能通过把脉,诊出患者近期内所服之物,所以之前他替我治寒凉之症时,李睿曾花重金向他打听我近期服过那些东西……」

    「而那时,他已诊出我服用过避子汤,但在睿王面前,他一个字都没说,替我瞒下了。」

    闻言,李翊神情微微一动。

    陆晚抬眸看着他,道:「殿下,若他当真是罗衡的人,那个时候就不会替我隐瞒,而是向睿王揭发我身子早已不洁一事。」

    「那个时候,睿王正在怀疑我与你的关系,若是他揭露出来,不就能加剧你与睿王之间的斗争了吗?」

    「你与睿王相斗,继而两败俱伤,却是罗衡一党最想看到的。可沈太医并没有这样做,所以我觉得他不是罗衡的同党。」

    一口气说完,陆晚有些紧张的看向李翊。

    他的神情掩映在帐帘的暗影里,有些看不清楚,但陆晚莫名觉得他神情有些压抑。

    他似乎在思索她的话,迟迟没有开口。

    陆晚摸不准他的心思,胸口不由揪紧起来。

    下一刻,李翊凝声问她:「沈植诊脉的特别之处,是他诊脉前主动告诉你的,还是事后你才知道?」

    陆晚心口「咯噔」一声往下沉!

    她万万没想到这么细微的细节之处,竟被他察觉出端倪来。

    她明白他问话里的意思。

    若是沈植诊脉前就告诉她,他能诊出她所服之物,那她在服下避子汤后,还让他替她把脉,那她这样做,就代表她绝对地相信沈植,不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不可能将这么隐私的事情让外人知道的。

    而且那个时候,沈植与她的关系还并不太熟络,才刚刚认识不久。

    以她谨慎的性子,绝不可能这么轻易信任他的。

    而若是沈植诊完脉再告诉她的,那就是他刻意隐瞒自己这个本事,想借此从她身上打探秘密。

    如此,他就更可疑……

    可偏偏两者都不是,这个事情是陆晚上一世知道的,这一世沈植从未同她提过,甚至知道他有这个本事的人也很少,连太医院的人都不知道。

    一时间,陆晚慌乱起来,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回答都有问题。

    最后,她只得硬着头皮道:「沈太医事先就同我说过,但我没有当真……后面才知道他真的能诊得出来……」

    陆晚知道,李翊对沈植已经起了疑心,若是再让他对他生疑,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所以,她宁肯他怪自己。

    果然,此言一出,床闱间的气氛瞬间冷却下去,李翊神情冷冽如霜。

    一时间,他脑子里想起许多事情来,包括陆晚第一次与沈植见面时哭得悲伤难抑的形容,还有数次不顾自身安危的去华素郡主手中救出沈植……

    不是他敏感,他是当真觉得她对沈植很不一般。

    心口涌起无名怒火,李翊冷哼一声,道:「原本打算放过他这一次,可既然他知道你这么多秘密,就必死无疑。」

    说罢,他起身穿上外袍,准备离开。

    陆晚一听他的话,彻底慌了,连忙跟着下床,挡在他面前。

    「殿下,你别这样……沈植并不是坏人,他之前还救过乐潼,求殿下饶他一命……」

    李翊听到她直呼沈植的名字,再看到她赤着的双脚,还有急红的眼睛,神情越发冷戾起来,幽冷的凤眸里似淬了一层寒冰。

    「陆晚,若是当初不是本王一直对你死缠烂打,不肯放手,你是不是早已与沈植在一起了?」

    陆晚被他的神情吓倒了,她努力镇定下来,道:「殿下,不是的……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

    「那你对他为何那样特别?」

    那怕今日亲眼看到他替贾策解围,破了他们的局,她还在替他说话。

    陆晚如何能告诉他,她对沈植的情谊,不止这一世他对自己的照拂,更是因为上一世他对自己的好,是她黑暗人生里惟一的光亮……

    不等她想好如何回答,李翊已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你先前给我的解释是,他像你的奶哥哥——你说,若是本王去查,真的能查到你这个奶哥哥的存在吗?」

    男人身上寒气逼人,说出的话,更是渗人。

    陆晚脸色都白了,嘴唇艰难嗫嚅几下,却说不出话来。

    所谓的奶哥哥,从来就不存在,他一查就知道她在撒谎。

    李翊将她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彼此一个眼神都能看懂对方的心思。

    李翊说不出心里此刻是何滋味,只感觉胸口像破开了一个洞,风吹进来,又酸又冷。

    他睥着她讥诮笑道:「方才,本王说他必死无疑,不过是试探你,你瞧瞧你慌乱成什么样子?」

    。

    /130/130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