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9章 我们不该相遇


沈真苦笑着,她还有什么路可走?

    可她知道,她绝不能嫁给眼前的这个人!

    女管家悄无声息地站到了沈真的身后:“夫人,别忘了尚总给您的信啊。”

    沈真突然定住了,是啊。

    信。

    她颤抖着冰凉的手,从怀里掏出那封信,拆开。

    沈真:

    我想过一千一万种你和乔舒婚后生活的样子。

    但每想一种,心头都会剧痛。

    他会对你好么?

    至少会比我对你好吧,哈哈。

    可如果他对你不好,你该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你不想和他一起了,你又该怎么办?

    我实在想不下去了。

    可能你会觉得如今我这么说很虚伪吧,可能你只是在幸福生活的间隙随便拆开了这封信,边笑话我边随手丢掉了。

    我至今依然能想起我们小时候。那时候其实是我跟屁虫一样随着你,你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我。我想那时候其实我就已经喜欢你了,可是我不敢说。后来都慢慢长大,你越来越小女人,越来越粘着我……

    可我骨子里还是很自卑,觉得我不配,我怕你走。我想大概就是这样我后来才那么对你,我其实……是太自卑了,生怕你不要我,其实我比你更恐惧你会离开。

    沈真,对不起。

    你说过你不想依赖任何一个男人,你想去过自己的日子。

    可如果我给你两个选择……

    我如果也能拿出一份和阿秋匹配的骨髓。

    你是选我,还是选他?

    如今一切都公平了。我很想知道……

    如果你选我的话,去找女管家,她会安排阿秋的手术。

    你也一定知道我患胃癌的事了吧。我陪不了你多久了,所以我就先走了,别太想我了吧,不过说不准你还会骂我一辈子。所以说选我很划算的,用不着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因为我应该已经死了吧。

    如果你真骂我一辈子,那我也赚大了,黄泉下面还有人想。

    不管怎么说,再见了,沈真。

    我真的喜欢你。

    沈真的眼泪湿透了眼眶,像劫后余生。

    她拥着阿秋,抬步向别墅里走,身后的乔舒看了这一幕几乎疯了,那张破纸上写了什么?沈真这女人,不要孩子的命了么!

    他猛地冲过去:“沈真,不要,别管他说了什么,肯定都是骗你的!”

    女管家一挥手,四周有警察冲出来,控制住了精神状态已经非常极端了的乔舒。

    一个下人走上前去,将尚卓超查到的材料和证据,加上刚刚乔舒亲口承认是他诬陷了沈真父亲的录音交给了警察。

    沈真恍若不闻,只是问着女管家:“都是他安排的吗?”

    女管家躬身道:“是。尚总吩咐我们看情况做事,如果乔先生真的对你好,你也没有怀疑他就是杀父仇人,那就放你们离去。尚总说,他肯定活不长了,如果有人能好好照顾你下半辈子,那他情愿让你走那条路。”

    “但若是乔舒对你不好,对孩子不好,就把他送到监狱去,证据早就整理好了,只是尚总怕乔先生对你确实好,告诉了你的话反而耽误你下辈子,所以不许我们先提起。”

    沈真张了张嘴,无声地落下泪来。

    乔舒被带走了,沈真也回到了别墅。

    她突然膝头一软,几乎倒在地上,女管家连忙上来搀扶。

    沈真挣扎着要站起来,心头有一股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尚卓超呢,尚卓超呢……我要见他!”

    ……

    H市公墓位置最好的一块地方,雍容的妇人带着已经七八岁了的女孩子,在墓碑前放下一束花。

    卓超,孩子的手术很成功,她恢复得很好,如今已经能蹦能跳,完全像个正常人了。谢谢……谢谢你给她的骨髓。

    阿秋她很想你。

    她还记得你,记得你给她买兔子发卡,每年她都给你叠手帕天鹅。

    有的时候,我会想,这一切真的都是造化弄人。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该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