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四百零九章 游泳

      江城的夏日,比冬日要漫长许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独居生活后,陈知壑的作息时间慢慢变得规律了起来。

  阮宓说是要回来看他,后面也只是时不时打打电话或者视频,对于回来的事不再提及。

  陈知壑正享受着现在的生活,见她不提起,也没主动去问。

  反正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联系着。

  与此相反,江城的气温是一天比一天离谱,就是陈知壑这种自觉得已经习惯了江城炎热夏天的人也有些受不了了。

  之前晚上他还会去阳台看看湖吹吹风,现在直接连阳台门都不打开了。

  出门就是蒸桑拿,搁谁也受不了啊。

  早上跑步他都会收着点,就怕万一中暑了。

  但是老在屋子里呆着也不是个事,静极思动,他决定去学习学习游泳。

  江大的凌波门陈知壑在阳台上就可以看见,随着天气转热,去游泳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但是对于旱鸭子陈知壑来说,去东湖里玩水,那只能在岸上看看,下水就算了。

  虽然可以带个游泳圈,但他拉不下这个面子。

  话虽如此,他心里还是有些按耐不住。

  于是,他便去报了个游泳的培训班。

  他也不指望能成为游泳高手,起码要能甩开游泳圈去玩水就可以了。

  没办法,就江城这天气,玩水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小时候被管束太严了,这会儿才来了叛逆期。

  培训班在学校不远处的一家体育馆,标准的泳池,也不知道为啥,被人承包开了个培训班。

  价格倒也不贵,按照学习达到不同水平分成了好几个档次收费。

  负责接待的人看他是开车来的,一个劲儿给他推销最高级的班,这种客户可难得碰到。

  陈知壑也懒得去计较这个,直接报了个最高级的班。

  一对一教学,包学包会,还有属于自己的一条泳道。

  价格嘛,5000块。

  有点离谱,但也没那么离谱。

  第一次去的时候陈知壑只是报了个名,看了一下场馆的环境便走了。

  主要是他什么都没带就去了,也不适合直接下水。

  按照场馆的人给他说的,买了泳裤泳帽泳镜等东西后,陈知壑第二天就开始了游泳的第一课。

  第二天照例是夏日的艳阳天,停好车,陈知壑拎着东西钻进了体育馆。

  在大厅的前台领了个手牌,一个戴着胸牌女教练领着陈知壑进了泳池,看这挺年轻。

  “陈先生以前游过泳吗?”

  跟在后面的陈知壑正打量着四周,闻声抬头看了女生一眼。

  说实话,他本来对教练没什么要求,他是来游泳的,又不是搞别的,只要能教会他,其余的无所谓。

  但是不知道是培训班留客户的手段还是什么,给他安排了一个女教练。

  他倒也没反对。

  虽然心中没别的心思,但是能看泳装美女,谁愿意看光膀子的大老爷们呢。

  声音蛮好听,长得嘛…好像也还可以。

  一开始,陈知壑还没注意看,这再细看,其实也还不错。

  虽说不是那种特别好看的类型,但比较耐看,关键是身材好,前凸后翘。

  扫了一眼胸牌,上面写着高级教练舒怡。

  似乎不比小宓小啊,想着想着,陈知壑下意识的咂摸了一下嘴。

  “没游过。”移开视线,陈知壑摇了摇头。

  似乎是注意到陈知壑的实现,舒怡眯了眯眼,没说什么,她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

  她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

  来到泳池边,舒怡指了一下旁边的小门,说:“哪里是洗浴间,你先去换个衣服。”

  陈知壑拿着东西进去了,换好衣服出来后,舒怡已经换好了衣服,在泳池边热身。

  不是比基尼,是那种经常在比赛中看到的泳装。

  有点可惜了。

  看到陈知壑过来,舒怡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这几年陈知壑一直坚持健身,一身匀称的肌肉,比这里面大多数人显得养眼多了。

  “练体育的?”舒怡忍不住问了一句。

  陈知壑摇头,笑道:“就平时健身,瞎练。”

  舒怡不在多问,指着前面的泳道,说:“跳下去。”

  陈知壑有些愣,看了看泳池,问:“我还什么都不会呢,这就下去?”

  嗯,主要是陈知壑觉得这水看起来有些深。

  舒怡心道,看来是个麻烦的学生。

  这学游泳,最主要的是要克服对水的恐惧,其他的倒在其次。

  “水不深,不用担心,有我在。”舒怡说道。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是临下水前的最后一点嘴硬,陈知壑指着泳道对舒怡说道:“我先热身,你先游游看,我看看你水平如何。”

  舒怡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一个鱼跃扎进水里。

  在水中潜泳一段时间后开始,她开始浮出水面,手臂拍打着水花开始往前游。

  也许是被陈知壑的话刺激到了,在自由泳游到对面后,返程的时候她又换成仰泳、蛙泳、蝶泳,一口气又游了回来。

  扶着泳池边的把手,手臂一用力,撑出水面坐在了泳池边缘。

  一个来回,一百米,舒怡只是微微的喘着气。

  “专业的?”陈知壑显然被折服了。

  “以前省队的。”舒怡拍了拍身上的水珠,点头道。

  陈知壑微笑着竖了一个大拇指,说:“厉害。”

  他也没问为什么是“以前”,为什么现在她会在这里做教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自己的故事说给别人听。

  不过,再次看了一眼泳衣前的高耸,陈知壑若有所思,也许这也是一个原因。

  对女生来说,这是好事,但是对很多运动员来说,这就是缺陷了。

  “下水,你把着扶手,我教你在水里练习动作。”似乎发现了陈知壑在看她,舒怡指了指泳道说。

  想着怎么都得过这关,陈知壑咬了咬牙,扶着把手下到了水里。

  半蹲在里面,双手紧紧抓着扶手,陈知壑觉得胸腔有点压迫感,呼吸不太舒畅,心跳也有些急促。

  第一次下水,饶是心理素质不一般的陈知壑也又些紧张。

  不由得,他看向了舒怡。

  看这陈知壑一副紧张地旱鸭子的样子,舒怡嘴角轻轻翘起,“站直了,水不深,不要紧张。”

  陈知壑闻言试了试,感觉到脚触底了,心里踏实不少,也没那么紧张了。

  “松开手,往前走。”

  陈知壑迟疑了一下,松开把手,试着往前走。

  水差不多越过了他的下巴,踮着脚往前走倒是问题不大。

  走了差不多10米远,舒怡又让他走回来。

  就这么重复几次后,陈知壑逐渐摸到了一点窍门,适应了水的浮力。

  果然,游泳是有乐趣的,他心里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