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八百四十三章 知道真相,灵火访市惊闻

    御兽谷禁地。

    一列元婴长老愕然不已。

    刚刚那道居高临下,漠视众生的神念居然来自尹清颜的灵兽?

    众人齐刷刷的一扫首修水镜灵尊。可自家这老祖宗却已是呆滞住,低首不敢直视,甚至流露敬畏至深的表情。

    「无法抵挡的威压……」

    水镜灵尊失神低语。

    双眸中的紫灰灵芒闪烁不停。

    在瞳术的映照下,那头火蜥完全变成了一团跳动不定的绿色仙焰。

    眨眼间,又化为一道镇杀一切的剑气。

    继而,一股超脱低阶的生灵气息迅速汇聚,凝结出一名看不清面容的修士轮廓。

    此人一身充满不可名状。

    排山倒海的魂力令水镜灵尊由衷的畏惧,感觉自己如同路边的蝼蚁。

    炼虚修士,他见过。

    上宗的那名炼虚中期长老,的确是让他忍不住磕头参拜的存在。

    然而,眼前这位在火、剑、魂形态不断转化的道人,其散发的气息绝对碾压了上宗的前辈。

    一天一地!

    如隔深渊。

    水镜灵尊蓦然回忆起元丹时亲眼见到上一代化神老祖宗,那种无力卑微的渺小之感。

    「晚辈无意间打扰了前辈的闭关,罪该万死!」

    水镜灵尊惊恐的一呼,膝盖不觉软化,朝火晰重重跪下。

    他的头颅死死贴着地面,一丝魂力都不敢外放。

    「老祖!」

    「难道附身火蜥的当真是一名七阶生灵……」

    平日威严尊贵,说一不二的首修径直下跪,令一众元婴瞠目结舌。

    要知道,这里可是御兽谷的山门所在。

    老祖宗在此吞吐灵气修炼,不应当是天经地义?

    怎么却像是大逆不道的贼人一样。「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模糊人影微微颔首,窜到水镜灵尊面前,一掌压落。

    但压实的瞬间,掌风轻盈起来,从盘结的发丝上一掠而过。

    脸颊的冷汗一滴滴掉落,水镜灵尊刚刚差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你小子的心思很多,闭关时又哭又笑成何体统。」

    负手站在水镜前方三尺的位置,陈平缓缓回头,语气椰揄。

    他在御兽谷待了数百年。

    整个宗门,无数生灵的一举一动香在掌控。

    这首修水镜灵尊是最有趣的一位。

    晚辈面前高高在上,少言寡语。

    可自个一人独处时,却喜欢神神叨叨,评价这评价那,感情丰富之极。

    倒也给了陈平解闷的方式。

    反正心境一无聊,便会把神识延伸入水镜的密室,偷偷欣赏此人的表演。

    「晚辈……晚辈年轻时就是个话痨,只不过同辈的友人一个接一个坐化,没有饮酌倾述的对象了。」

    水镜灵尊尴尬万分,苦笑道。

    被前辈当面戳穿丑态,可他不敢表露一丝的怒意。

    「起来吧。」

    陈平虚影轻轻一拂。

    跪了一地的御兽谷高层顿时被无形之力硬生生卷起。

    「借贵地修炼几百年,本座算是承你一份情。」

    接着,陈平淡淡一笑,弹去一根亮盈盈的晶丝。

    这是一缕二蜕的规则之丝。

    还是当年他在大千界时,从缥缈山抢夺的宝物。

    因属性不符,一直封存未使用罢了

    「规则之丝!」

    见到如此珍贵

    的宝物,水镜灵尊惊喜交加,连连抱拳:「多谢前辈恩赐。」

    看来这是一名性情乖戾的炼虚前辈先一刻还一副问责的冷漠相,一转眼,竟反手赏赐了宝物。

    大起大落间,水镜灵尊如置身彷徨梦境。

    「距离万界法斗会还有多少载?」陈平不冷不热的道。

    「禀前辈,还剩一百四十年又十个月。」

    水镜灵尊不迟疑的道。

    昆星海的万界法斗会是整个人族的盛事。

    覆盖三百多颗星辰。

    而这么多符合条件的修士自然不可能全部参加。

    所以,在正赛开启前,各星辰内部会有一个初步的选拔。

    一般由各大星辰上,最强的人族势力主持。

    参战主体是炼虚修士。

    但陪衬的化神组,也有一轮规模较小的比斗。

    「什么万界法斗会,分明是观猴子打架。」

    漠不关心的一嗤,陈平目光一转,落在渡劫之地,低声道:「那丫头化神了。」

    时至如今,水镜灵尊和一众宗门高层哪里还不明白,尹清颜的平步青云全赖这头「火蜥」的帮助。

    否则,饶是她天品灵根的资质,也很难在八百多岁冲击化神瓶颈。

    再联想到期间,对尹清颜钟意的道友全部陨落,水镜灵尊登时吓得魂不附体。显然,这都是前辈所为。

    七阶存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杀五阶小辈,轻轻松松。

    尹清颜克未婚道侣的谜底破解了…水镜灵尊庆幸不已。

    曾几何时,他对尹清颜也有过丁点异样的心思。

    「她长得很像本座一个已经逝去的道侣,一晃快六千年了…」

    陈平仰天一叹。

    水镜灵尊和数位元婴修士一丝不的听着。

    纷纷用法力催动泪水滚落。

    修仙一路的生离死别太正常了。谁没经历过几场天人相隔?

    「各位小友闲来无事,便与我这老人家唠唠话……」

    陈平屈指一弹,凝了几张云椅,把众修按了下去。

    「有一个叫海昌岛的地方…」这一缓缓开口,就是一天一夜。

    御兽谷一众高人听完之后,早已是

    潸然泪下,两眼通红。

    此前辈不断用神魂传递悲伤。

    在场的晚辈哪能遭受得了?

    一个个抱头痛哭,肝肠寸断。

    「尹清颜,本座愿你大道独行!」

    冲渡劫之地淡然一说后,陈平身影

    模糊的一碎,自此无影无踪。

    同时,一名女子怔怔的望着流光遁

    远的天际,心如刀绞。

    「谨遵前辈法喻。」

    尹清颜身姿跪落。

    三千发丝掉尽成灰。

    天蚀星辰。

    雨后,一道万丈彩虹横跨天边。陈平手握酒杯,一步一摇穿梭其间待杯中的灵酒一滴不剩后,他的双目已然一片清明。

    七百多年的岁月对化神生灵而言,也极为漫长了。

    可于他而言,只是道途中的一个阶段。

    尹清颜的七百年,是他游历人间的一场偶遇。

    每亿万人中,就有一对五官相似,如出一辙的人。

    轮回之说虚无缥缈。

    陈平从不曾把她当成是她。

    况且,即便真是转世,他亦无挽回当年遗憾的念头。

    缘分一世,恩怨散尽。

    这就足够。

    与道同行,同样是

    对他自己的告诚。

    十日后。

    陈平站在某处荒山中,凝望眼前自己新开辟的临时洞府,暗暗满意。

    新洞府除了几个隐秘的密室外,没有其他复杂的结构。

    布置下一座隐匿阵,附近的一切不露破绽起来。

    走进洞府,他立刻盘腿端坐。

    没多久,陈平体内的经脉和丹田开始滚烫。

    法力犹如沸腾的仙水,沿着浑身急速流动。

    这些法力充满活性,自带淡淡的威压。

    「规则融入三成,即是炼虚中期。

    陈平欢喜不已。

    能在区区一千多年时间,从初期突破中期,丹仙图残片至关重要。

    六道纹的昊苍金丸强行把法力压缩到了极致。

    才让规则与其进一步相融。

    这种破境丹药的功效果然名副其实。一朝突破瓶颈后,陈平的神识、法力等基础属性,较原来提升了三、四成。

    「现在那头元狐死而复生的话,也不过是本座的手下败将。」

    陈平心底衡量着。

    但当他识海里闪过几个人影后,自傲的神情便荡然无存了。

    至仙剑宗的辛景阳、苍郁,上次在潜龙黑市遇见的大剑修。

    同是七阶巅峰生灵,但之间的差距如隔天地。

    他可击败元狐,但在辛景阳那等顶级的巅峰面前,还无法挺直腰板。影响生灵实力的因素太多太多。譬如掌握半件开界至宝的辛景阳,和元狐显然不是一个阶位的存在了。

    「本座亦不必妄自菲薄,毕竟才刚入炼虚中期。」

    深吸口气,陈平开始稳固修为。由于是小境界提升,短短五年,他一身的气息就彻底稳定。

    金珠空间。

    刚壮大的魂魄破开一片迷雾。

    一个新的金色地罩印入眼帘。

    「嘶!」

    轻瞄一眼,陈平便牙齿一颤,凉气大冒。

    「混沌雷芽……」

    地罩内,一株电光闪烁的三寸青苗令他乱了方寸。

    居然是承载五蜕雷规则的道种之物道种之物品质不一。

    周皇鬼的冰蠡同样是道种之物,但与这混沌雷芽无丝毫的可比性。

    在八阶,道种之物也是诸位大圣争的头破血流的东西。

    因为道种神通的威力大半取决于承载之物。

    「老祖宗啊,晚辈的雷道天赋平平无奇,你这不妥吧。」

    陈平闷闷的一声苦笑。

    他的雷道造诣全靠青劫仙雷,仍然止步于下界时期。

    晋升五蜕,那是痴人说梦。

    而且,精修的规则属性早已定下。何至于打乱自己的计划!

    「关键晚辈也兑换不起。」

    兑换之物的信息传来,陈平更加郁闷了。

    第一次出现了九阶矿石……

    他逛了那么多的店铺,搜刮了好个秘境,连影子也没见着。

    九阶矿石乃是大星辰破界至宝的主

    材。亦是开界至宝的辅材之一。

    整个剑宗明面上都无一块。

    即使有,恐怕也在至仙大圣的手里。

    「三块九阶矿石才能换混沌雷芽…」

    陈平嘴角一抽,默默的远去。

    接着,一座地罩前。

    陈平差不多耗完身上的高阶矿石,

    取走鲲鹏瞒天术的第九层。

    法体双修之前,他需要先修炼此洁来削弱双生杀劫的威力,并延缓天劫间隔的时间

    。

    将梧桐天叶贴向额头,陈平感应起当中的传承。

    鲲鹏瞒天术一共十一层。

    前八层是纯粹的空间遁术。

    而后三层则大不一样了。

    「抗双生杀劫法。」

    「抗天人五衰法。」

    传承里的内容分成数个一目了然的部分。

    全是关于削弱各种劫难的秘术。

    「以术法模拟天劫,增加经验就等于提升底蕴,妙啊!」

    陈平眼睛一亮,赞叹道。

    他正看的津津有味时,却瞥到了传承最底端的文字。

    「夺舍大能抗轮回之劫法!」

    陈平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毕竟自己就是大能夺舍之身。

    「夺舍之举,天地不容。」

    初看第一段,陈平不由一嗤。

    什么天地不容?

    他不是好端端的活了六千年,且生活还愈发的滋润了!

    气定神闲的继续查看,陈平的眉头渐渐拧紧。

    看到一半,他嘴巴僵硬的一闭,神情浮上一层阴霾。

    再到粗略的全部扫完后,陈平整个人已是如冰雕一样凝固。

    密室里的空气静谧的可怕。

    「噗通」

    「噗通」

    一个世界,仅剩心脏在跳动。2缄默了足足一刻钟,陈平佝偻着身躯,推开一座石门,四仰八叉的往玉床上一躺。

    「呼噜」

    「呼噜」

    不久,他陷入了深度的沉眠。

    再一次醒来,已是一个月后。

    他独自爬上一座峭壁,感受着刺骨的寒风。

    瞳孔里,死气沉沉。

    他就与行尸走肉一般,存在于邑间。

    「来,灭我!」

    突然,陈平阴冷之极的一声低吼后,转身回到洞府。

    春去冬来。

    十数载后的一日。

    原本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忽然风云变色。

    黑漆漆的乌云笼罩荒山,银蛇狂舞。震耳欲聋惊雷竟在瞬息间化为一柄红色巨斧,神力莫测带着盖世的凶威。

    引动此异象的陈平古井不波。

    他始终闭目。

    仿佛在一刻不停地感受着什么。良久后,他轻轻一挥手,竟是轻而易举的驱散天劫。

    更诡异的是,那恐怖的天劫一番扭曲,统统化为法力倒灌入丹田。

    此时此刻,若有外人在场,定会吓得肝胆欲裂。

    这人像极了控制天劫的幕后黑手!

    「法体双修第一轮的双生杀劫不过如此。」

    陈平淡淡的自语。

    此劫自然是他修炼了鲲鹏瞒天术后,利用秘术所拟化。

    双生劫共九轮。

    每隔千年降临一次。

    连续逆斩九次,才是海阔天空。通过模拟,以他的神通,可以不费力气的渡过头一回的双生杀劫。

    本来,陈平还心存犹豫。

    因为自己的神通足够强悍了。

    没必要涉险法体双修。

    可瞒天术里的一道信息,却把他直接打入万丈深渊!

    「夺舍之人惹你了么!」

    斜眼瞟着天空,陈平火冒三丈。他将来合道前,竟需先独自斩杀代表九大轮回印记的生灵之一!

    而轮回印记生灵,个个都是八阶之境。

    考虑两大境界的差距,这已不是简单的逆伐了。

    而是让一名幼童赤手空

    拳打死一名壮汉!

    虽很早之前,他就隐隐约约有这种猜测,可自己并不太肯定的。

    现在的情况,导致他非常的被动。

    意味着,他在突破八阶瓶颈时,起码得拥有斗杀道变境的神通。

    按普通的修法,绝无可能。

    「不开法体双修也是死!」

    眼睛一缩,陈平骨子里的狠劲彻底爆发。

    先贤的路走不通。

    那自己就硬生生的斩一条出来!

    半年后。

    陈平所化的剑虹在千丈高的地方一路疾行。

    他的遁光隐晦无匹。

    并用神魂将波动尽数收敛。

    这样一来,纵然是炼虚巅峰的神念或者瞳术,也无法轻易扫探了。

    他在天蚀星辰滞留七百多年,大部分时间处于闭关,可多少了解附近一片的状况了。

    月玄仙宗!

    统辖周遭的人族势力。

    此宗在数十万年前也是一大超级势力。

    可某一代因青黄不接,没有出现新的八阶。

    月玄仙宗自此没落,不再能恢复上古荣光了。

    但此宗的底蕴仍不容小觑。

    下辖的十二座仙城,每一座都有炼虚后期或大圆满的修士坐镇。

    在一座被起伏丘陵包围的火焰盆地上空,陈平停止了遁光。

    他面前,赫然耸立着一座用巨大褐色山石堆砌的超级城池。

    一半依山而建,另一半则被高耸入云的高墙圈住。

    城池的空中,一层绿濛濛的光雾像锅底般的倒扣。

    明显布置着十分厉害的阵法。

    月玄城。

    月玄仙宗麾下,规模第一的仙城。陈平不远万里的来此,主要有三个目的。

    第一,处理身上积压的黑货。

    第二,

    第三,第二,月玄仙宗供奉着几种大名鼎鼎的灵焰,在仙火榜上的排名都进入了前七十。

    第四,

    他打算找个契机换购几朵。

    其三,瞒天术中介绍了一种宝物,名唤九蕴缎水。

    这种星辰重宝可在开启第二条始源脉时护住肉身,以便他聚精会神的开启法体双修。

    一斤的九蕴缎水价值几百仙晶罢了,并非多么珍奇。「

    陈平目光灼灼的想到。

    如果有可能,他打算一次性买三、五斤,完美的塑造第二条主经脉。遁光一敛,催动遮仙面罩易容的陈平往下方落去。

    停在一处十几丈高的城门前。

    此地正有一些修士进进出出。

    陈平混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大摇大摆的交了灵石,同行入城。

    月玄城的建筑以白色为主。

    密密麻麻,仿佛一个个月亮宫似的,一眼望不到尽头。

    数十条宽敞大道纵横交错,人声鼎沸。

    目光扫了一眼,陈平立刻收回。此城的规模超乎想象。

    材料店、丹铺、炼器殿比比皆是。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中央几座火红的高塔。

    仔细一看,分布在各处的几座高塔实则是一个整体。

    彼此间有穿梭通道相连。

    「灵火交易坊市。」

    盯着亮晶晶的百丈古文牌匾,陈平暗暗兴奋。

    他这一趟来对了。

    天蚀星辰不愧是盛产灵火的特殊地方。竟然专为各种灵火设置了交易自所。

    接着,他不再耽搁,兴致勃勃的朝火塔的一个门洞走去。

    「前辈,入坊市需交一百六十块极品灵石,或者一块仙晶。」

    门外,一名化神巅峰的银袍修士语气恭敬的道。

    「这里的门槛如此之高?」

    陈平一听,皱了皱鼻子。

    他去了那么多仙城,一对比,这坊市和抢资源无异了。

    「昆星海法斗会开启在即,灵泉仙宫为应援天蚀星辰的火修,特意从强大星辰里调来了大量的火宝放在坊市售卖。」

    「我月玄城也是听仙宫的吩咐,在未来百年中调高了入场费用,希望前辈见谅。」

    「当然,坊市里的宝物比平日高档了数个层次,绝对会令前辈满意的。」银袍修士不卑不亢的解释道。

    「灵泉仙宫好大的威风!」

    陈平暗暗的道。

    见识越广,他越能感受灵泉仙宫的强势。

    像至仙剑宗此类当代有大圣镇压的还算好,一般都能与仙宫平等合作,偶尔稍稍让步罢了。

    但月玄仙宗这种没有八阶大圣坐镇的势力,就等于是仙宫手里的提线木偶,不得不臣服。

    「叮当叮当。」

    点了一百六十块极品灵石甩去,陈平大步大步的通过禁制。

    塔门之内,是一片富丽堂皇的殿堂。晶莹座椅上坐满了高阶生灵。

    陈平神识一扫,居然发现了二十几个七阶的气息。

    互相熟悉的人低语交流,全被他一字不漏的窃听。

    基本上都在讨论百年后的万界法斗会。

    「这种斗法有意思么?」

    陈平心底冷笑了一下。

    他是不可能参加法斗会的。

    即使至仙老祖宗亲自恳求也无济于事。

    「灵泉仙宫开出的赔率榜,李道友得知了没?

    「李某自然买了一份!不怕道友笑话,李某活了一万多载,还是头一次见到一比一点一的赔率……」

    「可不是!这等离谱的赔率,岂非认定那三位之一就是法斗会炼虚中期组别的魁首了。」

    两名炼虚修士闲谈到,各自的脸上都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哦?」

    听到这,陈平稍稍起了一点兴趣。毕竟他也是炼虚中期的境界。

    要知道,每一个组别的三千名修士都是从各大星辰中筛选的同阶强者!

    在预选阶段,灵泉仙宫就如此看好的修士,不知神通几斤几两。

    能否承受得住他胜邪道尊的威压。不等陈平继续偷听,一名似在招待入场贵客的娇媚女子笑吟吟的迎接而来

    「妾身荀珠玉,是灵火坊市的执事之一,道友也是来参加这场特殊的拍卖吗?」

    娇媚女子走到近前,冲陈平一鞠福。

    「炼虚初期。」

    微微一感应,陈平面不改色的道:「荀道友有礼了,王某只是恰巧路过仙城,还想请教一下,所谓的特殊指的是什么?」

    「原来是外地的道友。」

    荀珠玉银铃般的轻笑一声,道「一个月后,这座展厅中将拍卖一件火属性的后天本源之物。」

    「不然,怎么会吸引这么多的道友提前到场呢。」

    闻言,陈平顿时惊讶起来。

    后天本源之物?

    这可是罕见之极的东西!

    「不错,那物是灵泉仙宫从浅星海的阳仙辰调来,若能从中提炼出灵火,估计可名列仙火榜前三十左右。」

    荀珠玉娓娓道来。

    「阳仙辰的本源之物!」

    听罢,陈平内心起伏一动。

    这霸道的灵泉

    仙宫,竟把手脚伸向了日、月仙辰!

    什么叫做「调来」?

    分明是强抢无疑。

    否则,失去本源之物,就会和月仙辰一样慢慢毁灭。

    本土生灵岂能乐意!

    「王道友可先逛一逛其他的店铺,拍卖还有一个月才开始。」

    执事荀珠玉向陈平介绍一番后,告罪离开,又朝另一名新入内的炼虚修士挪步而去。

    同样在告知后天本源之物的消息。

    「阳仙辰得罪了灵泉仙宫吗?」

    陈平疑惑的一挑眉,接着,恢复常色走入坊市中。

    在一个店铺中,他先花两枚仙晶购买了一份法斗会赔率榜。

    此榜由灵泉仙宫编制,新鲜出炉不久。

    「认识认识各星辰未来的强者也是极好的。」

    翻着翻着,陈平的心情越发凝重。

    待看见所谓的炼虚中期组的「三巨头」时,他已收敛心里的随意,忌惮万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