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八百四十四章 尸火疑云,剑宗双圣

    月玄城的灵火交易坊市处在几座连通的高塔之内。

    四周的透明晶壁外,就是一望无际的空中美景。

    天蚀星辰独特的暗蓝光泽遍布周遭。但走在通道里的陈平,却无瑕欣赏。他的神识一直探入一枚玉简。

    即使只有枯燥的文字,略略的一笔,都能感受出那三人的强横恐怖!

    一比一点一赔率,太乙星辰混元宗长老,何古道。

    一比一点一二赔率,仙心星辰五道胎。

    一比一点一三赔率,菩提星辰夏天雪。

    太乙、仙心、菩提三大星辰皆是昆星海整体排名前十的存在。

    并且已维持百万载未掉落出去。

    「传说中的先天剑道种仙体么···...」陈平呢喃一声,眼里闪过一丝惊色。

    先天剑赐予人族的传承极多。

    先天剑心、真伪剑灵根、先天剑魄、剑体等等······

    这些传承可视为一种机缘。自然有高低强弱之分。

    比如先天剑心,伪剑灵根,相对而言是比较普通的一类传承。

    而先天剑道种仙体则是可遇不可求的绝世天赋了!

    光阴星辰近百万年的记载里,都没有此体质的出世,便可见一斑。

    「星辰界的同一代只会出现一位先天剑道种仙体,甚至还时常绝迹。」

    陈平盯着太乙星辰「何古道」三字,突然莫名的心烦。

    怪不得能让灵泉仙宫给出这样的赔率!

    先天剑道种仙体的神异不计其数。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则是两大方面。

    其一,打破天地束缚,合道前剑规则稳入五蜕。

    第二,身怀此道体的修士炼虚后根本就不需炼化攻击属性的法宝了。

    因为晋级七阶的同时,道种仙体会伴生先天剑副剑的虚影。

    仅仅一道虚影,便凌驾于大星辰破界至宝之上!

    随着修为的提升,副剑虚影的状态会越来越强。

    直至达到开界至宝的程度。这已是无与伦比的杀手锏了。

    毕竟炼虚修士催动不了完整的开界至宝。

    但何古道却能拥有堪比开界至宝的道体伴生之物。

    「此人当属同阶无敌之修。」陈平一时感叹万千。

    未法体双修前,正面迎战太乙星辰的何古道,估计只有施展虚级空间术落荒而逃。

    星辰界果然能人辈出。

    「仙心星辰五道胎?」

    「什么意思,五人算一人?」

    移向赔率榜第二位的情报,陈平瞳孔蓦然一眯。

    五行道胎,炼虚初期就分别掌握四蜕的规则。

    这种人单独一个,或都能闯入前十名了。

    比斗场上居然允许五修合一?是谁制定的破规矩。绝对有内幕!

    陈平忿忿不已一下后,波澜不惊起来。

    修炼界强者为尊。

    五道胎背后的存在既能堂而皇之的无视规矩,自然是一尊极其厉害的星辰大圣。回

    他陈平是没站在那个高度。

    否则依仗神通,带头破坏规则的定算他一个。

    「都傲视星辰界了,还无法让亲近人走后门的话,还修个什么修!」

    陈平坚定的认为那位没错。

    反正他就是个看热闹的,根本不嫌事大。

    「奇怪。」

    浏览完炼虚期的四个分组,陈平不由眉头一皱。

    他发现,炼虚中期的各星辰强者要强悍很多!

    倒不是说实力压过炼虚巅

    峰组别。而是天赋、来头等其他方面。

    好似炼虚中期阶段才是各大星辰的主争方向一样。

    这反常的状况,必然另有内情。

    「哈哈,你小徐也不行嘛!」

    忽然,陈平扫到赔率榜上某个熟悉的名字。

    「光阴星辰至仙剑宗内山长老徐胤玄,渡过九九归一劫的炼虚中期,夺魁赔率一比一万三,前十赔率一比一千四。」

    灵泉仙宫只给了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评价。

    「一比一万多!」陈平霎时眼皮一跳。

    他挺想给自家的徐长老扔几块仙晶撑撑场面。

    万一成了,大圣之前都不再缺资源。

    当然,这概率就和走在路上,遭遇两名互相攻击且双双身亡的五衰劫大圣差不多。

    「本座的赔率应该也很离谱。」眼珠一转,陈平心思大动。

    夺魁他不指望,但杀入炼虚中期组前十不算困难。

    若买自己胜,那还得了!

    目前,赔率榜上没有他的信息,是因为至仙剑宗找不到他,没把他的名字报上去。

    不过,此念一升起当即被他毫不犹豫的掐灭。

    灵火坊市的内部分三大区域。店铺区、拍卖区、摊位区。

    一间精美的大商铺中,陈平驻足良久面前,竖立的丈许高火柱数不胜数。

    每一个火柱的托盘中,都封印了琳琅满目的宝物。

    七、八成是火属性之物。

    其他属性的宝贝像是附带着卖卖一般,通常放在不太起眼的位置。

    「月玄仙宗最大的直属店铺,竟无甚出奇的东西售卖。」

    逛了一圈,陈平略有失望。

    他可是奔着月玄仙宗盛产灵焰而来。

    但几层大厅里的十余种灵焰品质着实太次,连仙火榜也入不了,他如何看得上眼。

    「这等店铺之中还是不要扮猪了。」一寻思,陈平神魂一转,冲四下毫无保留的释放威压。

    不远处,一名白色长袍的方脸化神后期男修,正招待着另一名客人。

    但突然,感受到一股骇人神识盘旋后,立刻心中一凛的撇下手上客人,直奔陈平走来。

    那名客人起先还颇为不愉。

    可与陈平的目光一对视,当即口呼「前辈好」的缩缩脖子,不敢表露丁点不满了。

    「晚辈月玄仙宗执事杜生,参见前辈。不知有何效劳之处?」

    方脸化神走到近前,恭敬的问道。炼虚修士已是仙城中的顶级人物。

    炼虚修士已是仙城中的顶级人物。就算宗门的长老平日也要以礼相待。「本尊欲购仙火榜上的灵火。」

    陈平言简意赅的道。

    「前辈是炼虚修士,看不上大厅里的宝物理所当然。」

    自称「杜生」的店铺执事赔着笑,道:「不知前辈有没有本宗长老发放的取火令?」

    听其话里的意思,店铺里定封存了品质更好的灵火。

    「取火令?」

    陈平闻言神色疑惑的道:「杜小友说明白些,本尊不是常驻附近的生灵。」

    「是,是··....」杜生讨好的点点头。

    一阵子功夫后,陈平弄清了「取火令」的由来。

    灵火即是神通。

    价值丝毫不弱于破阶丹药等战略性资源。

    买寻常灵火就罢了,但从月玄仙宗求购仙火榜上的灵火,则要得到至少一位炼虚长老的认可。

    发放的资格之物便是「取火令」。

    「麻烦!」

    摆摆

    袖袍,陈平淡淡的道:「你和能做主的宗门长辈传达一下,本座愿用高于市场价两成的价格购买仙火榜灵焰。」

    说罢,他一瞟阁楼顶层的某个厢房。

    「坏宗门规矩的事,请恕晚辈没法···「

    杜生刚开口苦笑致歉,却听厢房中传出一道优雅声音:「杜师侄你且退下。」

    「是,秦师叔!」

    杜生脸上浮起一丝敬意,向陈平告罪后,又去招待普通客人了。

    「竟能渗透九鼎幻阵捕捉到秦某,道友的魂术之强,秦某佩服之极。」

    灵光一闪,一名二十多岁模样的年轻男子徐徐显露。

    羽扇纶巾,犹如红尘画卷中走出的儒雅书生。

    浑身气息也达至炼虚后期。

    必属月玄城中真真正正的实权人物之一了。

    「在下秦司怅,月玄仙宗长老,此地的驻点掌尊,请教道友名号?」

    儒雅书生随和的道。

    「姓王。」

    陈平含含糊糊的抱抱拳。

    「王道友有意购买仙火榜灵焰?」秦司怅的开门见山似在确认。

    「不错,价格高些无妨。」一颔首,陈平回道。

    他的资源来的又快又简单。

    就当处理黑货了。

    「恕秦某直言,王道友不知根知底,是不可能获得取火令的。」

    「除非在仙城里待满千年,并得到本是不可能获得取火令的。」

    「除非在仙城里待满千年,并得到本宗长老的认可,方有点希望。」

    秦司怅笑着道。

    以两人为中心,一片区域尽皆被隔绝。

    「王某说的很直白了,加两成仙晶,麻烦秦道友通融通融。」

    陈平不动声色的道。

    外修买几朵灵火罢了,瞻前顾后的小家子气。

    他还不如去灵泉仙宫的店铺逛逛。秦司怅一听此言,足足沉吟五息,才慢悠悠的道:

    「宗门的灵火秦某实在无法通融,但王道友诚心要的话,秦某另有一法。」

    「秦某自己培养了一种后天灵火,论威力,绝不输排名六、七十的上榜之物。「让王某测一测。」

    陈平直言不讳的道。

    后天灵火的品质高低不一。

    他自然要弄个清楚,以防买到假货。

    「随秦某来。」

    说着,秦司怅一个飘身飞入顶层。陈平见状,迅速跟上。

    ······

    在一处毫无刻印痕迹的石壁前,秦司怅嘴皮飞动,一段咒语声后,一条水波似的漩涡通道呈现出来。

    「请!」秦司怅当先迈进。

    「空间宝物构造的小洞天秘境。」神识一扫,陈平顿时了然。

    他也二话不说的飞入漩涡。

    大圣之下,无人可留住他!

    即使这秦司怅居心叵测,他亦丝毫不惧。

    「咦!」

    刚一穿入通道,陈平便眉宇一凝。他嗅了嗅鼻尖。

    一股浓郁的恶臭迎面袭来。

    「尸气?」

    和尸族打过无数交道,陈平瞬间明了

    面不改色的跟着秦司怅,通道末尾,是一座黑沉沉的大殿。

    仿佛整体裹入深邃的洞中,臭味熏天。

    秦司怅在殿门上打入一道法诀。

    「咯吱」

    「咯吱」殿门缓缓敞开。

    偌大的殿中,竟只摆了一具乳白色的晶棺。

    其上扭曲蠕动的符文不计

    其数。

    和大殿外的禁制融为一体般,不断循环交错。

    「碧儿,为夫又来看你了。」

    秦司怅走近时,眼神中已充满感伤和悸动。

    「这家伙搞什么?」

    目睹此景,陈平心中马上警惕,往晶棺中一看。

    里间,居然摆了一具女修的尸体。

    一身淡绿色的仙裙干净崭新,将其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

    可仔细一瞅,其四肢和后背都已高度腐化,不知陨落了多久的样子。

    这女尸头颅朝下,嵌在一个古铜色的盆中。

    双手指头打结,发丝分了十数股。

    处处透着毛骨悚然之感。

    「秦某道侣生前是彪火灵体,死后我将她的肉身用秘法洗练千年,并种入七阶尸族的本命尸气后,就可从中提炼出天尸火!」

    「整个过程最多耗费十载。」秦司怅淡定自若的道。

    「好家伙!」

    陈平眼睛一缩,着实吓了一跳。

    这秦司怅看着儒雅随和,原来是个无情冷血的玩意。

    吸了口气,陈平瞳术一展。

    立马在女尸表体看见了一根根灰白色的火丝。

    如覆盖的毛儿一般,烧满浑身。

    他的魂丝一接近,便感触到了一股阴冷的低温。

    这种尸火的威力却是比小星辰秘境里获取的天日玄火和真冥焰强了几筹。

    「怎么卖?」陈平毫不犹豫的道。他是荤素不忌的人。

    别说区区尸火,就算八阶生灵的粪火也无所顾忌。

    「天尸火已被另一位道友预定。」秦司怅嘴角一笑的道。

    「秦道友过分了。」目光一冷,陈平哼道。

    此人的行为已令他极度不满。

    「道友莫急,秦某选择带你来这里见识天尸火,当然没有故意触怒之意。」

    「宝物价高者得,王道友愿上浮两成仙晶,秦某肯定倾向你了。」

    「只不过好心提点一下,这天尸火原是另一位预定。」

    「那位道友的脾气不太好,你若硬拿此火,怕是会招惹一些意外的麻烦。」

    秦司怅一口气解释道。

    「那人什么修为?」陈平淡淡的道。

    「炼虚后期塔魔道友,他是城外的散修。」

    秦司怅回答道。

    「后期修士·····.」

    略沉吟一下后,陈平脸色平静的道:「天尸火王某截胡了,那个叫塔魔的人,他若是有意见,秦道友让他尽管来找本座。」

    「哈哈,王道友果然不是普通的炼虚中期!」

    听了这自傲十足的话,秦司怅先是一愣,旋即啧啧称奇的赞道。

    「容王某再验下货。」

    陈平手臂一动伸入晶棺,一把抓住女尸的后腿,带着她一晃,拖回原位。

    半个呼吸间,完成一套行云流水的空间术。

    「秦某凑个彩头,一口价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仙晶。」

    见陈平还要检查,秦司怅警戒的道。「自己道侣的尸体凝练的宝物,此人还厚脸皮要讨彩?」

    嘴角一抽,陈平试探的道:「王某身上现财不多,秦道友可收七品的丹药?」

    「若是一道纹、二道纹的,王道友就莫拿出来了!」

    秦司怅听了语气稍稍转冷。「道友验验。」

    自信一笑,陈平一抖袖袍,从中飞落数十枚各色玉瓶。

    当瓶塞自动打开后,一股股浓郁的丹香顿时飘满秘境。

    「全

    是四、五道纹的丹药!」

    秦司怅呼吸一滞,不在意的表情瞬间消失。

    目光转眼变得炙热起来。

    「王道友是炼丹圣手?」

    秦司怅抱拳一笑,脸上浮起一丝结交之意。

    「丹艺还成罢了。」陈平倨傲的道。

    「这些丹药可抵五千仙晶,毕竟以秦某人的身份,能从宗门偏低价兑换丹药,望道友见谅。」

    估算片刻,秦司怅报出一个数目。此价格确实较市面低了一些。

    「五千五!王某积攒丹药不易,而且从不做亏本买卖。」

    陈平眉头一挤,道。「好,定了!」秦司怅点点头。

    接着,两人迅速完成交易。

    陈平另外补了一些黑货,价格照样被压低了一成。

    离开商铺,陈平内心冷笑不止。

    他对秦司怅用道侣肉身炼尸火的行为强烈鄙夷。

    这丹仙图丹药换给他,倒是不存丝毫内疚的。

    「尸体没有问题。」

    将女修肉身反复检查了十数遍,陈平为防万一,还是将其单独存放进一个太合瓶封印。

    待得空后再慢慢提炼天尸火。「第一朵灵火到手。」

    陈平暗自盘算。

    他当下融了四种灵焰。还余四个位置。

    而且,凑齐另外的四种灵火后,火之规则大概率能冲入四蜕之境!

    届时,又可额外多两大融合的位置。也就是说,他最好一次性买齐六大灵焰。

    「丹仙图丹药快耗空了,而且天蚀星辰有大圣镇压,还是少暴露为妙。」

    「接下来,收购灵焰的资源以黑货和现财为主吧。」

    思忖一阵,陈平继续往坊市的下一家大店铺走去。

    「三转火身帝僵族,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碧儿你把握住才是····」

    顶层包厢,秦司怅目送陈平的身影消失,面露担忧的想道。

    一会后,他凝了一道隐蔽性极强的传音纸鹤,飞向坊市之外。

    再过了一盏茶时间,站立不动的秦司怅似乎收到回复,神情兴奋的道:「妥了,耿师兄点头答应了,战利品让掉八成也无妨!」

    「这下,塔魔兄弟和姓王的丹师绝逃不出手掌心。」

    「嘿嘿,以塔魔兄弟的脾气,定要当那拦路的螳螂,我等便是收尾的黄雀。」

    继而,他袖袍一划,飞出一头火云色的三寸蛊虫。

    蛊虫朝空气中嗅了一下后,往一个方向吐出一口虫雾。

    「七阶生灵休想摆脱这种诡异莫测的追踪术。」

    秦司怅冷笑一声,自言自语的:「区区炼虚中期,竟妄图用一万仙晶买下帝僵仙尸火,你配么!」

    进入仙火坊市的第六天。

    陈平再次遇上一种排名第七十七的灵火。

    他不迟疑的用六千仙晶的黑货换下。

    「灵泉仙宫果真财大气粗。」

    从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走出,陈平心思一闪。

    一家小小的分店,宝物竟是扎推。

    他不仅花一千二百仙晶购买了四斤用于开启法体双修的九蕴缎水,还见到了几种威名赫赫的灵火。

    但价格方面实在偏高。

    「阳仙辰的后天本源之物是首选目标,若抢不下,则再来仙宫店铺买其他灵火。」

    几番犹豫后,陈平准备先观望一下。在琳琅满目的重宝面前,自己属实还是个穷苦修士!

    什么都想买,仙晶自然远远不够看了。

    ......

    逛完一圈坊市,陈平就在入口的拍卖厅等待起来。

    随着拍卖时间的接近,入座的高阶修士越发多了。

    足足超过了四十位。

    大部分是受后天本源之物吸引,远道而来的外地炼虚。

    执事荀珠玉忙前忙后,吩咐侍女招待各位贵宾。

    陈平左手边的座椅空着。

    右手边则坐了一名李姓的炼虚初期。近日,在他的刻意攀谈下,此人和他已经混熟。

    两人谈天谈地,好不畅意。

    恰恰李姓炼虚主修的是魂道、火道。

    陈平稍微点拨一下,就让此人醍醐灌顶,连连激动的称谢。

    「这种散修出身的炼虚初期,即便破境很久,一身主修规则也才堪堪二蜕,太心酸了。」

    陈平自然不是大发慈悲。

    而是因为李富元在月玄城修炼了万年,各种消息都很灵通。

    「王道友可知这回的昆星海法斗会,为何炼虚中期组强者辈出,极为异常?」

    被陈平指点后,李富元礼尚往来,笑眯眯的道:「据李某所知,各星辰的超级势力都很在意七阶中期的比斗。」

    「譬如太乙星辰的先天剑道种仙体何古道,他背靠的宗门有数位大圣,自己又是如此的天赋,可仍停留在炼虚中期几千年。」

    「还有仙心星辰的五道胎,传闻是用秘术灌顶和高道纹丹药,强行卡在法斗会前夕突破的炼虚中期。」

    「哦?」

    听了这话,陈平好奇的转过视线。

    「据小道消息,炼虚中期组的胜负牵涉了某个连大圣都极其关注的秘境!」

    李富元谨慎的传音道。

    「什么秘境?」陈平神情一动,道。

    「具体的内情,李某便不清楚了。」李富元捋捋胡须,摇摇头。

    这时,陈平似乎有所感应,不露声色的看向大厅的一个角落。

    那里,坐着一位秃眉宽肩的粗袍大汉

    紧闭双目,对四周一切漠不关心的样子。

    「哼。」陈平暗地里一嗤。

    此大汉虽是炼虚后期,但神魂力量远不如他。

    短短一刻钟之内,这家伙有意无意的连续瞟了他数下。

    异常的举动,早已被他清晰捕捉。「那丑汉是谁?」

    陈平神魂凝结出一副画面,问向李富元。

    「塔魔道友!」

    李富元心里一惊,道:「他是城内外赫赫有名的魔修,心狠手辣,锱铢必较,王道友千万别主动的得罪他。」

    「形容的妙啊。」

    陈平一怔,还以为李富元在讲他一样

    不过,塔魔之名倒是令他想起来了。

    就是预定天尸火的家伙。

    那秦司怅当真未给他隐瞒,把自己高价买走尸体的消息直接泄露了出去。

    「对我有想法了?」陈平不惊反喜。

    一名炼虚后期的身家,换朵仙火绰绰有余。

    「他还有一个亲哥哥,名唤刀魔,也是炼虚后期的高手。」

    李富元悄悄的道。

    「两个?」

    当下,陈平心里乐开了花。

    奈何仙城内禁止斗法。

    不然他马上就去收宝了。

    「仙火坊市的秦司怅,李道友熟悉吗?」

    岔开话题,陈平随口一问。

    「月玄仙宗的秦道友?」

    李富元鼻子一抽,感慨的道:「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和碧琼仙子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

    听完李富元的吐露,陈平面无表情的闭上双目。

    秦司怅曾经还是一位痴情人。

    道侣碧琼仙子是帝僵族和人族的后代。

    两者结合,月玄仙宗的老长辈极力反对过。

    但最终拗不过秦司怅的一意孤行。碧琼仙子的死,是因为寿元不够。

    帝僵族和人族后裔,受天地诅咒,同阶的寿命只有人族的一半不到。

    「帝僵族,稀少无比的天生之灵啊!陈平眉梢一动。

    此族的神通与尸族相仿。

    但实力却比后者超出太多了。

    而秦司怅拿挚爱尸体炼火的怪事,让他产生了疑心。

    当然,有灵石不赚也说不过去。肉身再利用罢了。

    终于到了对外宣布的日子,拍卖会如期举行。

    「和预告的一般无二,这场临时的拍卖会只有一件物品,火属性的后天本源之物!」

    执事荀珠玉站在拍卖台上,轻盈一笑。

    下方的众修立刻竖起耳朵。

    自然,大部分炼虚是来见见世面。

    毕竟买一件本源之物,足以耗空一个大宗门的流动现财!

    「欢迎拍卖师,灵泉仙宫使者昊箭道友!」

    荀珠玉纤手一晃,指向拍卖台边缘的一座传送阵。

    紧跟着,白光一闪后,一名着灰色道衣,赤红长发披腰的道人传送了出来。

    此人一副死鱼眼珠,脸颊带着一小片黑斑。

    「昊箭道尊?」

    「他是谁?」

    「竟是炼虚巅峰!」

    赤红长发道人一出场,立刻引起拍卖厅众修的诧异。

    但碍于对方是仙宫使者,本身修为又高绝无比,所以无人交头接耳。

    于是,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荀珠玉。

    「昊箭道友方便透露来历吗?」荀珠玉笑吟吟的道。

    「嗯。」

    赤红长发道人微微点头。

    「昊箭道友乃是浅星海修士!」

    荀珠玉刚起了头,就让众修又惊讶了一把。

    浅星海和昆星海距离遥远,无疑是两个世界一样了。

    陡然见到那里的本土生灵,实是千载难逢。

    「李某还是第一次当面见到浅星海的人族修士!」

    李富元惊异的冲陈平道。「王某也是。」陈平笑着附和。

    他亦没料到,居然能在天蚀星辰,碰上浅星海的老乡。

    就在天蚀星月玄仙城灵火坊市举办拍卖会的同一刻,远在两仙河距离外的光阴星辰上。

    人族巨擘势力至仙剑宗的长老议会殿坐满了炼虚修士。

    无论是一手遮天的辛景阳,或者强大的徐家一脉修士,一个个全都屏气凝神。气氛凝固之极。

    各自目光充斥敬畏,终点落在百丈外,一张巨大的玉椅上。

    此时,玉椅上端坐一名窈窕的模糊倩影。

    只占据了椅子的小半空间。

    「剑魄祖图器灵隐瞒实情,陷本宗弟子于凶险之境。」

    「徐胤玄,你身为执法殿殿主,知法犯法刚愎自用,与器灵串通一气。」

    「按祖规,尔等该当何罪?」

    朦胧的少女身影淡漠开口,朝着下方一指,万千剑气纷涌,汇于指心。

    「快杀了,快杀了,老道我已经给你们害死了,知道吗!」

    下一刻,不等剑宗众长老回答,宫殿房梁上,突然响起一道气急败坏的大叫。

    看《皓玉真仙》最快更新请

    浏览器输入-WAP..COM-到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