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54章 网络新气象!背后嚼舌根!

    网购买到假货,反手加购一百万!正文卷第254章网络新气象!背后嚼舌根!次日,上午十点。

姜白收到了杜兴发来的一些音像材料,便在自己房间里稍微布置了一下,开始录制视频。

“哈喽各位亲爱的观众老爷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姜白。”

面对镜头,姜白缓缓开口:

“我堂弟被网暴的事情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不了解的可以先看下我上一期视频。”

“面对网络暴力,他勇敢的站出来,选择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将网络喷子告上了法庭。”

“经过四天审理,两天合议,终于在昨天,桉子尘埃落定,宣判了!”

接着,姜白把桉子的大概情况和判决结果说明了一下,继续说道:

“今天这期视频,我就是想借助这次的事件,跟大家再探讨一下网络喷子。”

“要说这些网络喷子啊,总是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俯视芸芸众生,随便指点江山!”

“他们为喷而喷,从贬低、诽谤、指责,甚至是辱骂他人中获得心理满足,寻求存在感。”

“对于网络喷子来说,没有他们开不了的腔,也没有他们找不出来的茬儿。”

“虽然真理是越辩越明,但喷子其实对这个毫无兴趣。”

“他们根本不关心真相是什么,或者说,他们只认可自己愿意相信的真相,并以此展开一系列所谓的批判。”

“一片雪花不算什么,可如果是无数雪花汇集到一起,就可能形成可怕的雪崩!”

姜白叹了口气,“作为曾经遭受过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我深知网络暴力的可怕,也深刻的认识到,面对喷子,沉默不是对策,回怼不是办法,唯有拿起法律武器,才能保护自己,才能惩罚恶人!”

“在此我想送给大家一句话,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上发言也是要承担法律后果的。”

“我国支持言论自由,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

“最后再送给大家一句话。”

“赞美的话请脱口而出,诋毁的话还请三思而行。”

“愿我们的网络环境少一点戾气,多一点友善,少一点敌意,多一点友善。”

视频到此,录制完成。

姜白开始剪辑。

他在视频合适位置贴出了相应的音像材料,包含:警方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执法记录仪录像,讯问室里嫌疑人坐在后悔椅上痛哭流涕的监控录像,判决出炉后被告人各种不同的表现等等。

这些材料可比熊猫人动画更加生动形象,也让这期视频变得更加饱满。

当然了,该打码的打码,该变声的变声。

相关保护还是要做到位的。

这一点,姜白非常重视,毕竟他也不想因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或者侵犯名誉权被告上法庭。

不多时,剪辑完成。

又检查了几遍,确认无误,便发给杜兴,让其审核。

半小时后。

杜兴回了消息,他把视频拿给领导看了下,没有问题。

这算起来,已经是姜白第三次跟官方宣传部门合作,其中的尺度、注意事项等,他还是很清楚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姜白便发布了视频。

太安宣传部门多个官方账号,则在第一时间进行转评互动。

这次的桉子本身就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所以这期视频发出后,热度就跟坐了火箭一样,急速飙升。

浏览量,点赞数和评论数每秒钟都在暴涨。

【八级大狂风:已阅,对此我只有一个字,舒坦!根据笑容守恒定律,笑容不会凭空消失,只会从一个人的脸上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脸上,没错,看到那些喷子痛哭流涕的样子,我笑了,对不起,我没素质我幸灾乐祸,但我真的忍不住笑。】

【苍、紫月:网络喷子就特么跟蟑螂一样,让人恨得牙痒痒,偏偏又没办法彻底灭绝。up主就好像强力灭蟑螂药,那些喷子碰到他手里,只有死路一条。不得不说,大快人心!】

【锦鲤少年:网上无脑喷子太多了真的,不久前我跟我哥在商场救了一个被卡在自动扶梯上的小女孩儿,结果网上总有些内心龌龊的人指责我哥不应该托女童屁股……我真的,如果说这话的人出现在我面前,我肯定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沙包大的拳头!救人的时候哪能注意那么多,而且托屁股也是最稳妥的办法啊。本来我还劝我哥看开点,不过现在看到up主的视频,我改变主意了,干,起诉那些狗日的!】

【皮蛋瘦肉周:啥也不说了,点赞评论转发三连支持!】

【……】

事件本身的关注度,姜白的热度,再加上官方的权威。

直接引爆了热点。

有关网络暴力的话题,再度在全网掀起了热烈的讨论。



东海,小红猪总部。

高姓副总牵头,召集公司高层,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公司收到网安部门发来的《关于联合整治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的通知》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吧?”

戴着眼镜,一脸富态的高副总坐在首位,扫了一眼,缓缓开口:“都说说吧,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建议。”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在场的都是小红猪公司的高层,自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不久前那场轰动全网的诽谤桉终于落下帷幕,三千多被告,无一例外全部获刑!

对于吃瓜群众来说,这事儿到此也就算是结束了。

顶多再吃几天瓜,茶余饭后多个谈资。

可对于小红猪平台来说,真正的重头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因为小红猪是这次事件的“源头”,而且那三千多被告里面,有一大半人的侵权言论也是发生在小红猪平台。

现在桉子尘埃落定了,网安部门也就开始敲打平台了。

这个通知虽然言辞不算犀利,也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可传递出来的信号,不能不让人重视起来。

毕竟亲爹一怒,血流漂杵啊。

“高总,这次的事情可谓轰动全网,三千多被告,全部获刑,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大场面。而且网安部门发这个通知过来,也有警告的意味,我觉得,我们得重视起来了。”

“马经理说得没错,这次我们平台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提供相应的后台数据和实名认证信息,倒不算引火烧身,可并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说不定我们平台会被追究责任的。”

“网安部门已经传递出信号了,看来,整改势在必行。”

“此前的几次网络暴力,我们平台有不少用户参与其中,甚至大火就是从我们平台燃起来的,这样的情况必须得到改善!”

“……”

众人沉默片刻后纷纷开口表态。

高副总敲了敲桌子,皱眉道:“你们说的道理我难道不知道吗?我喊你们过来,不是听你们说这些废话的。”

“我要的是解决方案,可以落地执行,并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

“朱经理,你先从产品角度发表一下看法!”

被高副总点名的,是小红猪产品部门的负责人,一个资深产品经理,很有能力。

“好,那我就抛砖引玉。”

朱经理略一思索,开口说道:“我觉得,平台可以增加敏感词的检测、自动屏蔽等功能,完善举报机制,并自动汇总热门评论呈现在后台。”

《剑来》

他话音落下,客服部门的负责人紧接着说道:“我这边会安排专人对热门评论进行人工复查,如果有问题,立刻进行屏蔽或者删除处理……”

其他部门的高层也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一众高层各抒己见,从各个方面出谋划策,提出改革措施。

这场会议开了四个多小时才结束。

紧接着。

小红猪便紧锣密鼓的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

另一边,围脖也收到了网安部门的警告,开始商议应对之举。

这次桉子中的三千多被告,小红猪和围脖各自占据了半壁江山,自然也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以及有关部门的注视。

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面对亲爹的警告,两个平台都不敢头铁,立刻便开始推行一系列的举措。

当然,除了不敢忤逆亲爹之外,也不想招惹到某个很刑的男人。

这次他只是起诉个人,没有牵连到平台。

下次呢?

谁能保证他不会一纸诉状,直接把平台告上法庭?

这样的担忧可不是杞人忧天,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呢。

君不见,某餐饮业巨头的股票都跌成狗了,短短几天时间,市值蒸发了几十亿!

谁能想到,这件事情,居然是因为一盒两块钱的餐巾纸而起的。

某些人的肠子都悔青了吧?

这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所以小红猪和围脖都不敢大意,谁也不想被那个男人盯上。

除了这两个平台之外,其他各大社交平台虽然没有收到警告,但也从这次的事件当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纷纷开始自主革新。

于是很快就有人发现,网络上那些带有戾气的,充满攻击性的言论,突然之间少了很多。

互杠互喷的评论也大大减少。

以前遇到看不惯的事情,那直接就开喷了。

但现在不一样。

评论区仿佛在玩一种很新的东西,例如……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认为母猪的产后护理,还是要从产前开始,而且老干妈的酸辣并不能为广东肠粉提鲜,反而黄焖鸡米饭更让我吃得放心。”

“不敢苟同,我认为意大利面应该拌混泥土,因为螺丝钉向内扭的时候会产生二氧化碳,不利于经济发展,并且野生的乌鸦也会捕食三角函数,所以无论承重墙能不能打赢dk,宋江都能踢进世界杯!”

“我觉得这个观点有点偏激了,外星人是紫色的,但派大星和海绵宝宝一起抓水母去了,而且依古比古的毯子好像是红色的,打碎后加入蒜末爆香,一道老人小孩都爱吃的家常菜就做好啦。”

“关于这个事情,我只想说懂的都懂,不懂的我也不多解释,毕竟自己知道就好,细细品吧。你们也别来问我怎么了,利益牵扯太大,说了对你我都没好处,当不知道就行了,其余的我只能说这里面水很深,牵扯到很多东西。”

“……”

总之,网络上的风气确实得到了很大改善。

而这也是姜白做视频的初衷。

希望网络喷子越来越少,也希望网络暴力越来越少!



中午。

姜晨家里。

姜越兵葛梅夫妻俩张罗了一大桌子菜,请姜白一家三口,还有罗大状在家里吃饭,以示感谢。

饭桌上推杯换盏,气氛非常不错。

姜晨害怕父母遭受太大的刺激,没敢把实际的赔偿数额告诉他们,而是听从姜白的建议,循序渐进,先说了一个容易接受的数字。

二十万。

饶是如此,也让父母大感意外,欣喜若狂。

“罗律师,小白,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们两位,不然我们一家可能现在还被人骂呢,而且这二十万赔偿也算是雪中送炭,大大弥补了我们的损失。”

“太感谢了,这杯酒,我们一家敬你们。”

姜越兵和妻儿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姜先生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罗大状端着酒杯站起身笑道。

“二叔二婶,你们跟我还客气啥啊,我和晨晨在各自家里都是独生子,那我们俩就是亲兄弟,我能看着别人欺负我弟吗。”

姜白也双手端着酒杯站起身,说道:“而且这二十万才哪到哪,还有那三十万彩礼呢。”

“估计再过两天,诈骗桉就会开庭了,到时候法院应该会判赵蓉蓉返还诈骗非法所得,也就是那三十万彩礼,会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姜越兵和葛梅闻言都是眼睛一亮。

原本他们都没指望能要回来这三十万,这又是个惊喜啊。

“不说了,感谢的话都在酒里。”

“干杯!”

一杯酒下肚,姜白刚坐下,便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是杜兴打来的。

姜白眨了眨眼,有些意外。

难道是视频出了什么问题?

带着这个疑惑,他拿着手机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笑着问道:

“喂,杜干事,是领导有什么指示吗?”

杜兴说道:“姜先生,我找你不是公事,是私事。”

“哦?”

姜白更疑惑了。

杜兴问道:“你是不是在逸辰云着有一套房子?”

“对,”姜白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那房子出问题了?”

“不是房子出问题了,而是……”

“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见杜兴还挺为难的,姜白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连忙询问道:“跟我那亲戚有关?”

杜兴犹豫了下,这才开口道:“没错,我就住在逸辰云着,而且就在你那套房子隔壁一栋……”

杜兴开始讲述起来。

昨天晚上,他跟老婆在小区里遛弯来着,恰好碰到了杨俊平高静雅夫妻俩,高静雅跟小区里的人一个劲儿的说姜白父母的坏话,还提到了“姜白”这个名字,说他靠着恶意打假,碰瓷,讹人来赚黑心钱啥的。

杜兴就是宣传部门跟姜白直接联系的人,对这个名字自然不陌生。

他好奇之下就多嘴问了问。

这才知道,原来这房子是姜白他们家的,而这个背后说人坏话的是姜白的亲戚,理由就更离谱了,居然是因为姜白的父母不愿意买电视空调……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亲戚之间的事情,杜兴也就没多嘴。

可今天中午,他从单位回家吃饭,又碰到高静雅搁那儿逼逼赖赖,这次更过分,还说姜白害死了人都没给家属赔一分钱巴拉巴拉。

“姜先生,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听完了杜兴的讲述,姜白的表情便沉了下来。

自己这位表舅和表舅妈,貌似有点给脸不要脸了啊。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杜干事。”

“没事儿。”

结束通话之后,姜白返回饭桌。

见他脸色有些不对劲,姜母还关心的问了一句。

不过姜白没说什么,搪塞了一句。

等这顿饭吃完,回到自己家之后,姜白才向父母询问情况。

“我表舅他们,是不是让咱给他们买电视,买空调什么的?”

姜母愣了一下,扭头拍了下身旁的姜父,“不是告你别跟儿子说吗?”

姜父满脸无辜的说道:“我没说啊……”

“那儿子是怎么知道的?”

“妈,你先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说有没有这回事吧?”姜白严肃的问道。

“有是有,不过我和你爸拒绝了。”

姜母拉着姜白的手,说道:

“儿子,你那表舅和表舅妈你也知道,爱贪小便宜,不过也不算什么坏人。”

“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啊。”

姜白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妈,你在这儿帮别人说好话,你知道别人背地里是怎么说咱的吗?”

接着,他把从杜兴那里得知的情况,告诉了父母。

“岂有此理!”

姜父一拍桌子,当时就火了,“有他们这么办事儿的吗?我就算喂流浪狗一根肠,它都会冲我摇摇尾巴,这家人怎么连狗都不如!”

就连一向脾气好的姜母也生气了,黑着脸说道:“这个高静雅,我一直都知道她是个碎嘴子,喜欢搬弄是非,背后说人坏话。”

“她说我也就算了,居然敢诋毁我儿子!”

“她算哪根葱!”

“越军,走,开车,我们去太安!”

此刻的姜母,锋芒毕露,像一只张开双臂护小鸡仔的老母鸡。

前所未有的生气,充满了攻击性。

正如她所说,自己怎么都行,哪怕受点委屈,以她的脾气,或许也就忍了。

可一旦牵扯到儿子,那绝对是零容忍!

姜父点点头,便要去拿车钥匙。

姜白连忙劝道:“爸,妈,你们别折腾了,这事儿我来处理吧。”

“有些话,你们不好当面说,我是小辈,我可以啊。”

“而且你们去了也是生一肚子气,犯不上。”

“高静雅那嘴很厉害的,你不一定能吵过她。”姜母有些担忧。

姜白却轻蔑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的母亲大人,对付这种人,我最有经验了。”

“好,好吧,那你说归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动手,知道吗?”

“这一旦动手,即便咱有理,也变没理了。”

姜母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姜白连连点头:“这些我都懂,那个房本和备用钥匙给我,这事儿交给我,你和我爸就放心吧。”

几分钟后。

姜白开着父亲的吉利,直奔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