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17章 温柔乡

    柳红心里很忐忑。她几乎是亦步亦趋的进入了雷行云闭关的洞府。

柳红是雷行云的炉鼎之一。神霄道的道法吸收天地间的雷电之力修炼,修炼成功后威力巨大,不过行功的法门也有些剑走偏锋。雷电的力量至刚至猛,男人属性也是阳刚,正所谓过犹不及,修炼神霄道功法如果没有很好的心境为之调和,雷电之力往往要损伤修道者的心脉。

为了避免这个弊端,历代的神霄道掌教都在进行一项秘而不宣的事情-使用纯阴之体的女子当做炉鼎。

女人是阴体,男女欢好,阴阳同流,能消解掉修炼神霄功法造成的过盛的阳刚之气。这些用来消解修炼隐患的女子就被称为炉鼎。

不过,这种方法,对于神霄道的道士是件好事,而对于被当做炉鼎的女子而言,就是悲惨的事了。每次欢好,女子的阴气和生机都要被吸走一部分,久而久之,女子就元气衰竭而死,即使吞食神霄道大补元气的丹药也无济于事。

柳红是雷行云的第九个炉鼎,之前的那些炉鼎都被吸干了元气而死。

一个时辰之前,柳红正在自己的房内憩,顺便思念着自己的相好。她对雷行云并无感情,恨透了这个利用自己练功的衣冠禽兽,然而又无可奈何。就连雷行云也不知道的是,柳红早和神霄道的一名年轻弟子互生情愫,两人在这百年间背着雷行云偷偷幽会了许多次。如果被雷行云发现的话,两人都难逃身首异处的下场。

柳红正躺在床榻上默默想着心事,忽然一个男子的笑声闯入她耳中。柳红刚开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如坠冰窟。

那个恶魔一样的男子把她心里的所思所想一五一十的了出来,包括她对雷行云恶毒的诅咒,以及对自己情人的思念,甚至还有她和情人相好的细节。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过,现在却从一个不知道在哪儿的人嘴里吐出来,怎么能不让柳红惊诧莫名。

到后来,柳红几乎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她知道,这些话让雷行云听到一丝一毫,自己都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她横了心就要撞死在石壁上,那个男子声音忽然语气一转,告诉她只要按照自己的去做,他就不把这些事情告诉雷行云,还能让她和她的情人双宿双飞。

犹如在梦中一样,柳红头重脚轻的走进了雷行云的洞府中。

“啊!云儿!我的云儿!我一定要把杀你的人碎尸万段,为你报仇!桀桀桀桀桀桀……”

洞府里只燃着一盏的油灯,显得分外幽暗。雷行云披头散发,用手用力撕扯着胸口,手舞足蹈。他的身影映射在背后的石壁上,形成稀奇古怪的图案。

此刻的雷行云面目狰狞,额头上青筋根根爆起,头发也根根竖起,像是过了电一样,分外狰狞。

柳红吓得瘫软在地上。这样的情景她以前也见过一次,上次是雷行云修炼时到了走火的边缘,被雷电之力伤了心脉,倒行逆施,状若疯魔,这次想必是他伤心爱女之死,又对周围的人疑神疑鬼,心脉受伤的痼疾又犯。

“嗬嗬,柳红,你来了……”看到柳红,雷行云目中露出凶光,跳过来,“嗤啦”一下撕碎了柳红套在身上的罗衫,露出雪白的香肩。他就像野兽般将柳红按倒在地上,迫不及待的索取,将自己和柳红紧紧的合为一体。

柳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重重的压倒,后脑撞在地面,隐隐生疼,眼泪都差流了出来,雷行云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她像是木偶般无力的躺在地上,任由摆布。

在进来之前,她还竭力平复了半天心情,想施展媚态,勾起雷行云的兴趣,现在发现,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雷行云的动作十分粗鲁,丝毫不顾及柳红的感受,一次次直达花心。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享受之意,显得十分的庄严,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分外滑稽,又有丝微妙的恐怖。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阳神修者体力强悍异于常人,在床第之间也是如此,可以大战十天十夜而丝毫不觉疲倦。修炼的第一步,就是炼精化气,把精气、精*液、精血等等收敛收拢起来,不至外泄,逐步淬炼精神,温养体质,所以修道者在欢好时都竭力保证精气不外泄。

历代修道者对房中术也有不少心得,不论什么样的房中术,都是保证自身的精气不外泄,然后采阴补阳,如果泄了阳精,就不是修炼,而是纯粹的男欢女爱了,对修为没有任何帮助。阳神初期【纯阳】境界的修者,就能够夜御百女而不泄,当年人类始祖黄帝甚至能夜御万女,采集众多炉鼎精气,乘龙飞升。

采补之术和双修之法又有不同,双修是男女双方各出部分精气,融合为一后再反馈自身,这样两人的修为都能逐步提高,对双方都有益,但是对于男方来,修为提升的速度却比采阴补阳慢。所以女子们都对采补之术深恶痛绝。

雷行云在柳红身上运动着,微微奇怪。往常柳红都是一副冷冰冰的痛苦表情,今天却表现得十分欢愉,甚至十分配合自己,双腿缠绕在自己身上,犹如水蛇般,香舌也在自己耳中舔舐。

这样香艳的场面让雷行云也禁不住有些心神荡漾。正在欢愉,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微的悸动,仿佛发生了什么事情。雷行云心中一惊,要起身查看,柳红却牢牢的缠着他,娇声连连。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红的双手分别扣上了他的腰眼,用力一按。

“啊……”雷行云发出一声压抑到极的低嚎,这声嚎叫间包含了大欢喜,大解脱,仿佛酣畅淋漓到了极。

他的身上冒出耀眼的金光,随即趴伏在柳红身上,汩汩的阳精不断流出。

“成功了!”柳红感受着自己下身不断涌进的滚滚热浪,整个人如同处在熔炉中,燥热无比。这股强有力的热流迅速改变着她的身心,她感觉自己的体内像是一堆火药猛然被丢进了一根火把,“轰”的一声爆炸开来,烈火熊熊燃烧着。

她的精力迅速增长着,修为也急剧提升,耳中传来数不清的声音,仿佛一瞬间跨越了无数的障碍,眼中的世界和之前大大不同。

“他果然没骗我!”柳红暗暗心想,先前那个神秘男子的声音像是流水一样从她耳边划过。“雷行云把你当炉鼎,要把你吸死,我给你个机会,摆他一道,而且你还能得到大大的好处。他神魂凝练,能夜御千女,不过大抵修道者,腰眼都是储存阳精的地方。你和他欢好到最激烈的时候,趁他心神微分,你用双手按照我教给你的手法在他腰眼狠狠一掐,他必然抵受不住,将精气度到你体内。你按照我传给你的心法,吸收他的精气,好处无穷,至少能让你提升到阴神夺舍的境界。”

雷行云浑身汗如入浆,感觉到身心畅快无比,只想沉溺在温柔乡中永远不愿醒来,他先是一惊,接着大怒,“贱人敢阴我!”

雷行云手起掌落,要将柳红毙于掌下。他刚抬起手掌,却被一柄宝剑拦住。

剑花如雨,劈头盖脑的朝他刺了数百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