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60、番外

    在我生日那天,请给我一次许愿的机会。

得到为期一天的时光机,回到那个时候,十束也还在的时候。

抓紧时间享受着和他最后接触的时光,以及一定要记得谢谢他,告诉他,我很幸福。

***

天野凉子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梦境——为期一天的梦境。

此时距离那场大骚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凉子重新在homra里住了下来并且很快再次融了进去。大家都隐约明白是她最后的插手才使事件没有朝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过去。

homra里多了不少新人,但老面孔倒也没少多少。大家都对她和尊在一起这件事乐于见成。只是在那些人之中,凉子再也找不到一个会和她一唱一和一起商讨捉弄尊的人了。

所以她许了一个愿望。

就如同辛蒂瑞拉的魔法一般,仅仅在梦境中生效一天的奇迹。

回到了两年前的某一天,在当时的她已经离开了homra、现在应该正在日本最北上的北海道的时候,两年后的天野凉子出现在了homra酒吧的门口。

她小心的避开了所有认识或者可能认识的人,然后直接从二楼的阳台翻进了酒吧,直接闯进了十束的房间。

为了这次行动她谋划了很久,一早就旁敲侧击的从草s和八田的口中得知了在她离开之后再也没人使用过她曾经呆的房间,更是将从那间房间到十束房间的道路摸了个透。

没错,这是一场早就谋划好的,虚拟的时空之旅。

熟门熟路的直接踹开门,凉子发现在和尊呆在一起之后她的暴力程度急剧增长。不过反正homra也都是一群这样的家伙,所以为了防止三天两头的维修,酒吧的各种硬件设施还是非常□□的。

十束正在房间摆弄着一盆花。

凉子会选择来到这个时间轴并非没有理由,除了可以避开与这个时间点上的自己见面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十束在这段时间据说迷上了盆栽,很少下去和其他人闹腾而是常常呆在房间里专心致志的搞着各种盆栽花卉。

这样想要拖他出去就简单多了。

“十束。”

毫不客气的叫着对方的名字,凉子对上了他惊讶的眼神:“今天我生日,就一天,陪我出去玩吧。”

说要玩,就要玩个痛快。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十束很爽快的答应陪着凉子胡闹,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直接翻窗出去,和凉子一起来到了游乐园。

云霄飞车、旋转木马、摩天轮。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让两人眼花缭乱。凉子上一次来到游乐园还得追溯到双亲在世、她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自然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而十束在长大后虽然曾经陪着安娜来过,但那个孩子太过懂事安静,也没有玩多少刺激的项目——尊的带人高空跳跃不算,那根本就不是正常的游乐项目。

“先玩什么?”

寿星最大,十束很理所当然的向凉子征求意见。略微思考了一下,凉子果断排定:“刺激的!去玩云霄飞车吧!”

云霄飞车是一种十分刺激的活动,有恐高症的人绝对不能去尝试。但是这无论对十束还是凉子来说都不是问题。

“不会坐到半路就传来一声尖叫然后出现什么云霄飞车杀人事件吧?”

凉子随口开着玩笑,换来了十束无奈的回答:“凉子还是不要这样说比较好吧,生日总该说点吉利的话让自己开心开心啊。”

看着十束脸上一如既往的微笑,凉子忽然感到莫名的想哭。留给她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她比谁都要清楚这只是个梦境,但哪怕只是梦境她也想要尽量延长和十束交谈的时间。

这个人是连尊也无可替代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嗯。”努力扬起笑容,凉子拽着十束往上跑,“再不快点的话就又要等下一班啦!跑起来!”

“咦……啊!喂!凉子你慢点!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

两个人把整个游乐场逛了个遍,别说各种惊险刺激的游戏了,连一些成人绝对不会去参与的例如碰碰车之类默认儿童设施也都不放过,厚着脸皮迎着带孩子的家长们唾弃的眼神混在小孩堆里跟他们抢着玩。

凉子玩得很疯,她甚至还真的将碰碰车开得横冲直撞直冲那些小孩子,吓得人家哇哇大叫最后统统逃开,留下了好大一块场地让凉子和十束两个人对撞。

《极灵混沌决》

两人都将碰碰车开得像机车一样疯狂,甚至还用上了异能。十束的能力毕竟不如凉子,几次激烈的碰撞之后他驾驶的那辆碰碰车已经出现了裂痕,然后两个人一起被工作人员“团结友爱”的请了下来,好好的教育了一顿。

在完全占理的普通工作人员面前,饶是homra的元老十束和尊为绿王的凉子也只能乖乖听训。在赔礼道歉并且赔偿了器具的损坏费用之后,两个人终于被放了出来。

“真是灾难呢。”

十束心有戚戚的说着,凉子也无比赞同的点头。那个管理员简直就是恶魔!……她这辈子都再也不想要来这个游乐园了!

虽然这个想法一直盘旋于心头,但凉子却依然没有打算就此结束这场游乐园之旅。她又拖着十束一路从海底世界走到鬼屋,结果在海底世界将几个想要往水缸里扔食物的小孩子抓住好好说教了一通,又在鬼屋里吓跑了好几对情侣甚至工作人员。

真是灾难呢……这句话现在大概要让游乐园的管理员说吧。

十束感到今天的凉子疯得有些过分。她本来不是这样会在外面显露出本性的人,今天却好像放弃了所有伪装一半,只是为了玩个痛快。

说到底,凉子生日会只拖他一个人出来而不是借机让他约上尊,这一点就很令人疑惑了。

“凉子,你……”

好几次开口想要问什么,都被凉子很快的打断,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十束,我们去坐摩天轮吧!据说在上面看风景会很美,能够看到全城的景色呢!”

原本打算无论凉子要疯什么都陪她的十束停下了脚步。在认真的思索过后,他断然拒绝了:“不了……凉子,摩天轮这种东西,你还是和王一起坐比较好哟。”

凉子一下子变得僵硬了起来。

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有些悲伤的神情,十束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摩天轮这种东西果然需要情侣去坐才比较有味道……据说在上面接吻的话,爱情就会永远持续下去哟。”

“……咦?……咦?!”

被十束的发言惊到,凉子终于不淡定了。她面红耳赤的瞪着十束:“亲……亲吻什么的……你在胡说什么呢?!”却因为表情怎么都不像愤怒而像害羞让十束哈哈大笑。

“凉子你太……哈哈哈哈哈好想看看你未来和王呆在一起的样子啊一定很蠢!情侣之间亲吻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还以为你真的已经完全变成大人了呢!”

“……十束!!!”

语气中已经有了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十束连忙笑着绕过了这个话题。两个人又将整个游乐园都逛了一圈,除了摩天轮之外所有能玩的地方都去玩了一遍。一直到太阳快要下山,两个人都累得快要瘫在地上完全走不动了,才终于找了间小亭子坐了下来。

“呐,十束,为什么刚才会用那么肯定的语气说想看我和尊先生在一起?”

无聊的看着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凉子试图挑起话题。

她快要没有时间了。

“因为你们两个肯定会在一起啊。”

理所当然的语气,十束用着连这个时候的凉子都不敢说出的肯定的口吻来发表他的看法:“凉子和王是一定会在一起的,这一点根本就不用怀疑,凉子你偶尔也要对自己多一点信心嘛。”

“嘛……现在的我当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啊。”

随口回答了一句,凉子玩了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她用了“现在的我”这个词巧妙的将自己和这个时间轴的自己区分了开来,却又没有给人造成违和感。

太阳渐渐开始下山,夕阳的红晕沾染了整片天空。凉子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平常的晚饭时间,如果自己再不回去的话也许会发生什么惨案也说不定。

“十束。”

认真的叫着他的名字,注意到他疑惑的眼神,无法告诉他任何事情的凉子只有微笑:“我该回去了。”

“我该回去了,以后恐怕也不会再见面了吧。今天我过得很开心,也祝你好运,十束。以及谢谢,我很幸福。”

不需要告诉他为什么,不需要对自己的话做出任何解释,让他尽情的疑惑去,直到最后明白过来的那一天——虽然那一天可能永远也不会到来。

这毕竟只是一场梦境。

告别了十束,离开了游乐园,凉子使自己放松身体,然后重新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她还是躺在homra二楼自己原来的房间里,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

十束多多良这个人已经不再存在于这个世上,凉子再也不可能找他各种胡闹了。但是最终结果,她还是像十束说的那样,和尊走在了一起。

差不多是吃饭的时间了。

出门去找尊一起下楼,两人并肩一齐走在楼梯上,凉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尊先生,今天我生日,我们去游乐园坐摩天轮吧。”

“……啊?”

最后一个想玩的设施,在那场梦境中唯一没有实现的愿望,就让尊来实现吧。

天野凉子是一定要向前走的人,而十束多多良却只能是停留在过去让她空闲时偶尔怀念一下的人物。

所以像这样做最后一次梦,做完最后一场告别,就已经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