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51、番外·后来的他们(二)

    1

杨启程出院后,就在杨静陪同之下回旦城了。

杨启程去办理离婚手续,杨静则是去给孙丽扫墓。

这些年,杨静几乎是有意识地要将孙丽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

在公墓里,她挨个挨个,找了很久,才找到孙丽的。

墓前荒草丛生,她蹲下,一点一点把草拔掉。

累出一身汗,才总算收拾干净。

杨静把带来的一束玛格丽特放在墓前,自己在旁边坐下。

二月初的东风吹来,已然带了一点儿暖意。

“这儿有点寒碜,应该把你送去更好的地方,”杨静望着头顶瓦蓝的天空,“不过,我估计你不希望我把你再掘出来,折腾一道。也挺好的,你看,能看见天。”

她闭了闭眼,感觉有风拂过她的发。

人之一生,所有的抗争最终都将归于和解。

吹了很久的风,直到心里一片澄明。

杨静站起身。

“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也……”她顿了一下,突然就不知该说什么,住了声。

“我走了,”许久,她才又说,“以后再来看你。”

回到宾馆,杨静掏出钥匙,打开门。

杨启程已经回来了。

杨静往里看了一眼,看见放床单上的绿色的胶皮本子。

她没说话,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抱住杨启程,“哥。”

“嗯。”

从今往后,所有束缚他们的前尘旧事都已荡涤干净。

远方,只有清澈明净的未来。

等伤好彻底了,杨启程重新拾起工作。

虽然钱是一点也没有了,但有早些年积累下来的人脉。

他问缸子借钱,注册了一个小公司,去韩梦老家做一些生鲜食品的经销,之后在那边直接做食品深加工。

不像以前有人支持时,每一步都如履平地,现在每天起早贪黑,拉客户赔笑脸,一单一单,赚得全是辛苦钱。

但也不觉得辛苦,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

每周,他都要回一次帝都。

巷陌深处的那件老房子里,总有一盏灯点着,在等她。

有天,杨静整理完厨房,发现桌子上多了个天鹅绒的盒子。

她打开看了一眼,愣了一下,又立即合上,冲着浴室里喊了一声,“哥?这是什么意思?”

杨启程在对着镜子刮胡子,“你说什么意思?”

杨静笑了,走到浴室门口,歪头看着他,“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什么意思?”

杨启程通过镜子看了她一眼,“你收着就行。”

杨静嘟囔一句,“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

她咳了一声,开始背他当年写给他的那封信,“杨静,希望看到这信的时候,你已经平安了……”

杨启程放了剃须刀,挑眉,“我看你是欠收拾。”

杨启程给杨静拉开车门,自己坐上驾驶座。

发动车子,他问她,“怎么样?”

杨静闷闷地说:“申上了。”

杨启程看她一眼,“申上了,怎么这个表情?”

杨静没说话。

杨启程摸了支烟点燃,抽了一口,没再说什么。

到楼下,他说:“在车上等着。”

杨静愣了愣,“干什么?”

杨启程没答,拉开车门下去。

十分钟后,他从楼上下来,拉开车门,往杨静手里塞了两本户口簿。

“走。”

杨静疑惑。

杨启程看着她,“出国可以,先把证领了。”

杨静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

她瞅着他,“哥,原来你也怕啊。”

杨启程哼了一声。

“你放心啊,”杨静眉眼全是笑意,“全世界男人,加起来也没你一半好。”

杨启程听得受用,挑了挑眉,“拍马屁没用,证还是得领。”

这一天,他们花了九块钱,把证打了。

谁也没告诉,晚上开了一瓶红酒,当做庆祝。

这天夜里,他把她按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

凌晨,累得再也动不了,她快睡着时,听见他贴在她耳朵,说了一句话。

“哥舍不得你,但是哥等你。”

“喂……”

这一个电话,杨静踌躇了很久很久。

杨启程告诉她,旦城的房子装修好了,她研究生一毕业,回国就能直接入住。

导师告诉她,以她的成绩,可以继续往上读,而且申请全额的奖学金没有丝毫问题。

杨启程应了一声,问她吃饭了没有。

他已经能够将中英两国的时差,换算得十分自如。

“吃过了……”

杨静心里有事,说话有点分神。

聊了两句,杨启程大约也意识到了。

片刻,他说,“有什么事,直接跟哥说。”

杨静心里堵得难受,叹一口气,“哥……对不起,我可能……还要继续在这儿读书。”

那边沉默了。

杨静有点慌,哑着声音喊了一句。

那边笑了一声,“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你想读就读,没事,不在乎这几年。”

杨静心口发堵,“你想我吗?”

“你他妈……这不是废话吗?但是,杨静,我不像你,你还年轻,多见识见识没坏处。我不希望到时候,你为这事儿后悔。你想回来,随时回来,哥等你。”

杨静眼眶发热,“嗯。”

杨启程顿了一下,“那你呢?”

“想,”杨静哽咽,“特别想。”

一周后,杨静下课,回到自己租的公寓前,看见门口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惊呼一身,飞快跑过去。

杨启程张开手臂,将她抱了个结结实实。

“怎么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突击检查,懂不懂?”

杨静“嘿嘿”笑了一声,又问,“过来顺利吗?”

“跟人一块儿来的,不然全是英语,我得抓瞎。”

杨静领着他上楼,“下次你跟我说,我去接你。”

公寓是两人合租的,室友去实习了,只周末回来住。

杨静关上门,给他指了指浴室的方向,“哥,你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吧。”

杨启程洗完澡出来,杨静正在帮他把箱子里的衣服一件件挂起来。

他走过去,伸出一只手臂,将她揽住。

杨静停了一下,转过身来,仰头,跟他接吻。

吻越来越深,杨启程伸手,直接把她衣服推起来,压到身后的床上。

窗户还开着,杨静喘着气,提醒了一句。

杨启程坐起来,将窗帘一拉,紧接着身体覆盖而下。

很久没见,她几乎快要忘了他手掌的力度和温度。

快进去时,杨启程停下来,哑声说:“没东西……”

杨静抱着他的背,声音发颤,“没事……”

杨启程目光沉沉,看着她,就这样把自己深深地埋进去。

宛如疾风骤雨,怎样都觉得不够,好像唯有把彼此都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才能弥补这些时日思念的痛苦。

待了四天,杨启程回国。

临行前,叮嘱她别分心,好好学习。

他紧紧抱着她,珍而重之地嘱托,还是那句话,“做你想做的事,哥等你。”

天刚刚露出一点亮色,杨静就醒过来了。

她总有一种错觉,即便是已经在英国待了两年,她仿佛还是没有倒过来时差。

总在不该醒的时候醒来,醒来时整座城市的酣眠,显得她的清醒越发不合时宜,也越发想念。

她起床,往常一样看了一会儿书,吃早餐,收取信件和杂志。

不同的是,她今天没有晨跑,只是沿着河岸散了小半圈的步。

然后,她去学校,郑重地敲开了导师的门。

一周后。

旦城机场扩建了,她走了很久,才走到国际航班的抵达出口。

她停下脚步,举目远眺。

一霎,怔住。

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儿。

她还没掏出手机,便看见他转过头来。

目光交汇的瞬间,她眼眶一热。

便看见那人向着她,大踏步而来,大衣的一角翻起来,带着风。

到跟前,先没说话,杨启程伸手将她腰一揽,低头便吻下去。

他鲜少有在公众场合,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

她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涨得发疼,眼泪一时就忍不住了。

杨启程停下来,有点慌,粗粝的手掌捧着她的脸,拿拇指指腹去擦她的眼泪,“怎么了?”

她摇头,把脸埋进他怀里,“哥……我真的想你……”

杨启程等她情绪平复下来,抓住她的手,“行李在几号转盘?”

“七号。”

杨启程拖着她的行李箱,往停车场去。

他另一只手,一直牵着她,没放开。

他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绕到前面来,上了驾驶座,转头看杨静一眼,“安全带。”

杨静拉出安全带,扣好。

旦城的房子是新的,年初刚做完装修。

打开门,杨静往里看了一眼,没觉察出有人住的气息。

“哥,你没住这儿吗?”

杨启程拉开鞋柜,拿出双拖鞋,“等你回来住。”

杨静愣了愣。

杨启程换了鞋,“你先坐一下,我给你烧点开水。”他往厨房走去。

杨静站了片刻,也跟着过去。

杨启程站在那儿,好像在发呆。

她走过去,伸手,从背后将他抱住。

他身上的气息,满满当当地闯进她鼻腔。

她深吸一口气,低声喊他:“哥。”

杨启程“嗯”了一声。

“我跟导师说了,不读phd了。”

杨启程顿了一下,“怎么了?”

他转身,摸了摸口袋,掏出烟盒,“没事儿,我说了,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要是喜欢读书,就接着读,不在乎这两三年。”

他揭开盒子,掏出一支烟。

杨静一把捉住他的手,“别抽。”她把他手里的烟盒拿过来,放在流理台上,伸手抱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胸前。

“哥……”

杨启程“嗯”了一声。

“哥……”安静许久,杨静抓住他的一只手,缓缓地下移,贴在自己腹上,“……我怀孕了。”

“……”

半晌,杨启程才似听明白了这句话。

他抓住她手,“再说一遍?”

杨静张了张口,“我……”

没等她说完,杨启程一把将她抱住,“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怀孕了还坐飞机?做检查了吗……”

他有点语无伦次。

三十四岁,他和她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就突然多了一个新的,小小的生命。

杨静笑了一声。

杨启程叹了声气,下巴抵在她头上,“就怕你觉得委屈。”

“不委屈。”杨静抓着他的衣摆,感觉自己被他完完整整地抱着,“每天都在想你……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

杨启程嘴唇碰了碰额头,“那就回来。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

旦城今年的秋,比往年来得晚。

零星几场雨,下过就下过了,像是敷衍节气的召请。

清晨七点,还在睡梦中,杨启程觉得眼皮有点痒,伸手去挠。

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杨启程睁眼,瞧见一张粉嫩的小脸,凑在自己眼前。

她手里捏着一根不知道打哪儿来的羽毛,见他醒了,急忙往身后藏,打算消灭证据。

杨启程伸手将她一抱,让她骑在自己身上,“起这么早,妈妈呢?”

“妈妈在做早餐。”

“手里拿着什么?”

她仍然笑,两只小手背在身后,“不告诉你!”

片刻,她好像才想起来自己的来意,从杨启程身上站起来,在床上欢快地蹦了一下,“爸爸生日快乐!”

杨启程把她搂过来亲了一口。

她怕痒,又咯咯咯笑起来,然后爬下床,“爸爸快点起床!太阳晒屁股了!”

杨启程起床,先没急着洗漱,往厨房去。

杨静正在煎蛋,听见脚步声,转头对他笑了一下,“早。”

“早。”

杨启程洗漱完毕,早餐已经端上桌。

杨静把热好的牛奶搁在桌上,喊趴在沙发上看连环画的女孩儿,“快去洗手吃早餐。”

wcxsw.org

女孩儿听话地应了一声,往洗手间去了。

杨静在杨启程对面坐下,一抬眼,发现杨启程在看她。

她摸了摸脸,“有东西?”

杨启程摇头。

“缸子哥早上还给我打电话,问你今天是不是真的不请客。”

“不请,闹得慌。”

女孩儿洗完手,一阵旋风似的从洗手间跑出来,向着杨启程举起双手,“爸爸检查!”

杨启程抓着她小手看了一下,“洗得真干净!”

他右手用力把她抱起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真的不请?四十也算大岁。”

“不请。难得清闲,陪你们出去玩。”

杨静笑一笑,低头吃早餐。

杨启程喝了口牛奶,抬眼看她。

她对他笑的时候,眼神依然清澈,好像时光飞逝,独独从她身侧溜走,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最近几年,越发喜静不喜闹,应酬能推则推,一下班就直接回家。

家里,五岁的女儿缠着他做各种幼儿园布置的作业,做飞机模型,做微型花园,做蝌蚪养殖实验……

有一次,他们自己发了几簸箕的黄豆芽,实验结束以后,他陪着女儿,挨家挨家地送给邻居。第二天晚上,女儿高兴地说:“爸爸,蒋子航他们家昨晚吃火锅啦!吃了我发的豆芽!”

杨启程表扬了女儿,同时,又对“蒋子航”这个频繁出现于女儿口中的名字,表现出了一丁点儿的不高兴。

吃过早餐,一家三口决定自驾去钓鱼。

杨启程把车开出库,看见杨静正蹲在路边给女儿系鞋带。

晨光清亮,一大一小的两个人,都被笼罩在一层蜜糖似的暖光里。

他把车停在那儿,看着她们,看了很久。

四十岁这一天,生命的繁华落尽,显出一种贞静的底色。

他只能用最俗气的言辞来做表述:这大抵就是,幸福。

三十五岁那年,一个普通的清晨,杨启程的生命里荡起一声响亮的啼哭。

女儿出生。

起名叫做杨殊。

为这普通的一天里,特殊的这一刻。

为这普通的一生中,他与她特殊的相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