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特殊使命13

    这1说,穆祥云马上想起密电中对特案组部分成员的介绍,其中有1个叫尹白的,年龄不过2十出头,不会就是那个“尹少爷”吧?由此,穆祥云确认“武装暴动”穿帮跟特案组有关,估计那个姓尹的年轻人是被派去卧底的。

    那么,李老大在其中又是什么角色呢?这个就暂时无法获知了。黎启蒙、岳3山、柏如峰3个下属倒颇积极,提出由他们通过各自的关系设法向关押在市局看守所里的龙飞云、费耀祖等人打听,被穆祥云断然否决。这是重大政治案件,公安局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可不像之前打听车牌或李老大是否已被开释这些情况那么简单。

    但穆祥云并不想放弃李老大这条线索,毕竟这是目前了解内情唯1的渠道。据穆祥云所知,李老大这种角色在新政权眼里属于灰色人物,虽是帮会骨干,但并无民愤血债,1般不会算作恶霸或者反革命,但跟“开明绅士”也沾不上边。目前新政权虽然顾不上动他,以后怎样就难说了。既然此人是个资深老江湖,对自己的处境也应当是了解的,如若以江湖方式,估计他会识时务的。

    让谁出面约李老大见面呢?黎启蒙推荐了1个人,说他有个开米行的宋姓表兄,颇有魄力,可以让他给李老大捎1份年礼过去,顺便请他出来见个面。

    回头跟“方头”宋鼎1说,米行老板果然1口答应。不过,他是半年前刚从新会来g市开米行的,他听说过李仁昌,李老大却未必知道他这种无名鼠辈,直接登门送礼捎话,只怕人家见都不会见他。那该怎么办呢?1打听,李老大的弟子洪非每天在街头挑着副担子叫卖糕点,于是决定请洪非转告。

    其实“方头”是块什么料,黎启蒙是清楚的。他之所以敢推荐“方头”接下这桩差事,是考虑到反正就是捎个话,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不是脑残,都不会出差错。哪里想得到他这个表兄太想在道上朋友面前表现1番了,竟然高调行事。见过洪非之后“方头”寻思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就去给黎启蒙回话说没问题了。黎启蒙信以为真,返回“恩济阁”向穆祥云禀报。当晩7时,经过1番化装的区春风作为穆祥云的代表前往西荣巷口的“怡福馆”,等了1个多小时,也没见李老大露面,只得无功而返。穆祥云得知后倒也并不在意,说看来昌公有顾虑,没关系,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直行大队”掌门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不在意,有人在意。那个在意的人,自然是本该在这出戏里打酱油跑龙套,却误把自己当作主角儿的“方头”了。

    “方头”带两个弟兄去西荣巷口的“怡福馆”盯着,看李老大是否赴约;这伙地痞中最能说会道的罗达冒充小李的亲友往铁路机务段打电话,询问李德林今晩是否加班,如若加班,就在半道守伏,万1李老大不去赴约,那就动手绑人。

    “直行大队”派出的特使区春风不认识方头”,自是不知这帮人在暗中做手脚。他离开饭馆后“方头”便决定冲李德林下手,率领罗达等3个地痞守候在铁路机务段附近,午夜过后,终于候得李德林下班骑车路过,连人带车将其“请”至不远处小河边预先停着的1条木船上。这条木船是“福来米行”平时下乡收购粮食用的,此刻正好被“方头”用作绑架作案的交通工具。

    在整个儿绑架过程中,李德林充分配合,并未吃到什么苦头。由于其父的帮会身份,他童年、少年甚至成年后,曾遭过数次绑架,每次都是有惊无险,这次他的反应也是比较淡定。到了米行,由绑匪陪着吃了准备好的夜宵,就进了“方头”给预备的卧室,倒头便睡。

    苦主睡着了,“方头”倒失眠了,他对此举似有后悔之意,寻思事先应该跟表弟通个气的。万1李老大不吃这1套,那怎生奈何?但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遂写了1纸落款具名“1叶”的帖子送给李老大。

    却说李老大获悉儿子被绑,紧急联系警方。我,麦善思、陈君临赶到市局,听了李老大1番陈述,我马上表态:救人要紧,咱们这就行动。这样吧,我们先安排1处安全隐秘的地点,您去那边休息。那里有电话机,我们随时可以联系。您放心,我们肯定能把您儿子营救出来。

    我之所以那么有信心,是因为对绑架案已经有了1个初步判断:此事不应是“暗波”所为。现在是什么形势?“暗波”无论做什么,首先要考虑自身安全。按照通常思路,面对李老大昨晩没有赴约的状况,作为1个职业特工,“暗波”的第1反应是要弄清楚对方不赴约的原因。还没弄清楚原因就下令绑架,强迫对方见面,这应该不是“暗波”这种高级特工的素质,倒像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儿所为。

    跟副组长梁道行交换意见后,我决定对“福来米行”采取行动。向领导请示,获批。稍后,特案组侦查员连同外援便衣共2十多人将“福来米行”悄然包围。下午5时许,行动开始,宋鼎、罗达等1干匪徒落网,李德林被成功解救。

    10

    对被捕敌特的讯问连夜进行,原以为会有1番折腾,但穆祥云等人犯并无0口供的打算,有问必答,对受命潜伏、组织暴动、策划对付特案组等都11作了交代。

    汇总完审讯口供,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惊动北京公安部,打着“保密局”“2厅”牌子的双料特务“暗波”就这样谢幕啦?这也太容易了吧?这个穆祥云别是冒牌货吧。

    此言1出,举座皆惊。我说出3条理由。

    第1,据穆祥云供称,他是去年夏天受命潜伏g市的,代号是“孟加拉白虎”,当时他的老东家“国防部2厅”并未给其配备从事特务活动的1应器材。这可能出于其身份转换的方便。1旦哪天他被我方盯上的话,他的饭馆老板身份是经不起调查的,敌特方就搞了个小伎俩,通知他外出避祸,利用国民党空军空袭g市的机会,炸毁了原先的“穆记饭馆”,以便“恩济阁”的开张。由此可以判定“2厅”最初是要把“孟加拉白虎”作为1枚“僵尸棋”,待日后需要时激活的。可是,穆祥云却在除夕突然接到命令,将其代号改为“暗波”,指令其组织“武装暴动”,并暂时改受“国防部保密局”节制。这种从代号、隶属关系直到潜伏意图的系列性更改,别说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就是在国际特工界也是罕见的。

    说app,>pp。

    第2,即便撇开前述对于敌特两大特务机构联合采取行动之说“高度不靠谱”的质疑,权且当真有这么1回事,此次特案组抓到的这个“暗波”,其资历、能力,还有他的气质,根本够不上1个具备“保密局”和“2厅”双重身份的双料大特务。

    第3,再说“直行大队”策划组织的“武装暴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草率。穆祥云收到的密令竟然是“不求实效,重在影响”,这种指令不会是毛人凤凭空1拍脑袋就产生的。人家手下的中外特工专家就是专门搞这类策划的,对于他们来说“重在影响”的特务活儿多的是,比如暗杀著名社会人士、爆炸电厂、桥梁等重点目标,这些行动跟“武装暴动”相比,实施起来都比较简易,而且便于保密。可龙飞云折腾的这个“武装暴动”,烈马金刀,大开大合,恨不得雇1班响器班子吹吹打打,再竖1面招兵买马的大旗。这种动静怎么可能不被公安机关注意到?而且,这么简单的问题“保密局‘、“2厅”的那些专家能想不到?所以,我认为所谓的“武装暴动”不过是敌特散布的烟幕弹,甚至是故意让这伙人栽到公安机关手里。

    副组长梁道行这时发言了:“组长刚才的意见说得很好,我们可以再分析分析,如果穆祥云是冒充‘暗波‘的假货,敌方的用意究竟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