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71章 婚礼

    国强穿着一身白色的宽松棉布对襟衫,脚下是一双黑色的布鞋,挥毫泼墨,气定神闲,这幅样子,有些超凡脱世,像个世外高人。

    最后一笔收起,侧身在旁边的秘即刻接过国强手里的笔,同时递温热的毛巾。

    国强程式化地接过毛巾,擦了擦脸额头的汗水,红光满面的脸更显得神采奕奕,尤其是那双眼睛,澄澈而又犀利。

    “叔叔——”舟喊道。

    “来,过来坐。”国群边招呼边往外面的会客室走去。

    茶几一杯温热的枸杞茶早已备好,国群坐下后,舒畅地喝了几口。

    然后才抬起头,满眼含笑地看着舟。

    讲真,他对舟真的很满意。

    家的第二代靠舟撑起来了。

    而他自己的孩子尚小,将来会走一条什么样的路,他还不能决定,可是舟却是一个可以很快扶起来位的好苗子,他一定要让舟明白他的使命和重任。

    舟跟着他来到外面,却一时不敢落座,而是站在那儿,看着国强慢条斯理地喝水。

    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叔叔身,有着一股强大的让人不敢靠近的威严,这种感觉,妮妮的爸爸更甚。

    国强喝了几口水,放下紫砂茶杯,抬起头,发现舟还站在自己跟前,笑道:“跟叔叔在一起,和跟自己的爸爸在一起一样,不要那么拘谨。这里,以后你可以经常来,随时来。”

    舟咽了咽口水,心里还是紧张。

    虽然叔叔看起来很和蔼,也总是笑容满面的,可对他,舟是有股子畏惧存在。

    “嗯,好。”舟点头道,语气却是明显的拘谨。

    “呵呵,坐下说话。”国强笑道,满脸都是慈爱。

    舟在国强正对面坐下来,身子坐得笔直,像个军人那般。

    国强的脸始终挂着笑意,眸光在舟脸下浮动,这孩子,终究还是没有见过大世面,没有见过大人物,这点,妮妮不同,见到他的时候毫不拘谨毫不怯场。

    草根子弟,着实不同啊。

    不过,舟能把妮妮娶到家,说明这小子还真有过人的本事。

    秘给舟送来一杯茶,同时给国强添满了杯子,然后退身出去。

    国强又喝了一口,缓缓道:“舟,我知道你爸爸从未对你讲过我的故事,也未对你讲过爷爷奶奶当年的故事,还有我们家的历史……”

    国强停下来看了舟几秒,眸光有了些许忧郁的神色。

    那段历史,其实他也不想回忆,因为每次剖开,都是血淋淋的切面。

    国强凝神地望着窗外,缓缓地向舟讲述他和家的历史。

    国强的故事从他自己的嘴里讲出来,舟感觉他像在口述历史那般平静,脸看不出一点儿波澜,只有那微微眯着的眼睛,是不是闪过一丝忧郁。

    舟听得心里唏嘘不已。

    原来家的前两代经历了如此巨大的人生挫折。

    他们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凤凰山人,爷爷奶奶是南下干部,祖籍山东。

    那时候交通不便,想要出一趟凤凰山,都是奢望,更遑论想去北方。久而久之,他们再也没有回过北方了。

    只有国强一个人,通过学这条途径,走出了大山。

    ……

    不过,舟纳闷,他家里千亩的茶园难道不是爷爷奶奶的一辈留下来的吗?他们不是凤凰山人,怎么会有这么多茶园呢?

    “你爷爷奶奶是农科专家,专门研究茶树。当年很多茶山是荒废的,无人管理,更无人想要。因为那个年代饭都吃不饱,喝茶被看做是资产阶级的小资小调,没几个人能喝得起。所以茶农几乎没有收益。你爷爷奶奶却很宝贝那些古茶树,精心保护着,还培育了很多新种。最开始那些茶,都是特供了……后来开始承包荒山,你爷爷奶奶把这些茶山都承包过来了,一些山民不想要的,全部都收归过来,期限是70年……如今凤凰茶值钱了,那些山民后悔也来不及了。”

    舟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他爸爸那么珍惜这些茶园。

    “我们家本是香门第,你爸爸当年屈服于环境,也为了继承你爷爷奶奶的心血之作,选择了当一个茶农;我不认命,所以想尽办法要走出大山,因此造了我们截然不同的人生。”国强看着舟说,“孩子,人生的路,在于选择。”

    舟沉默着,自然明白叔叔话里的意思。

    “凤凰山今非昔,单枞茶价值千金,你爸爸现在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资源,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你不用为钱发愁,只要好好施展自己的报复。从商,赚更多的钱,意义并不大;而你从政,却能改变很多东西,在现行的条件下,把我们的理念付之于现实,和这个时代紧密融合在一起……”

    国强很有抱负,也很有思想。

    说起从政的理念,他激情澎湃,听得舟都开始热血沸腾。

    “你的天资很好,起点也高,对基层也很了解,你从政,一定会我更强。”国强最后说道,满是期待地看着舟。

    舟一直沉默着。

    思忖片刻,开口道:“叔叔,我懂你的意思,也明白你对我的期待。二十多年,我从未听说过你的故事,今天听来,十分震撼。你用不屈的意志,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辉煌人生。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向你说的那么优秀,但是,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做。”

    舟的话十分简单,但意思却很明确,听得国强眸光发亮。

    “太好了!我知道你会选择这条路。舟,叔叔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才真正积累了一点儿政治资本,你,现在已经具备了。”国强激动地说道,“好好干,在海城快报继续干一年,大胆去改革,做出符合当下需求的好新闻,这一点十分重要。你可以把你的思路和我说说,咱们爷俩可以好好商量商量……”

    呵呵,叔叔的话听着好亲切。

    可他是一省之长啊!

    “今天的谈话,纯粹是我们叔侄之间的私人交流,不要有任何顾虑……”国强也笑。

    舟点点头,想了想,开始向叔叔汇报自己的工作了。

    国强十分认真地听着,时不时问一两句,大多时候是舟在说。

    听完舟的汇报,国强频频点头:“不错,很有思想。海城快报的影响力很大,一定要用好你们资源,多采写有利于国计民生发展的好章。批评监督的反面报道当然也要有,但是一定要把握好度,不能激起民愤,而是要找到问题解决问题,真正为人民服务……”

    -

    一周后,关于三三集团的深度报道在海城快报深度周刊发表。

    三三集团副总和十几个相关人员被抓,裴程被抓,让舟意外的是,海城快报的社长也被抓了!

    这么说,社长一直是裴程的后台,难怪裴程那么肆无忌惮。

    至此,这场斗争才算结束。

    舟完胜的结局,让海城快报的许多人十分不解。

    眼看着舟几进几出,输赢已成定局,没想到最后舟能够来一场如此完美的逆转,愣是打了裴程和幕后者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舟为什么会完胜,许多人根本猜不透,谁也想不到,新来不久的海西省省长居然会是舟的亲叔叔。

    舟和妮妮重新班。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舟有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这一个月的经历,太惊心动魄,也太让人不可思议。

    刚翻完桌当天的报纸,范总打电话让舟过去。

    来到范总办公室,集团的几位领导都在。

    看到舟,他们一个个起身迎接,而且十分热情地和舟握手、寒暄,表现得十分热情。

    舟心下微愣,这变化有点儿大。

    范总倒是老样子,一贯的和蔼可亲,握着他的手笑呵呵道:“让你受惊了啊,舟。这次的事情,你为我们海城快报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不仅仅干倒了对手,而且把我们内部的蛀虫也带出来了,我代表集团对你表示感谢。今晚,我们班子成员准备为你接风,压惊!同时也庆祝我们的胜利!”

    舟更是受宠若惊,范总说这话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看来范总和社长不合是由来已久啊!

    晚,舟和妮妮一起参加了接风压惊宴,第一次感觉到组织对他如此的热情和厚爱。

    席间,范总和其他人频频向他敬酒,其几个人他资格老很多的副总,更是不停地向他献媚,让他以后多多关照,多多提拔。

    舟额头微微冒汗。

    果然这世没有不透风的墙。

    舟也只是打哈哈,谁也没有点破那个幕后老大。

    这是官场的微妙。

    妮妮对这样的场景却是见得很多,自然波澜不惊。

    舟喝得有点儿多,返回的时候妮妮开车。

    看着舟那微醺的样子,妮妮忍不住笑道:“宝宝,是不是体验到了为官的妙处啊?”

    “呵呵,这些人都是势利眼——”舟果然有些醉了。

    “这是现实啊,你有背景有势力了,所有人都对你低眉顺眼,巴结有加。你要保持清醒啊,我的哥。”妮妮笑道。

    “哈哈,我清醒着呢……”舟闭着眼睛,脸色早已通红。

    “哥,你要是真的当官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妮妮问。

    舟睁开眼睛,看了妮妮一眼,神情严肃道:“让善恶有报,让阳光洒满每一个角落……”

    本来自  /html/book/12/1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