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15章 黑心经理第二百一十五天

    第四局一开场就打得相当激烈。

    对琦玉太阳鸟来说, 这样好的机会都拿不下,一出门就会被球迷追着扔矿泉水瓶。

    对黑狼队来说,都走到这一步了, 如果还不能拿下, 对后面依然没有佐久早的赛程是非常大的影响。

    双方各不相让, 都一心咬牙要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当然一开局就气势十足。

    “该死!”宫侑狠狠一锤地。琦玉太阳鸟的扣球擦着他指尖飞过。

    “12-13!”裁判宣布。

    木兔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行了阿侑, 专心想下一个球。”

    宫侑咬牙。他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对面的核心倒是很明显。”场下,英美里侧头跟长谷川教练交流,“是他们的队长吧?”

    长谷川点头:“从去年他加入琦玉太阳鸟开始就一直作为核心在培养。攻防一体, 拦网效率也很不错。今年初接任了队长的职位之后,这种全面无死角的感觉就越来越突出了。”

    实际上职业男排基本都是这个模式,用一个核心来带动整体的进攻。其他攻手也能拿到几个球,但传球数量的倾斜依然是很明显的。

    “嗯。”英美里平淡地点头,“对面阵容没什么变化, 实力不可能突然猛增,所以也不用太担心。虽然我们的op从佐久早变成日向, 但核心主攻没有变啊。”

    “定海神针嘛。”她微笑。

    “阿侑——把球给我!”

    场上传来了木兔的叫球声。

    宫侑吐出一口气,深深向下扎稳马步,保证了手臂伸展的最佳距离——猛地上托!

    这个传球配合得很快,几乎能赶上跟mb配合打出的快攻。这样快的攻速也让琦玉太阳鸟的选手难以反应, 没有组织起及时的拦网。

    “10-8!这已经是木兔选手这场比赛拿下的第20分了!”

    演播室里, 解说正在激动地呐喊:“看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佐久早选手的缺席和主教练的意外离场会对黑狼队造成过多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至少对于木兔来说, 似乎就是这种危机激发了他的能力!”

    英美里挂着半边耳机, 赞同地点头。

    这大概就是木兔的性格原因了。当问题出现在他自身, 他多半会自责并因此陷入消沉的状态;但当问题出现在黑狼的其他人身上时,他又立刻挺身而出,相当可靠地把压力挡在身前。

    有木兔作为有效得分点在前面挡着,宫侑的传球就有了更多选择的空间。

    “好!队长明暗的一传一向给得标准到位,金发的二传手宫侑在网前等待时机。对面三人拦网!”

    解说喊道:“但站位比较分散,两个人明显针对木兔!”

    还有一个应该是防止翔阳突发进攻。宫侑心念电转,人手总是有限的,拦网一多,地面防守就出现了空档。

    他手腕微微一用力,球便听话地滚落下去。

    “是二次进攻——!”解说高喊道,“宫侑选手在这里使用了二次进攻,非常大胆的一次选择!”

    “好球好球宫侑——”

    “再来再来宫侑——”

    与球迷们的兴奋状态截然不同,宫侑的表情很淡然,几乎有点傲慢了。

    “这只是一个开始。”他说,“接下来我们还会拿更多更多的分。”

    日向歪头:“感觉宫侑学长好像突然有点变了?”

    “变了吗?诶——”木兔突然变成豆豆眼,“哪里变了?变成什么了?变成笨蛋了吗?果然变成笨蛋了吧!那怎么办?”

    “不要随便给我下定义成笨蛋啊!”

    明暗摸了摸下巴:“日

    向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一点。”

    但到底哪里变了呢?这种微妙的熟悉感

    托马斯语出惊人:“这不就是变成了德久教练吗?”

    “啊,说来好像就是哎!”日向右手捶了一把左手心,“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临危不乱的气质,完全就是低配版德久学姐嘛!”

    宫侑黑线:“什么叫低配版?”

    “诶?难不成阿侑想做高配版?”

    “不对!不是,话说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这么讲吧?你们到底要怎样?我会生气哦?我真的会生气哦!”

    黑狼队的气氛何乐融融,对面动力日化却并不轻松。

    “这样不行。”他们的队长从后向前撸了一把自己的黑色短发。

    “佐久早不在、对面主教练也突然离场了,这种情况下要是都不能赢,我都能想到明天新闻头条会把我们骂成什么样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点笑容,让气氛不至于太紧绷。所有队员也都配合地笑了一笑。

    却不得不问:“但是怎么办呢?队长。”

    队长沉思片刻:“总之先将拦防的重点放在木兔身上。这家伙的进攻不阻拦下来的话,会一直向上爆发的。”

    有一个目标似乎就能整合所有人的士气。众人点头:“好的,队长!”

    比分17-14,双方重新上场。依然是黑狼队发球。

    在职业男排的领域几乎已经不存在普通的发球了,托马斯走到底线附近,一记重重的跳发击向对面。

    琦玉太阳鸟勉强接住,但回弹很高,几乎快要过网。

    网前的明暗试着强行扣杀,但效果并不好。琦玉太阳鸟抓住机会试图反扑,强力扣球打进黑狼的场地。

    自由人犬鸣将球托给宫侑,后者抬手:“木兔学长!”

    木兔立刻起跳。他的面前是立刻组织起来的双人拦网,高、快、稳,让木兔不仅没能将球扣死,反而让琦玉太阳鸟找准机会下了一分。

    “别在意。”明暗拍拍他的肩,“对面明显早有准备,这种球被拦下也是没办法的。”

    木兔没说什么,但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他眼里并没有任何沮丧。

    “的确是状态回升了,或者说更好了?”英美里挑眉。她以为木兔刚才那种热情向上的情绪只能保持片刻。

    长谷川点头:“看来以后可以考虑通过激起责任感来消解消极情绪对木兔的影响”

    场下教练们在讨论,场上比赛依然继续。

    琦玉太阳鸟开球,依然是围绕着他们队长为核心的进攻。

    “也太好看穿了吧?”托马斯跳起拦网。作为一个mb,他也是老阴阳人了,一句讽刺就让琦玉太阳鸟网前的几个选手咬牙切齿。

    偏偏他的拦网并没有下死力气,轻飘飘地往后场飞去,也没什么旋转。即将出界的时候偏偏又向回飘了半截。

    琦玉太阳鸟的自由人只能努力伸手去够,勉强将球打了回来,径直飞向黑狼的场地。

    明暗压低身子去够球。他一传基础很好,游刃有余地将球交给宫侑处置。

    嗯,让我看看。宫侑想,木兔学长连续扣球表现出色,状态回升之后对面注意力一定牢牢集中在他身上。这种时候嘛

    宫侑不知怎么,就像忽然被一道闪电击中后背,蝴蝶骨紧紧缩夹在一起。他连表情都没来得及变化,手就先他所想快速将球传了出去。

    一记非常快速,甚至过于快速的传球!

    “这家伙在想什么?”教练席上,长谷川大惊:“这个球也传得太快了,日向反应不过来的!”

    “不对。”英美里摇头,“应该说这个球传得

    够快,才能契合上日向最熟悉的节奏。”

    没错,宫侑不知怎么想的,突然传出了一个怪人速攻经典的负节奏传球。

    按理说这节奏的主导权应该在攻手,也就是日向手上。但他们两个人从没聊过这一套战术,也从未练习过这种配合,反而让日向成了无知无觉的那一个。

    但即便如此,他身体下意识的条件反射也足以应付这一个球!

    几乎是是垂直于球网的扣杀。

    快速,精准,初见必杀!

    “黑狼队25-19拿下此局!总比分3-1,获得胜利!”

    琦玉太阳鸟的队长茫然地看向自家二传:“刚刚那个球,你看清楚了吗?”

    他们两人都在网前,按理说无论如何也该看明白了才对。但他的二传也只是茫然地摇头:“没、没有怎么会这样?刚刚那个球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选手也讨论起来:“宫侑那家伙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

    “还有那个橘子头小个子,他叫什么来着?”

    “日向翔阳。这个名字我相信今天比赛之后很难不被人记住了。”解说笑道,“也许在攻守兼备这一点上他很难给我们大家惊喜,毕竟黑狼之前的主力ws佐久早圣臣是在这一领域的佼佼者。”

    “但刚刚的这记快攻实在是超乎想象的快,这无疑是他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之一!好,现在导播把镜头切给了教练席!让我们来看看黑狼队临时主教练德久英美里的反应”

    “啊!她、她在笑!”

    英美里并不知道镜头正在拍自己。她侧过脸,细白的下巴在镜头里轻轻抬起。

    她的目光平和地滑过旁边琦玉太阳鸟的教练席——那里围了密密两圈,都是琦玉太阳鸟垂头丧气的选手们。

    似乎被这个场景逗笑,她唇角微勾,脸上浮现一个浅浅的笑容。

    但眼睛里却没多少笑意,只是薄薄一层。流光溢彩地铺在眼底,漂亮又冷情。

    这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在电视机的模糊处理下更显得高深莫测,杀伤力十足。立刻被截成无数个gif在各大论坛聊天群内流传。

    比赛刚刚结束勼,狂热的球迷和英美里的个人粉丝已经开始四处传播。点开黑狼交流论坛或任何一个体育论坛的首页,今晚最热的帖子都是关于英美里这条动图的。

    【我愿将之命名为魔女的闪光!无论敌人使出多少计策,但在魔女洞察一切的双眼之中都是简单的小学数学题!】

    点开一看,果然是那条经典的微笑动图。

    一楼先是吐槽了标题:【不要用小学数学题这么现实的比喻啊!感觉一下就幻灭了——不过这张动图真的好帅哦prprpr】

    【不过说实话,这张图里的表情真的好高贵好漂亮,圣洁的神女大人感觉下一秒黑狼的崽子们就要集体单膝跪地,然后说“女王陛下,请迎接属于您的胜利吧!”这样

    【黑狼真是太可怜了,我家圣臣不在的首战,偏偏主教练还出事。还好英美里大人靠得住。】

    【诶诶诶?大家不知道吗?之前德久教练在海外的时候基本就是半个主教练了哦~】

    【说什么海外之类的话(笑)德久教练从高中阶段就已经是排球部的幕后大魔王了耶!没有人知道吗?每场比赛教练席上必有她的!!】

    【感觉所有人听英美里大人的话比听真正主教练的话还要乖。】

    【是小狗狗吧!啊咧,话说看台上这位是】

    亮莹莹的手机被一只大手反过来倒扣在桌面。

    这只手从桌边的木柜上抓起洁白的浴巾,胡乱揉了一把微湿的短发,

    又搭在光裸宽厚的肩背上。他的肩胛骨紧绷着,线条优美的背肌紧紧夹在一起,像是警惕着什么,又像是

    回味着什么。

    细碎的微笑,柔白的脸。他在现场看得不真切,被缩小放进手机里之后,又觉得太遥远。

    不是可以触碰的距离。

    一声轻轻的叹息后,卧室门被拉开。

    手机也被关在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