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15章 秀恩爱死得快

    吉他手下去了之后,林希言正准备继续大快朵颐,突然发现祁越一直在看自己,也不吃饭。

    “快吃啊,你怎么不吃?”

    祁越:“我不饿,你吃。”

    “好吧。”林希言继续吃。

    半小时后,林希言吃饱喝足,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还打了个饱嗝。

    祁越心想:这下总可以了吧。

    他拿出手机,给通讯录里的一个号码发了条短信。

    那边立即回复:【收到。】

    祁越拿过餐巾纸,贴心的替林希言擦了擦嘴角,然后说道:“看看夜景?”

    “好啊!”林希言说。

    两人站在餐厅顶楼的露台上,眺望远处饭风景。

    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升起了很漂亮的烟花。

    林希言哇了一声:“有烟花。”

    祁越:“嗯,好看吗?”

    林希言:“还行。”

    祁越的嘴角弯了弯,正在脑海里过着早就想好的台词。

    突然,林希言又;哇哦’了一声,然后说道:“看,还有颗爱心,那么大,天呐,第一次看到烟花还能做成这样的,这烟花值不少钱吧?”

    祁越正欲开口。

    林希言:“渍渍……该不会是有人要用来表白吧?”

    “呀,还有字幕,你看你看,什么LXY,什么意思啊?老学员?庆祝学员毕业的?”

    祁越:“……”

    林希言:“要么就是流星雨?也没有流星雨啊?”

    祁越默默的叹了口气。

    这边,林希言还在继续:“不对,还是表白的可能性更大,女孩名字吧,李晓燕?刘晓燕?刘晓宇?”

    祁越:“……”怎么就不能是林希言?

    祁越头疼的很,正想着该怎么提醒下,让林希言反应过来,那是她的名字,而这场烟花,是他准备的。

    然后,他就听到林希言突然转变了语气:“上个月我还在斗音上看到了一个类似的,人家直接用无人机,天空中先是出现一大个一箭穿心,然后又变成女孩的名字,然后再变成Marry Me?”

    “那个阵仗,多少女孩羡慕得掉下了激动的眼泪,那个视频当时都火爆了,渍渍……“

    一开始还信心满满的祁越,此时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

    烟花和无人机比,那确实是掉档次了。

    无人机他有不起吗?当然不是,可他怎么就想不起呢?

    都怪陈寻,给他出的什么馊主意,能想到烟花,怎么就想不到无人机?

    祁越叹了口气,试探着问道:“那你呢?你当时也跟着感动了?”

    林希言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什么人?”

    “什么人?”

    林希言:“成熟女性。”

    祁越:“……”

    林希言继续说:“烟花也好,无人机也罢,这些都是骗十八岁小女孩的玩意,我已经二十岁了好吗?还能上这种当?”

    “我跟你讲,现在的这些小孩就是这样,一天天不靠谱的弄这些玩意,有什么用?除了浪费钱,一点屁用都没有。”

    “这种花里胡哨的爱情长久不了的,就像那句话说的,秀恩爱死得快,不得行不得行啊!”

    祁越:“……”

    林希言一口气说完后,发现祁越的脸色不太好,整张脸惨白惨白的。

    “祁越,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一边说着,林希言一边伸手就要去摸祁越的额头。

    还没碰到额头,就被祁越伸手给她推开了,“我没事。”

    “诶嘿!”林希言白了他一眼,吐槽道:“你是金子啊?碰都碰不得?”

    “一般人让我摸我还不摸呢,我这不是关心你么?”

    祁越冷冷的说:“不用你关心。”

    林希言:“……”

    她有点懵?祁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咋突然这么大脾气?

    她确定自己并没有惹他!

    果然,男人就是那么的喜怒无常,那么的麻烦。

    ……

    陈寻正在欣赏漫天的烟花,发现两个当事人竟然一前一后从餐厅出来了,自家老板走在前面,板着张臭脸,林希言跟在后面,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东西。

    ‘脸这么臭,难道表白失败了?不可能吧?’

    来不及多想,陈寻急忙下车,准备替给两人开车门。

    刚下车绕道另一侧,祁越已经拉开了车门,绅士的让林希言上车。

    陈寻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用眼神询问祁越‘战况如何?’

    祁越用眼神回复他‘不如何。’

    陈寻:“???”怎么会?

    那么浪漫的烟花,他都感动了,林希言怎么可能不敢动?

    祁越没再搭理他,跟着林希言上车后‘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直到坐回副驾驶,发动了车子,陈寻都还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他嘴巴开开合合的,好几次想出口询问,但林希言还在场,自家老板脸色又差,他不敢。

    陈寻难受了一路,憋得!

    一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林希言家楼下。

    祁越正准备下车给林希言开门,林希言以及率先拉开了车门,然后跳下了车。

    祁越拉门的动作一顿,没有说话,眼睛看着林希言。

    林希言:“走了。”

    祁越:“嗯。”

    林希言本以为祁越会说点什么,然而,并没有。

    她也没多想,直接上楼了。

    陈寻趴在车窗上,一直盯着林希言的背影看,直到林希言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道口,他才一脸茫然的转头看向自己老板。

    “BOSS,你你你……你表白失败了?”

    祁越心烦意乱,懒得搭理他。

    陈寻:“不应该啊,那么浪漫,哪个女孩子会不敢动,BOSS,是不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

    “没有。”

    “那怎么可能?”

    祁越一脸烦躁的说:“陈寻,你看的都什么言情,几十年前的?”

    陈寻:“……”

    他‘啊’了一声,好半天都没能明白过来。

    祁越:“你教我的表白的法子,不是说在上看到的,都能成功吗?”

    “对啊。”

    “可人家说了,烟花什么的早就过时了,现在都流行用无人机表白了。”

    陈寻急忙点头:“对对对,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之前确实有一个用无人机表白的,特别浪漫,那个表白视频都火出圈了,引得有钱人家的少爷们纷纷效仿。”

    “据说这种表白方式,目前为止还没有失败的案例呢,成功率百分百。”

    说完后,突然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锁住了他,陈寻急忙捂住了嘴巴。

    “抱歉啊BOSS,我……我当时没想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