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16章 我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能看呢?

    陈寻小心翼翼的看着祁越:“要……要不再用无人机试一次?”

    祁越:“……”

    “开车吧。”他说。

    陈寻急忙启动了车子,一句话都不敢说。

    相对沉默了十多分钟后,陈寻偷偷往后视镜看了一眼,祁越脸色依旧很差。

    又过了一会,陈寻忍不住轻咳两声,然后问道:

    “BOSS,上还有很多表白的办法,要不咱们在换一种试试?”

    祁越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陈寻悻悻的闭了嘴。

    ……

    林希言总感觉今天的祁越有点不太对劲,怪怪的。

    可到底哪里奇怪,她又说不上来。

    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小时,林希言也没想通。

    她把风一诺揪出来询问:“团子,我问你,今天的约会,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吗?”

    风一诺摇摇头,“约会是成年人的事情,这种少儿不宜的场面,我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能看呢?”

    “你没看?”

    风一诺继续摇头:“当然了,我全程都捂着眼睛耳朵鼻子呢!”

    林希言:“……”

    “差点我就相信了。”

    风一诺咯咯的笑:“其实……也听到了一点点。”

    林希言白了他一眼。

    “渍渍……姐姐,你说你是不是对浪漫过敏呀?”

    林希言不解:“对浪漫过敏?什么意思?”

    “大哥哥准备了那么多浪漫的场景,你就一点都不敢动吗?啊不对,你都没发现,你还谈什么敢动。”

    “姐姐,不是我说你,你也太粗糙了,一个女孩子怎么能活成你这样呢?”

    “别的女孩子都是娇滴滴的,你比个汉字还汉字,别的女孩子都喜欢玫瑰,烟花什么的,你就只知道吃,比猪还猪。”

    “漂亮的女孩那么多,大哥哥又那么优秀,我劝你还是得注意点。”

    “反正我要是大哥哥,我才不会选你。”

    风一诺后面说了什么,林希言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就只听到‘准备了那么浪漫的场景’。

    “浪漫的场景?你说的是桌子上的那堆玫瑰花瓣?”

    风一诺:“……”

    “那个拉小提琴的?”

    “那不是小提琴,那是吉他,我的天。”

    “哦哦,你说他特意准备了那个弹吉他的?”

    风一诺:“……”

    “那只是其中之一好吗?”

    林希言更懵了:“其中之一,那还有啥,我咋没发现?”

    “不是,这能怪我吗?谁让他自己不说来着,他不说我怎么能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风一诺:“正常女孩都能知道,不对,正常人都能知道,啊也不对,我这个亡魂都知道。”

    林希言叹了口气:“谈恋爱真麻烦,早知道还不如不谈了。”

    “噗……”风一诺突然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林希言用眼睛使劲瞪他。

    “咯咯咯……哈哈哈哈……”

    风一诺像是想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笑的肩膀都一抖一抖的,根本停不下来。

    好一会之后,风一诺才稍微调过来了一点:“哈哈哈,最搞笑的是那个,那个……”

    “哪个?你倒是说啊!”

    “那个烟花,哈哈哈,烟花上的那英文字母,我当时差点都没忍住,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林希言:“说清楚点。”

    看她脸色越来越差,眼瞅着就要发飙了,风一诺急忙收了收。

    “就是那三个字母啊,你竟然能想到老学员,我真的是醉了!”

    “你难道就不能往你自己名字上想想?你该不会连自己名字的首字母都记不住吧?”

    林希言:“记得住啊,我是L……哦豁,有点巧哈。”

    她很无所谓的笑了笑,“不不不,这不可……”

    ‘能’字还没出来,又急忙挺住,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能够吧,这不是祁越的风格,他不可能这么幼稚……吧?”

    越往下说,林希言声音越小,也越发的心虚。

    说完后,其实也不用风一诺提醒,她自己就彻底回过神来了。

    ‘我说呢,怪不得祁越突然就生气了,还不搭理人。’

    “啊!我是真没想到,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风一诺撇撇嘴:“我一个小孩子,我怎么知道呢,我又没谈过恋爱。”

    林希言:“你走。”

    话音刚落,风一诺还真就一溜烟回了玉坠里,怎么叫都不出来。

    林希言:“……”

    她很无奈,心烦意乱。

    十分钟后。

    林希言想通了,反正她又不是故意的,她就继续装作不知道呗,祁越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多多包容点她吗?

    对,就是这样,她没错!

    想通后,心情好了很多,林希言拿出平板,用风一诺的账号打游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倒霉的时候,喝口水都塞牙。’

    连续三局,林希言都遇到了‘坑爹’队友,造成她喜提三连跪。

    林希言心烦意乱的关掉游戏,正准备洗漱睡觉。

    “咚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这大晚上的谁呀,我没点外卖啊?’

    林希言一边嘀咕着,一边走过去开门。

    刚打开门,顿时和门外的人四目相对。

    “祁越?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

    “没有没有,您请进。”林希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祁越嘴角勾了勾,随机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朝屋子里四处看。

    林希言关上门后,发现祁越还站着,她指了指沙发:“坐。”

    “嗯。”

    林希言发现,祁越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和刚吃完饭的时候很不一样,有种雨转晴的既视感。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有点心虚,没敢和他坐一起,特意坐在了斜对面的沙发上。

    祁越将一个文件袋放在茶几上,然后用手拍了拍沙发。

    “坐过来。”

    林希言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摇头。

    “坐过来。”祁越又说了一遍。

    林希言心里非常的抗拒:“我坐这边就好了,有什么话你说,我听着呢。”

    “怕我?”祁越脸上带着深不可测的笑容。

    果然,听到这话,林希言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怕?开什么玩笑?”

    下一秒钟,她已经坐在了祁越的旁边,一只手很自然的就搭在了祁越的肩膀上。

    “说,大晚上的来找我干嘛?”

    “该不会是为了……??”林希言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祁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