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番外

      混沌星海,十万年悠悠而过。

  没有了不祥,无数的新族在诞生,万族以前所未有之势,快速崛起。或许这里产生了新的战乱,但那也和不祥再无关联。

  鸿蒙星海倒是依旧在征战,但和混沌星海的普通人,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通过两界通道,前往鸿蒙星海。准确来说,那已经是另一群人的征服之旅。

  那些坚守在混沌星海的人,依旧在坚守。

  无归之路。

  死神拉来了一枚星辰,种满了各种妖植,让这星辰充满了活力。这一日,他正对着无归之路的方向,身前摆着茶桌,正在品茗。

  “答达哒……”

  空灵的笛声,在此间荡漾,悠扬婉转,洗尽尘俗。偶尔欢快,大多哀伤。欢快时,宛若落日的余晖,倾洒在身上,温暖动人。悲伤时,恍若虚空中飘零的片片雪花,冰寒刺骨。一曲天籁之音,仿佛在描述一幅美妙婉转的梦境,沁人,感人。

  “小丫头,十万年了,你虽跨入主宰,但三片星河源力,还是太弱。仅仅听无归之路的潮汐之音,最多还能助你提升到九片星河源力,不会再多了。你这样,要怎么去找他?”

  死神端着茶杯,在开口。而在这星辰的最高处,一座孤峰之上,九音铃正环抱这长笛,造化空灵鼓静静地悬浮在身旁。

  只见九音铃正抬着头,看着无归之路的方向,脸色恬静,不喜不悲,淡淡地开口道:“我说过,终有一天,我会站在他的身边,不论这一天有多久,不论这条路有多难。若有一天,我无法再提升,便会走上这条路,哪怕,代价是陨落。”

  死神微微摇头:“何必执着?你死了,他恐怕都不会知晓。你看夏小蝉就聪明得多,她借着韩非的关系,遍访三神殿,求绝学,踏新途。上次来找我时,应是三万年前吧,她已经执掌18片星河源力了。要不,你拜我为师吧?”

  九音铃摇头:“前辈,十方炼狱非我路,吾道不取亡者音,非是轻视,而是我的音,还滚烫。”

  死神微微耸肩:“执拗的姑娘啊!”

  “唉~”

  便在这时,一声轻叹,传遍这枚星辰。

  但是,这枚星辰上,却只有死神和九音铃两个人。只见,两人同时看向堤坝的方向。却见,无归之路的堤坝上,不知何时,竟站了两道人影。

  死神挑眉,有点不敢置信地站起了身:“你竟,归来了。”

  随着韩非的出现,堤坝上出现了一条通道,死神虽然不知道那通道可以通向何方,但他知道,有些事情,在变化。

  便在此刻,西门凌兰踮起脚尖,在韩非耳边低语:“我知道等待的痛苦,知道那种痛彻心扉,让小九跟我们一起走吧?”

  西门凌兰此刻的眼睛里,有一丝的狡黠。他觉得九音铃和她很像,没有熟悉的人,眼里也只有韩非一人。所以,她是孤独的。

  如果将来要一直和夏小蝉他们这些人生活在一起的话,西门凌兰觉得,自己得拉上一个闺中密友才行,这也算是给自己助了声势。

  韩非面色古怪,他的目光看向九音铃,九音铃也在看着他,眼中有光,很纯粹,很清澈。

  韩非不由想起,当初九音铃和自己假扮夫妻,同居的时光!那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兴许是自己一生中最为平凡和质朴的一段生活。

  说没有感情是假的,说不感动也是假的。只是,以前无法停留,无法驻足。而今,他已经归来,她也还在,若再辜负,已不应该。

  “刷~”

  下一刻,韩非便拉着西门凌兰的手,出现在了山巅,来到了九音铃的面前。

  那造化空灵鼓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他感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压力,于是一下子龟缩进了九音铃的体内,不敢再出现,更不敢再如往日般叫嚣。

  韩非抬起了手,悬在了半空,顿了顿,最终还是轻轻地在九音铃的脑袋上摸了摸:“好了,你已经站在了我的身旁,回家吧!”

  然而,韩非的这个动作,这句话,仿佛深深地戳到了九音铃。

  只见,九音铃原本还努力保持着从容和淡定的小脸上,不禁开始有些扭曲,下巴微微皱起,下唇揪了起来,眼眶里瞬间就布满了水雾,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在往下掉。

  那是委屈,非常委屈的那种委屈。

  “哇~”

  九音铃扑倒在韩非怀里,大哭了起来,片刻后泪水就湿透了韩非的衣领。西门凌兰在旁边轻捂着嘴角,泛起微微的笑。

  韩非站在原地没动,直到九音铃哭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才低垂着头从韩非怀里挣了出来。但她的手,去紧紧地抓着韩非的一片衣角,抓得很死,抓得手指都有些发白,生怕自己一松手,人没了。

  只听,死神这时候再次开口:“现在,能搭理我了吗?”

  韩非看向死神,微微一笑:“前辈别急,你且等上片刻,便会知晓一切。”

  说完,韩非、西门凌兰、九音铃,便消失在了这枚星辰之上。

  只有死神手里还端着茶杯,满心的莫名其妙,他很好奇,但人家要急着回家,自己能怎么办?等呗,几个纪元都等下来了,还有什么不能等的?

  可便在韩非离开后不久,只见“刷刷刷”一串声音响起。

  只见一只大头麒麟,一马当先,从那通道走了出来,嘴里念念叨叨:“那祭坛后面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韩非就是不说,他肯定是在吊着我们的胃口,我好奇的心都在痒痒。咦……真的回来了,哈哈哈,回来了回来了……蠢树,蠢树我们回来了,你大哥我回来啦……”

  下一刻,大头麒麟就看见一个好像有点熟悉的人,端着茶杯,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是的,死神的确看呆了,只觉得浑身炸毛,头皮发麻。

  下一刻,便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行了,回来以后要低调,不要咋呼,且跟我去找素素。当初是她唤醒了我,无论她现在历经几世轮回,终究只能是我的。”

  紧跟着,一个霸气的声音在冷哼:“这都已经不是我的时代的,听虚空说这里发生了太多事,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熟人在了。”

  死神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昔日的强者,在归来,而且,那说话的语气里,多多少少都好像有点儿幽怨。

  李道一和苍天他们刚走出来,便与死神瞧了个对眼。

  死神眼皮在狂跳,终于,缓缓开口:“喝……茶吗?”

  ……

  “啊~”

  此时此刻,韩非的身上,正挂着两个又在尖叫,又在哭唧唧的女人。一个环抱着自己,一个甚至骑在了自己头上。

  韩非无奈道:“衣衣,咱们都是大姑娘了,谁这么大还骑他爹脖子啊?”

  “要你管,呜呜……都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你不知道这十万年我怎么过的,我和我娘努力修行,拼命修行,过的多累多苦你知道吗?你还不准我闹一会吗?”

  “哎,得,你就骑着吧,回头等你叔叔伯伯,爷爷奶奶看见了,那形象可真的就没了。”

  “我不管,你别管我。”

  韩非无奈,然后看着盘缠在身上的夏小蝉:“都多大人了,怎么还跟闺女一样呢?不知道人家还以为你也是我闺女呢。”

  夏小蝉如磁铁一样吸在韩非身上,贪恋着韩非身上的温度,恶狠狠,凶萌萌地说道:“某个人为了大义,抛妻弃子,远赴征途,咱也不敢说什么,咱也不敢反对,只能眼巴巴地等,一等就是十万年。十万年啊!十万年后回来,你竟然还嫌弃我重了。”

  韩非顿时无语:“我什么时候嫌弃你重了,你这不无中生有,胡说八道么?”

  夏小蝉恶狠狠道:“你就是嫌我重了,才这么一会儿,你就要我下来,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韩非龇着牙,听着那满嘴的幽怨,一脸无语:“那我以前是怎样的?”

  夏小蝉狡黠道:“你肯定会哄我说,别说挂这么一会儿,就是挂一辈子,我都不会嫌累。”

  韩非:“……行吧!你挂着吧!”

  这一回,西门凌兰也九音铃就没凑上来了,西门凌兰正与九音铃交好,在询问这十万年都发生了什么,并跟她说起这十万年,他们去到无归之路的一些简单的事情。

  俩人偶尔看向那边在东倒西歪的韩非和夏小蝉他们,只听西门凌兰笑着说道:“以前在十万大山的时候啊!他连做梦,都是叫着夏小蝉的名字,现在看来,夏小蝉热烈而奔放,和我们倒真有很大不同。玲玲你就是太乖了,我知道你曾陪韩非度过了人生中很重要的几个阶段,你要是也学学夏小蝉,早就把他给吃干抹净了。”

  九音铃微微抿嘴:“但我听闻,姐姐和他的爱情才刻骨铭心,那是一种彼此依赖,彼此扶持的相濡以沫,真的令人神往。小蝉的性格,我终究是学不来的。”

  此刻,夏小蝉正咬着韩非的耳边:“你把小九带回来,我一点都不意外。但今天你说什么也要把小白给拯救出来,小白太可怜了,她都化树了。”

  这一次,就连韩蝉衣都说道:“这一点我赞同我娘的,小白阿姨太孤独了,世上的孤独,小白阿姨可能独占了八分。我亲眼见着小白阿姨,一点一点地往世界树里面融去,直至现在,只剩下了一双眼睛,爹,你快去救救小白阿姨吧!”

  韩非不禁心头一动,小白的情况他其实已经知道了。

  他一回来了,第一时间自然是寻夏小蝉和韩蝉衣,以及看看其他人都过得怎样了。所以,他自然是发现了洛小白此刻的状态,非常的差。

  本来,自己给洛小白的那道经卷,的确可以维持洛小白的状态。可是,洛小白又突破了,到了主宰,状况自然就更严重了,几乎与世界树融为一体。

  和李道一不同,李道一独占混沌纪元末期和洪荒时代八斗气运,是集大气运于一身的,所以他能从洛小白这种状态挣脱出来。

  可是,洛小白不行,她没有那般气运,若非自己及时赶了回来,恐怕终将走向迷失。

  混沌星海。

  世界树下。

  韩非来了,来到了洛小白坐化的地方。

  当韩非到来的时候,看见了一双已经快要这方世界融合的眼睛。

  似乎是看到了韩非的回归,这双眼眸中出现了一丝的光彩,但这片光彩,很快便又消沉下去。

  “唉~”

  韩非微微一叹:“其实在我离开之前,便想劝你别再修行。”

  只见,韩非微微一抬手,世界树开始摇曳,伴随着那亿万树叶的微微摇晃,一缕意识被晃动。下一刻,无穷的能量汇聚,世界树也有一根枝干在脱离,意识,能量,枝干,彼此交融,在重塑。

  不过片刻间,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素衣的洛小白,终于算是被韩非从世界树里拉了出来,只是此刻的洛小白还似乎晕晕乎乎,半睡半醒。

  完了,韩非在洛小白眉心一点,那瞬间,唤回了洛小白一生的过往,并强化了洛小白的情感。

  虽然他可以直接改造掉洛小白的血脉,改换洛小白的生命形态。但那样的洛小白,还是洛小白吗?

  所以,韩非只是增强了洛小白的情感层面,些微地赋予了她众生相的感悟。

  昔年,李道一可以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洛小白自然也可以。

  这时,洛小白才苏醒,两只手背揉着眼睛,阳光倾泻,照着她的身上,清风吹拂,掠过她的长发,吹起她的衣摆。

  洛小白猛然一惊,连忙回神,就看见韩非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梦境吗?”

  洛小白眨巴了几下眼睛,微微仰头,直视着韩非。然后很自然地伸手,重重地掐在了韩非的脸上。

  韩非挑眉,心说这几个意思?

  洛小白眨巴着眼睛,只听韩非有些无语道:“有一点疼,你掐人为什么要用主宰级的力量掐?”

  “啊!”

  洛小白这才真正的猛一回神,不禁瞪着眼睛看着韩非:“你,真的归来了?我竟……”

  韩非微微一笑:“是啊!路走完了,自然该回来了。我回来了,你便不用再沉眠。”

  说完,两人陷入了沉默。

  终究,还是韩非开口:“我转过身去,我给你把头发扎起来吧!”

  “嗯!”

  韩非手挽青丝,正给洛小白梳发,只听他淡淡道:“年华匆匆,时光荏苒,小白,十几万年了,玉和小狂狂都已经儿孙满堂了,你是不是也该嫁人了。”

  洛小白身体微微一震,然后侧过头来,用余光看向韩非:“所以?”

  韩非轻轻一笑:“你的眼光太高,情感太薄,恐怕啊!终究还是只能便宜我了。”

  洛小白把头扭正,嘴角浮起一抹微不可察的淡淡笑意,过了许久,才听洛小白平静地说道:“那要看你扎的头发漂不漂亮。”

  ……

  数年后。

  昔日的人族祖地,暴乱沧海,阴阳天旧土。

  一片海域之中,几个孩子一人扛着一头比身体还大的大鱼,在海浪中追逐,狂奔。

  “啊啊啊!张不帅,吃我一记铁头鱼。”

  被追逐的那个孩子,随手从海浪中又掏出了一只大鱼,哈哈一笑,反冲回去,张牙舞爪地挥舞着两头大鱼,高呼道:“岳威武,吃我两记铁头鱼。”

  “铛铛铛~”

  两人对敲得铛铛作响中,自两人身下,突然跳出来一个少年,扛着一头长着龙须的大鱼,对着两人就是一阵乱舞。

  “啊~”

  “啊~”

  “唐小忆,你作弊,你竟然拿龙头鱼参战。”

  那偷袭的少年,当即扔飞了手里的龙头鱼,拔腿就跑:“嘿嘿,这叫兵不厌诈。”

  另一边,海浪之中,一个西瓜头小女孩,身边浮现数百藤丝,正扣着一只铁头鱼,脚踩一块破木板,在冲击着巨浪。

  突然间,一只龙头鱼砸来,直接给连人带鱼一起砸翻了过去。

  “咕噜噜……”

  小女孩,冒出水面,吐了一嘴的海水,气哼哼道:“谁砸的,给我站出来。”

  却见那正在追逐的张不帅三人,哈哈大笑。

  却听岳威武大叫:“韩洛洛,砸的就是你,让你不给我们几个做冲浪板。”

  “就是就是。”

  张不帅和唐小忆在旁边附和,哈哈大笑。

  被称为韩洛洛的小女孩,顿时气得小脸通红。下一刻,只见数以百计的藤蔓从海面冒了出来,每一根藤蔓上都系着一只铁头鱼。

  “卧槽~”

  “我滴妈呀!快跑。”

  “韩洛洛,我开玩笑的啊!”

  片刻后,张不帅三人,被揍得鼻青脸肿,嗷嗷直喊:“任老头,救命啊!”

  “任老师,你就这么看着,良心不会痛吗?”

  “任老师?”

  下一刻,只听一道粗犷的声音喝道:“呸,三个男人,打不过一个小丫头,还有脸求救?都给我过来,一人给我练一遍108道荒神体。”

  “啊!”

  “别啊!”

  “任老师,你还是忙你的去吧!我们还能行。”

  任天飞现身,冷哼了一声:“现在知道怕了?晚了,给我练。”

  便在这时,一只九尾螳螂虾从长空游下道:“任前辈,时间不早了,今天要来许多客人,要不还是晚点儿再罚吧?”

  “哼!便宜你们几个小子了。”

  “日天叔叔,快拉我们上去。”

  虾日天没好气道:“昨儿就说了今日有客人来,非要海里跑,得,回去就都等着挨训吧!”

  片刻后。

  浮空岛上。

  一座大庄园内,笛声悠扬,一片面积很大的露天厨房里,乐人狂嘴里叼着一只小鱼干,哼着小曲,其手在虚空上下起伏,上百口大锅在半空狂颠,百道火焰冲天升起,不失为一道风景,只是没那么靓丽。

  韩非在搁旁边认真地品尝一排许多酱料,只听他道:“狂啊!你这新酱料很不凡啊!怎么想出来的?”

  乐人狂哼哼道:“我谁啊?自打你卸任厨神称号,我是思如泉涌,你现在可以称呼我为大发明家。”

  隔壁,张玄玉和伊兮颜,正坐在厨房里磕着瓜子儿,两人身前的地上已经铺了一摊。

  只听张玄玉道:“话说,夏小蝉他们去接的都是谁啊?怎么去这么久?”

  韩非没好气:“回头你就知道了。哎哎哎,把你那瓜子壳都给我弄干净,像什么话啊真是。你俩要是没事干,去那边看下棋去。”

  另一边,老韩和唐歌正在对弈,唐歌眉头紧锁,姜临仙坐在旁边观战,抿嘴含笑。

  几人一听要让张玄玉他们俩过去观棋,顿时唐歌就阻止道:“别!这俩磕得咯嘣咯嘣的,影响我的思路。”

  张玄玉耸了耸肩:“唉!我还是搁这儿磕吧!”

  “搭哒答……”

  笛声悠扬,婉转,欢快,九音铃正依靠着屋边的紫竹上吹奏。在她不远处,西门凌兰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晒太阳,手里捏着一枚红透的葡萄,在她身上足有一串。每当她往嘴里塞下一枚,便会有隐隐威能自其体内冲击向外,但冲击不到半寸,那股能量便会被她又吸了回去。

  时不时的,西门凌兰会抚摸一下肚子,因为她的肚子已经高高隆起。

  此刻,一起终罢,西门凌兰赶紧喊道:“小九,你也来吃点儿啊!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完。”

  九音铃轻轻一笑:“都给你吃,听说吃葡萄,生出来的宝宝眼睛大。小白那会儿可没少吃葡萄。”

  九音铃这话音刚落,便听见一群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

  “爹,我被欺负了。”

  “爹,韩洛洛欺负人。”

  “韩非叔叔,您管管韩洛洛吧!高低控制一下她的实力啊!”

  “对,最好把她给封印了。”

  “哼!”

  虾日天的头顶上,小姑娘环抱着双手,气哼哼道:“谁让你们砸我。”

  韩非呵呵一笑:“你们几个大男人,打不过我闺女,还有脸来告状?”

  “吱呀!”

  这时,一扇屋门打开,洛小白手执一本书卷,走了出来。

  韩洛洛顿时从虾日天头顶跳了下来,下一刻便如同花朵一样在洛小白身边绽放:“娘,是他们先砸我的。”

  洛小白用书卷轻轻地在韩洛洛脑袋上敲了一下:“调皮。好了,都收拾一下,待会儿有客人来。”

  “呼啦呼啦~”

  刚才还在告状的仨小子,这会儿已经忘了自己挨了打的事儿,此刻一股脑地冲向厨房重地。

  乐人狂顿时大喝:“都别过来哈,有客人要来,谁敢偷吃,我可有得罚。”

  便在这一刻,却见天地间出现一道道光,在临近这片悬空岛后,那些光,化作一尊尊恐怖存在。

  有凶神恶煞的麒麟,有通天万丈的神树,有铁背如山的巨兽,有遮天蔽日的巨鸟,有虚空游弋的苍龙……

  “哇!”

  几个小孩子,仰望苍穹,惊呼阵阵。

  只见,夏小蝉和韩蝉衣率先落下,然后招呼道:“诸位,就这里了。”

  韩非抬头一看,顿时没好气道:“哎哎哎,你们够了啊!我这儿就这么大的地儿,你们是要给我这岛给压塌了吗?”

  “哈哈哈~”

  “变小变小。”

  只见,太古麒麟摇身一变,只有土狗般大小,巨兽强者则一念化作人形……

  转眼间,这庄园里就站了上百号人。

  就看见,这群人竟然扛着大包小包。

  只见,太古麒麟等见几个小孩死死地盯着自己,一时间觉得有点没面儿。顿时伸手在自己的包裹里面一掏,抓出一把神兵利器,神果道书,上面还有大道符文在流淌。然后用他觉得最温柔的语气“吼”道:“来,几个娃娃,这是你们的见面礼。”

  “哇~~”

  太古麒麟一开口,韩洛洛和张不帅等人就被吓哭了。

  “啪~”

  却见李道一一巴掌拍在太古麒麟脑袋上:“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说话要轻声细语。”

  太古麒麟也一脸无语,我这还不轻声吗?

  旁边,苍天也是无语:“你看看你掏出来这什么玩意儿,那是小朋友能玩的么?”

  韩非此刻也有些无语:“哎不是……我说请你们吃饭,可你们这么什么情况?搬家呢啊?”

  只听苍天笑道:“师弟,我们这群人,总得有个落脚的地儿啊!再说人多凑一起热闹些不是?这次来,我们就搁这儿安家了。”

  说完,苍天就招呼众人道:“哎,大家先别站着了,各自先去找个地盘吧?”

  韩非:“……”

  乐人狂和张玄玉他们,也都纷纷看向韩非,心说这些不朽,跑咱这儿来住,你之前也没说啊!

  只听洛小白这时开口:“诸位前辈隐居此地也好,人多也热闹。不过,不日间将会有几十万普通人入住于此,各位前辈的确应该择一处良地才是。”

  韩非闻言,心说聪明还是洛小白聪明。自己本想直接给他们约法三章来着,可一旦普通人住进来,那不需要韩非说,他们想隐居好,那就得极大地约束自己,也就用不着自己跟他们约法三章了。

  只是,众不朽何等人物,洛小白话一出口,就知道洛小白的意思了。

  却听有人哈哈一笑:“无妨无妨,我们是来隐居了,又不是来打架的。大伙儿回头把各自的实力都给封印一下……”

  韩非笑道:“那就这么着吧!现在也别去找地盘了,开席吧!”

  “来来来……开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