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561章 谁是知情人

    561

郑无疾不说话了。

虽然徐春君没有明说自己怀疑的究竟是什么,但他已经从徐春君的讲述里也看到了那团迷雾。

朦胧,诡异,骇人听闻。

的确,就像徐春君说的,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所以你知道我现在有多矛盾,”徐春君苦笑,“想要证实那个吓人的猜想,实在是太难。而且就算进一步试探也很不容易,弄不好就会打草惊蛇。”

“我明白你的意思,”郑无疾长叹了一口气,“这的确是太难了。”

“是啊,仅仅凭借小脚穿大鞋,喜欢粉色也并不能确定淮阳王就是女人。

毕竟世间有的男子会偏阴柔一些,有的甚至比女人还女人。

说不定淮阳王就是这种,只是他平日里在人前掩饰得很好。

又或者他只是单纯喜欢穿大许多的鞋子,且真的有洁癖,凡是自己穿过用过的,都不想再给他人。

这样的人虽然少,却也不是没有。”徐春君说。

“是啊,太难证实了。”郑无疾说,“毕竟我们又不会法术,不能隔着他的衣服看清他的身体。

或者若他再年轻些,我倒可以试着去勾搭勾搭。

你也知道,我倒是颇有些这方面的手段。”

郑无疾的话把徐春君逗笑了,问他:“这么说若淮阳王年轻二十岁,你还真要去牺牲色相不成?”

“那有什么办法?”郑无疾两手一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虽然就算年轻二十岁,他依然老。

可那个年纪是人老心不老,现在的淮阳王怕是半点儿尘心也无。

纵使潘安再世也勾搭不动了。”

徐春君被他逗得直笑,郑无疾早年浸淫出来的浪荡本事风流手段,到如今全无用处。

笑了一会儿后,徐春君收了笑,说道:“圣上派咱们来陈州就是要搜集淮阳王的罪证。

如果他的身份有假,那么其他的都不用再查,就可以定他的罪了。

但这一点太难了,若非有天时地利人和,绝难查出。”

郑无疾就说:“如果淮阳王的身份有假,那么谁会是知情人呢?他的那些妻妾还是儿女?”

徐春君听了摇摇头道:“别人我不知道,但姚若薇一定是不清楚的。”

郑无疾点头说道:“那倒是的。不妨再看一看谁跟在他身边最久,多半就是知情人了。”

徐春君接过话来说:“淮阳王的妻妾是极有可能知道点儿什么的。但即便知道也不可能对外说,因为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又何况床笫之事也不可能随便对人讲。

而他的儿女一定是不知道的,如果他是假的,那他的儿女也一定是假的。”

“诶,你这么一说倒给我提了个醒。如果淮阳王是女的,那些儿女的亲爹又是谁呢?”

“还有,”徐春君乌黑的眼珠微微转了转,“就算淮阳王能够用手段蒙蔽他的妻妾,可还有一种人,他瞒不过去。”

郑无疾和她对视,随即恍然大悟道:“是大夫!”

“不错,高明的大夫通过号脉就能断定此人是男是女,这一点是遮掩不掉的。”徐春君点头。

“但淮阳王可是不会随意让人给他看病的,据我所知,他们府里专养着一个大夫给他看病。

想要撬动这大夫的嘴,恐怕千难万难。淮阳王可是个心机深沉的人,他怎么会不防着呢?”郑无疾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淮阳王如果真的是个女人,那么这件事就算知道的人再少,也是有人知情的。

关键是淮阳王也不傻,他会尽可能地让知情的人少的不能再少。

不得不留下的知情人也必然会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掌心,绝不让他们出卖自己。

“这件事急不得。”徐春君说,“何况到现在都还只是一个猜想,我们可不能全押在这上头。”

“但也不能把这点轻轻放过。”郑无疾说,“吴先生倒是通晓医术,可是他要怎样才能给淮阳王请脉呢?”

番茄小说网

“这件事太冒险了。”徐春君连忙提醒他,“当心狗急跳墙。”

可郑无疾却琢磨这事儿上了瘾,他对徐春君说:“别担心,我不会鲁莽行事的,这件事就算是要查,也得从长计议,做个万全之策,你放心吧。”

徐春君听他这么说,方才稍稍放下心来。

午睡片刻后,郑无疾醒了,见徐春君还在睡着,便帮她掖好被子,自己起了身。

暂时没有什么要紧的公务要处理,郑无疾便慢慢踱步到先生的住处来。

吴先生正在焚香弹琴,郑无疾进了屋后便坐在椅子上听了一曲。

吴先生缓缓奏完一曲,笑着问郑无疾:“大人听这曲子如何?”

“先生弹奏当然是好的,只可惜我现在心里有事,难以静心欣赏。”郑无疾说。

“不知道人为什么事烦恼,可能说一说吗?”吴先生把琴放到了一边,倒了两杯茶,请郑无疾喝。

“我来找先生,就是想和你一同商量的。”郑无疾走过来,坐到了吴先生的对面。

“大人现在已经能独挡一面了,若还有能让您烦心的事,可见不是什么容易事。”吴先生很感兴趣。

“说起来这事还是春君跟我提起的,我自己丝毫也没察觉。”郑无疾便小声把徐春君疑心的事跟吴先生说了,并且细讲了前因后果。

吴先生听了之后吓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找回声音:“我的神天菩萨!这事儿若是假的还罢了,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大大的奇闻。不但朝野震动,多少年后在史书上依然会有此一笔呀!”

“我听了也很震惊,所以想要查实。”郑无疾说。

“可这太冒险了。”吴先生说,“况且也实在太难了。”

“我当然也知道。不过如果咱们真的能把这件事查出来,那么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淮阳王的身份是假的,他的子女自然也是假的。血脉造假,大逆不道,欺君罔上,该诛九族啊!”郑无疾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微微闪光,让人无端生出畏惧。

吴先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只要证明淮阳王是女人,那么皇后太子通通都要下台,还有那个手握重兵的姚彪。

他们都是因为有大长公主的血统,身份才能如此尊贵。

又何况如果单纯只是搜寻淮阳王的其他罪证,朝中的大臣会有相当一部分人极力为他辩解。

毕竟有些事确实可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可身份造假就不一样了,满朝文武绝不会有人再敢站出来替他说话。

因为这个罪过实在是大过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