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九百一十五章 大结局

    天降异象,圣威横空。

    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所有人都知道,苏平安入圣了!

    蛮神在这一刻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真的入圣了。

    而在这一瞬间,他脑海里还闪过了当初在大詹落月城时,第一次看到苏平安的情形,那时候的后者还只是一个文师境的小文修,可是这才多久功夫,这家伙就成圣了,这别说是说起来不像是真的,光是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蛮神却并未就此罢手,在击飞小狐狸之后,他甚至来不及恼怒,就又一次对苏平安拍下了一掌,「成圣又如何,那本神就让你成为第一个陨落在我手里的圣人!」

    轰……

    手掌落下,天塌空裂。

    狂暴的邪神之力让整个苍穹都崩裂了开来,就好像是大海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海沟,漫天晨云都为之呼啸狂涌了起来。

    也是就在这一刻,一直闭着眼睛的苏平安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一刻,仿佛云开雾散,天清气朗。

    漫天异象消失,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极其强大、浑厚、清正的力量,毫无征兆的就从苏平安的身体里喷发了出来,如地火冲天,如鲲鹏脱海,如龙腾九霄,不可阻挡,不可压制,不可抗衡!

    轰!

    蛮神的手掌才刚落下一半,就直接被这股力量蛮横的给撞开了,蛮神甚至控制不住还倒退了两步,然后他满脸惊骇,「这怎么可能,你就算是入圣了,也不过是刚跨过那道门槛,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强的天地之力!」

    苏平安这时候才彻底从刚才那种晋升成圣的奇异感觉中退出来,他没有立刻回答蛮神的话,而是先低头看了看自身,然后嘀咕道:「这就成圣了?好像除了力量强一点,其他也没什么变化啊。」

    「……」

    听到他这一声嘀咕,周围那些还在对抗着蛮兵的赵孟府等文修忽然齐齐嘴角抽了抽,侯富贵甚至还抽空嘀咕了一句,:「你都成圣了还不满足,你还想要什么变化?」

    而他这句嘀咕却没能逃脱苏平安的耳朵,成圣之后,他的神识也比以往强大的多,天地间的任何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神识捕捉,甚至连虚空中流动的空气和文气,在他眼里都是呈水质流动的。

    苏平安似是回应侯富贵的话一样,道:「我以为成圣之后,脑后会有光圈,脚下会自然而然有祥云这一类的,这样才能配得上圣人的排面嘛。」

    「……」

    听到他这般说,众人一阵无语。

    你都是圣人了,还要什么排面。

    光是这个称呼就是最大的排面!

    「算了,没有就没有吧。」

    苏平安最后摆摆手,然后才终于回过神来看眼前的情况,他扫视了一圈,发现老院长他们都受了伤,就连小狐狸也被打飞出去老远,身上鲜血淋漓的,可见刚才蛮神那一击对她伤害不轻。

    苏平安一挥手,山河笔洗里立刻飘出了几滴九天星河水,然后直接没入了老院长和小狐狸他们几个人的身体里,跟着他温声道:「老院长,你们都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老院长他们看着已经成圣的苏平安老心甚慰,心中大定。

    苏平安随之才回头,将目光放在了蛮神的身上,「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的事了,这一下我可以做你的对手了吧。」

    眼看着苏平安成圣之后,居然先去照顾小狐狸等人,那模样似乎一点都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这让蛮神心中大怒,当即冷道:「小子,你以为你成圣之后就真的能与本神平起平坐了吗?告诉你,即便你成圣了,那也是有强弱之分的!」

    「是吗?那就试试看

    吧!」

    苏平安淡淡一笑,然后笑容一收,他一掌就拍了出去道:「之前都是你在出手,现在你也吃我一掌试试看!」

    这一掌他打的平平无奇,但是虚空中不断炸响的天雷却又彰显着他这一击的恐怖。

    蛮神看到这一招眼皮子微微一抖,他是蛮神,也算是圣人修为,自然能感受到对方这一掌中蕴含的恐怖的天地之力有多么的惊人,这让他更加诧异,为什么这小子刚入圣道就会有这么强的圣道之力呢?

    殊不知,这都是苏平安那一树果子给他带来的加持。

    他在冲击圣人之路时,果子才吃了十一颗虹桥就已经通到了玉门前,而一看文心树上还有那么多果子,反正留着也是留着,他就一口气全给吞了,却没想到这些果子吞完在他跨入玉门之后,那些多余的力量就都变成了他的圣道意志。

    所谓圣道意志,就是掌控天地之力的一个基础,圣道意志越强,对天地之力和天地法则掌控的就越纯熟自如。

    正如蛮神刚刚怀疑的那样,一般刚刚晋升成圣的圣人,圣道意志都并不强,所能操控的天地之力也就不强,可是如今苏平安展露出的力量,都远远超过了一个普通圣人能掌控的天地之力。

    「就算是当年的全盛时期的儒圣老儿也不过如此了吧!」

    蛮神内心惊疑不定,但自身动作却并不慢,他施展大挪移身法,想要避开这一击,然后从身后偷袭苏平安,然而苏平安却似有所觉,他的手掌竟然能穿过虚空,直接出现在他挪移之后的位置上,这让蛮神避无可避。

    砰!

    蛮神只能全力与苏平安对了一掌,只听一声炸响,四周虚空被这两股强大的天地之力给撕扯出了十几道空间裂缝,且一道比一道恐怖,里面的空间乱流几乎都要溢散出来。

    轰!

    而在这一击之下,蛮神竟然被打一瞬间倒飞十几里,体内蛮血翻涌,差点喷洒而出,但被他强生生给压了下去,同时心中骇然的骂道:「这他娘的还有没有天理了,这小子才刚成圣,居然比儒圣老儿当年都强,这太过分了!」

    苏平安打完这一掌则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古怪的看着蛮神道:「你好像也不咋滴啊,打起来都没什么力道,你到底还行不行了?我才刚成圣,你给点力配合一下,让我看看这圣人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好不好?」

    「……」

    蛮神听到这话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你说的这是人话?!

    不光是蛮神,周围老院长他们听到这一番话也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事情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原以为就算是苏平安成圣了,那想要赢蛮神也需要费一些手脚,但没想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平安这家伙刚成圣就能压着蛮神打?这是他太强了,还是蛮神太废了?」

    琴圣他们甚至都产生了疑惑。

    之前蛮神那么强大,他们对抗起来连一招几乎都挡不住,可现在蛮神又在苏平安手里弱的跟孩子一样,这前后差距悬殊的都让他们对圣人和邪神产生了怀疑。

    难道说圣人族人本来就比邪神强?!

    当年儒圣镇杀了蛮神。

    如今苏平安刚成圣也能揍孙子一样揍邪神,这么看来好像没毛病!

    蛮神听到这话却是差点吐血,神他么的人族圣人比邪神强,这小子是特例,是怪胎好不好,当年儒圣都没这么变.态。

    不过骂归骂,蛮神也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势不太妙,他立刻就动了要逃跑的心思,「该死的小子,你给本神等着,他日再见面,本神一定会让你跪地求饶的,告……」

    轰!

    没等‘告辞,俩字说完,苏平安直接一巴掌

    就将蛮神从大挪移的状态中抽飞了出来,后者从十几里开外的虚空中摔出,直接跌了一个狗吃屎。

    苏平安随之身影一闪,就到了蛮神的面前,然后冷笑一声道:「我都没允许你就想走,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蛮神惊恐的看着苏平安,这家伙居然将自己从空间乱流中抽飞了出来,这太夸张了吧,不过他嘴上却不服软道:「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虽然我如今不是你的对手,但好歹本神也是神位,你想杀我也是做梦。本神成就神位,那就与天地同在,只要我有一丝意识在,你就别想灭了我,大不了等千年之后,本神从头再来就是了。」

    苏平安闻言笑了笑道:「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既然你说杀不了你,那我也不强求,不过我可以将你镇压在身边,以后慢慢想办法磨灭你的神魂,反正我才刚成圣,而且还年轻,以后的岁月多的是,咱们可以慢慢来。」

    「你……你想干什么?!」

    蛮神一听这话顿时慌了。

    不过没等他挣扎,就见苏平安直接大手一抓,蛮神周身的空间瞬间就被苏平安给捏成了一个方块,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囚笼一样直接囚禁了蛮神,接着他将这个囚笼顺手给丢进了山河笔洗之中。

    「放开我,放我出去……你这个混蛋,有种你放我出去……」蛮神不甘的声音随后从山河笔洗中传了出来。

    「你就在里面先好好思过吧,等我空下时间来,再给你慢慢玩。」苏平安则笑了笑,跟着直接将山河笔洗给收了起来,然后整个天地间都安静了。

    回头再看内谷那边,当苏平安在出现的时候,这里的战斗却是也快差不多结束了。

    老院长他们三个都是亚圣,虽然对付蛮神不行,但是对付一群蛮族强者却是绰绰有余,在服用了九天星河水之后,他们三个亚圣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跟着就以伟力直接镇杀了在场的那些蛮族强者,余下的那些蛮族看到自家的蛮神被打跑了,蛮皇等强者又尽数被杀,直接就溃散纷逃了。

    看到苏平安归来,老院长等人立刻凑过来问道:「蛮神呢?」

    苏平安道:「已经被我镇压收起来了,不过他毕竟是邪神,想要彻底抹杀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老院长他们听到这个结果既是震惊又是欣慰。

    震惊的是一代蛮神居然如此轻易被镇压了,欣慰的是人族终于又出了一个真正的圣人,自此之后人族可以高枕无忧了。

    老院长随后回头看了一眼整个乱糟糟的蛮族营地,然后长叹了一口气道:「终于都结束了!」

    所有文修回头看着周围的一切,也都是同时舒了一口气。

    人间终于太平了!

    ……

    春去秋来,白驹过隙,转眼距离北境蛮族之乱已经过去了三年。

    大宣国,神都城。

    时逢盛夏,四年一次的四国大比又要开始举行了。

    青风酒楼内,生意一如既往的火爆,楼上楼下高朋满座,宾客如云,几乎都找不到下脚的地。

    而这时候楼内也吵的厉害。

    「这一次四国大比我们大詹国定然能拔得头筹!」

    「好大的口气,你这么说将我们大风国放在哪里?」

    「呵呵……我就不信你们的画道能强得我大礼国!」

    「你们都别吵了,难道你们忘了上一次四国大比你们三国可都是我们大宣的手下败将?而且我记得,当年还是我们‘苏文圣,力压四国,拿下了六道第一,如今这两年我们大宣有苏文圣坐镇,国运更是蒸蒸日上,现在又是在我们大宣的地头,你觉得你们还能是我们的对手吗?」

    「你少来,什么叫你们苏文圣

    ,那明明是整个人族的圣人。再说了,你以为你们大宣人人都能是‘苏文圣,不成,那可是千年难遇的人物,他老人家能六道第一,力压四国,难道你们大宣人人都能做到不成?」

    「就是就是……」

    在众人争吵之间,只见一条黑白花纹的狗在人群中窜来窜去,不时的‘汪汪,叫上两声,然后趁人不注意,偷人家一个鸡腿就跑,路上撞上了一个手捧托盘的年轻人,后者看到这条狗偷了人家鸡腿,就气急的喊道:「二哈,你怎么又偷客人鸡腿,你给我还回来!」

    谁知道那狗一边跑,还一边开口回道:「小福子,本大爷给你说多少次了,叫我狼爷,你再喊我‘二哈,我跟你急!」

    「唉,那你倒是先给我把鸡腿还回来!」

    柜台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拨打着算盘看到这一幕后摇了摇头笑道:「好了好了小福子,一个鸡腿就算了,而且就算还回来了你还能再拿给客人不成。你还是重新给客人上一盘吧。」

    「老叔……」

    小福子只能无奈的去了。

    而再看那条狗,顺着楼梯一路往上爬,来到三楼之后进了一个包厢里。

    包厢中,有一个身穿月牙白的年轻人和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那男子正躺在一个躺椅上,脸上盖着一本书正在打盹,女子则怀里抱着一男一女两个娃娃正在逗弄着,旁边还有一个浑身雪白的小狐狸趴在窗台,正在享受着从窗外吹来的微风。

    那狗进来之后,炫耀似的将鸡腿在小狐狸面前晃了晃,但那小狐狸却满脸不屑,只看了一眼就扭过了头去,然后将目光放在了旁边男子的身上。

    两个小娃娃跟女子玩闹了一会儿,然后小女娃跑到了躺着的男子身边,双手摇着男子的胳膊声音糯糯的喊道:「爹爹,爹爹……你快起来,我要听‘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故事……」

    男子被晃醒了,然后声音从盖在脸上的书下面传了出来,声音闷闷道:「囡囡别闹,再让爹爹休息会儿……」

    这时候小男孩也跑了过来喊道:「爹爹,爹爹……我想听你当年参加四国大比,勇夺六道第一的故事。」

    一听这话,男子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显露出一张英俊的脸来,他看着小男孩微微一笑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不困了。说起当年这个四国大比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老爹我可是手拿把攥的就赢了,当年啊……」

    房间中一时间满是男子豪气干云的声音,旁边的女子看着这一幕嘴角荡漾起了一抹幸福的微笑,恰似那五月盛开的梨花,别样动人。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