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三四三章 注定很久了,知道的太多(5k)

    余子清打量着狗蛋,他对狗蛋的回答很满意。

    只是,他还是感觉怪怪的,以前的青萍肯定不会是这样的,那他现在还是青萍么?

    最根本的思维都变了,他依然拥有着以前的记忆,那他还是他么?

    当然,这些问题,对于其他人,包括如今的狗蛋来说,可能都不重要。

    知道的人,若是要弄死他,依然不会犹豫。

    只有余子清才会去思索这些东西,而他思考这些,也仅仅只是因为要完善自己的修行。

    一般修士眼中,就只有肉身和神魂这种简单的组成方式。

    到余子清这,他剖开的强者神魂都已经不少了。

    接触过的曾经的神祇也有不少。

    肉身为外相,很重要,神魂为内相。

    而更深层次的,还有本能意识、自我意识、记忆、思维。

    对,现在又加了个思维,余子清觉得这也是最底层的构建组成部分,而不是被囊括进去的。

    眼前的狗蛋,就是从最根本的思维改变了。

    哪怕意识不变,记忆不变,他也绝对不是以前的青萍了。

    至于本能意识,是在阮人王身上验证出来的,阮人王早已经没有自我意识,已经湮灭。

    可是她的本能意识,却还是会让她按照本能去做出一些事情,做出一些选择。

    比如,没有去融合离秋的印记,会被话语刺激引导,来救余子清。

    余子清现在还没弄清楚,这几个关键部分,到底是并列关系,还是从属关系。

    这些都是他用来研究自己的判定能力的过程中,慢慢总结归纳出来的。

    有关判定的分数划分,目前也只有一个笼统的划分,他需要更加深入,更加细致的划分。

    因为六十分的判定,得来的力量,最多只到九阶巅峰,以目前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太够用了。

    或者说,不太足够作为兜底的保险选择。

    最初的时候,只要激发判定,遇到的人,基本都是被秒。

    后来就慢慢变成了能打过,能赢,只是需要战斗。

    再后来,就变成了激发判定之后的第一击,全力一击也打不死人,甚至都不会留下什么不可弥补的后遗症,只是昏迷一段时间。

    浊世污泥海里接出来的这几个家伙,都是如此。

    单纯的力量和境界,不足以引起质变了。

    而这几个家伙,还是将记忆盔甲直接坦露在他面前,随意窥视,也依然是这个结果。

    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记忆缺失太严重。

    但余子清知道,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所以他要更加细化,更深入,以此来寻求增加判定分数的方法。

    青萍这种转变,就给他提了醒。

    余子清推测,要是他之前有可以完成判定的青萍的资料,现在可能已经无法完成判定了。

    当然,这事已经无法验证,后面再研究吧。

    不过现在么,余子清摸了摸怀中锈剑,可以确定一件事。

    现在这个是狗蛋,不是原来的狗蛋了。

    他从狗蛋几岁的时候就开始窥视,窥视了十年,狗蛋小时候尿床,十几岁之后却因为身子骨弱,再没尿过床,余子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以其为目标,早就可以拔剑了。

    而随着青萍的意识复苏,判定结果已经变成了不能拔剑。

    之前余子清还是不能确认,这到底是不是代表对方是青萍了?

    现在他大概明白了,眼前的人是新生的。

    既不是原来

    的青萍,也不是原来的狗蛋。

    青萍还是成功了,有一说一,这货真是个天才。

    他这种转变所要面对的危险性,对比老羊的路,可是要低的多,也更加彻底。

    被发现的概率,属于可以忽略的小概率事件。

    很有参考价值。

    余子清在沉思,狗蛋也不打扰,他还沉浸在新生的喜悦之中。

    这种喜悦不仅是青萍的,也是原来的狗蛋的,原来的狗蛋也是有本能意识的。

    同样这喜悦也属于现在的狗蛋。

    那种最纯粹的情感,已经到了随便谁都能感觉出来的地步。

    余子清甚至会比其他人感受的更加浓烈清晰。

    「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余子清问了一句,他都没问青萍之前是不是在临死时故意留个空子,让他留下印记的。

    「我知道我选择的道,一定会有我自己难以逾越的劫难,无论我做任何准备,最终都一定会超出我掌控的范围。

    与其纯粹看运气选择死法,还不如在可控的范围内选择。

    哪怕死在你手里,只要我能以现在的状态,睁开眼看到这一幕,那我也能接受了。

    起码我最大的追寻,并不是无用的。

    我忠于我的道,这道也是可行的。」

    余子清点了点头,没什么意外的,他之前就这么推测。

    狗蛋看着余子清,微微行了一礼。

    「这一礼,是谢你能让我看到现在这一幕。

    其实,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了。

    我能有今天,能成功变成人,获得新生,也是托你的福。

    当年琅琊化身的事,你助好几个强者获得了自由和新生。

    你剖开了强者的神魂,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死。

    驱逐了印记,他们变成了完整的自己。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心神遭受了多么大的冲击。

    也是你,我才彻底寻找到了最终的方向,看到了一丝曙光。

    从那时候起,我才真正的坚定了下来。

    我的出身,我不能选,可是我的意志,只是我自己的。

    也幸好本尊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要留着我,我注定了陨落。

    所以我才能有独属于我自己的意识。」

    狗蛋已经彻底觉醒了,他也的确抛弃了曾经出身的一切。

    余子清对此没什么可意外的。

    拥有独立人格,独立意识,独立思维的化身,最终变成这种结果,太正常了。

    这是智慧生灵的本能。

    所以,余子清从来没想过修行什么高端化身术。

    就算是以后可能会修行,那也一定要是那种本尊化身为一体的,没那么顶尖的化身术。

    「我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是时候兑现曾经的承诺了。

    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要是我能活下来,我不知道的,我以后也会帮你弄明白。」

    狗蛋说得很认真。

    这话余子清信,因为他的道,让他只要承诺的,欠下的,就一定会去还。

    满口忽悠,可以放在其他任何地方,狭义上的好人和坏人,骗什么都不会拿自己的道开涮。

    不过余子清听到这话,却哈的一声笑出了声。

    「看来你的确变成人了,嘴上说着很满足了。

    实际上,最后还是在想方设法的求生。

    我不杀你,你才有以后。」

    狗蛋一

    怔,这个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这点,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若是现在说起那位相关的东西,不算毁诺么?」余子清又问了一句。

    「他让我做的,我都尽全力做了,我已经不欠他什么。

    甚至我把一切都抛弃了,最后更是用命,为他做了最后一件事。

    而且,他从未专门要求过我保密,自然无所谓了。」

    狗蛋笑的有点女干诈,像是在钻空子。

    「那就先说说,极寒禁地的事吧。」

    「当年他告诉我,极寒禁地里有位曾经的神祇,曾经位列诸神。

    只可惜现在沉沦,半死不活,就当其是大魔便是。

    他让我去接触,跟那位做点交易。

    那我自然懂了,好处是一定要拿到手的,但是其他就看情况。」

    余子清一惊,立刻打断了狗蛋的话。

    「等等,他知道极寒禁地那位曾经是神祇,还曾经位列诸神,还让你当大魔看待?」

    「是这样。」

    「他从哪知道的这种消息?」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那个时候,没有必要的话,自然不会关注消息来源的事情。」

    「所以,你知道神祇和大魔,有时候就是一回事么?」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后来去了虚空,跟虚空中一位神祇做交易之后,便知道了这点。」

    「跟虚空神王做交易的,原来就是你啊?给对方功法的也是你么?」

    「对,也是我给他的,他不可能真的修出什么苗头的,那路对他来说,绝对是错的。」狗蛋笑了笑。

    余子清揉了揉脑袋,忽然牵扯到虚空神王,他并不意外。

    只是老乾皇知道的这么多,可能比他知道的还要多的多,这就让余子清有点意外了。

    无数年的时间下来,信息传承缺失极大。

    余子清当上了兑皇之后,大兑的所有信息可都是对他开放的,余子清压根没有时间去了解所有信息。

    不过他也重点去了解了一些大兑的记载。

    按理说,大兑在上古末期就消失了,有关上古的记载,远比三神朝多,更久远的年代,记载也应该比三神朝多。

    可在大兑,余子清都没有找到「神祇就是大魔」这种关键性的东西。

    老乾皇到底从哪知道的?

    不但跟悬崖神王做交易,又跟阳魔做交易,这货想要干什么?

    「悬崖神王的事,后面再说,你先说说阳魔,就是极寒禁地那个,你去跟他做了什么交易?」

    「要阳魔展道,我记录下来关键的部分,回去交给他,作为交易的代价,则是阳魔吸纳阳气的速度会变快。」

    「你去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交易内容了,是吧?」

    「是。」

    「有关阳魔的事情,也不是你从虚空那位神王那得到的?」

    「不是,虚空那位,很是谨慎,也很贪婪傲慢,他不会白给他觉得关键的信息,阳魔的详细消息,是从卫氏初祖那得到的,但是卫氏初祖的消息,是从那位那得到的。」

    「所以,他有其他的情报渠道,而且是很关键的渠道?」

    「对,我推测,可能也是一位曾经的神祇,不然不可能知道这些事,而我接触过的只有虚空和极寒禁地这两位,在我出现之前,真正出门办事之前,我就不知道了。」

    「邗栋年少时,你是不是还没出现?」

    「是,那时候,青萍剑只是青萍剑,甚至连灵性都没有,但那个时候,他已经开始着手化身的事了,剑是肯定不能给邗栋的。」

    「

    你继续说吧,极寒禁地,还有后面大日凌空,慢慢说。」余子清轻吸一口气,心里大概有了判断。

    老乾皇从很久很久之前,在青萍出现之前,就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了。

    他知道很多,应该已经消失的记载。

    「我与阳魔敲定了交易内容,他展道了一部分,剩下的就要在看到成果之后。

    只是后面很多年,交易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直到一百多年前,大日凌空发生了之后,阳魔才确定了恢复的速度大幅度提升,开始兑现交易内容。

    那个时候,我接到新的任务,让我去阳魔和卫氏初祖那借来了力量。

    我用一座洞天,承载着那些力量。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然后接下来,过去了没几年,我的新任务,是去荒原西北和大震西部接壤的地方,击杀一位琅琊院的院首,还有他的护道人。」

    「我知道,曾经有一位琅琊院的院首,陨落在荒原,蜍叶前辈跟他很熟,什么事会逼着他要杀一位院首,这可不是小事,琅琊院不会善罢甘休的。」余子清补了一句。

    「琅琊院,嘿,琅琊院内有坚守的修道者极多,可是他们坚守的都是己道,不是所有人也会同时坚守道德底线,为了求道,他们才是最极端的人。」狗蛋咧嘴笑了笑,有些嘲讽。

    「你继续说。」余子清沉着脸。

    「我出发了之后,才知道另外一件事,那位学识极高的院首,不止一个护道人,还有另外一个顶尖体修护道人。

    甚至于,这位体修所修行的法门,在很久之前,就是我原来的本尊给她的。

    她的炼体天赋极高,若非天地所限,她必定是有望十阶的人。

    但是也正因为天赋太高,她开始修行那门大日道经那一刻开始,她的墓地就已经被选好了。

    出现意外的,只是那位院首。

    他太可怕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把琅琊书库扫了一遍的人。

    学识广度太过骇人,所以,他能从整体的角度来看待很多问题,把很多不相干的东西联系到一起。

    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但是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那位是不愿杀掉如此一个时代都难出现几个的修道者。

    一连两次缄言神咒,都被他想方设法的破解,或者绕过缄言神咒。

    从头再来,依然很快就追踪到了关键点。

    以至于后来,更是连他化解、破解、绕过缄言神咒的放大都给封了,让他遗忘。

    他依然还是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那就只能杀了他。

    让他跟那位体修护道人一起死。

    可惜,我已经尽可能高估,最终还是低估了,那位院首带着俩护道人究竟有多可怕。

    我的剑道实力,仅仅只能刺穿那位体修的皮膜。

    若非天地所限,我知道,她十成十能入十阶。

    我根本不是对手,险些被打回原形,然后,他出现了。

    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他具体实力如何。

    他炼气和炼神,其实都已经超出了九阶极限,依然被天地所限,无法进阶十阶而已。

    他与那位体修交手,拿出了那件封存着洞天,封存着阳魔和卫氏初祖力量的法宝。

    将法宝打入了那体修体内。

    然后,便引发了一系列剧烈的变化。

    最终,大日凌空出现了。

    后面的事情,我已经濒临被打回原形,便不是很清楚了。

    我所知道的,后来那位院首和其护道人,躲藏了一

    些天,便一起陨落在荒原。

    只是那位院首,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能在最后关头,被其护道人拼死送走。

    因为最后一道缄言神咒生效了。

    本来他是准备让我恢复之后,继续去追寻的。

    只可惜,那时候,荒原出现了一丝奇异的气息,将他吓到了。

    他根本不敢亲自做什么,甚至不让我进入荒原。

    我只能动用此暗中埋下的一些小棋子,来暗中追查。

    毕竟,只是一个未入道,又什么资源也没有,可能还遭受重创的修道者,跟凡人一样。

    再后来,气候大变,荒原直接步入严冬。

    荒原上大量凡人死亡,最后能侥幸活下来离开荒原的,都经过了暗中审查。

    剩下的极少数,应该就在锦岚山了。

    也都一一验证过了。

    那未入道的院首,应该跟无数的凡人一样,埋骨荒野,尸骨无存了。

    他只是一个凡人,根本无从查起了,再加上荒原异变,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因为后面饿鬼出现也好,大兑归来的事情也好,去虚空也罢,我需要忙的事情很多,根本没空管了。」

    狗蛋说的口干舌燥,端起茶壶喝了起来。

    余子清面无表情,眼神有些飘忽。

    所以,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老乾皇就准备让那位体修护道人死了,而且陨落的地方和死法,其实都早就计划好了。

    要杀老羊,只是因为老羊绕过缄言神咒不止一两次了,又知道的太多,才必须死的。

    算算时间,也就是自己第一次饿死,初始饿鬼出现,那一丝无法理解的神韵,被老乾皇感应到了,他才不敢再做什么了。

    甚至后面都没敢派强者进入荒原。

    琅琊院陨落了一个顶尖院首,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作。

    而这才给了老羊一丝活下来的机会。

    所以,根本就没有运气。

    他就是老羊活下来的那一丝运气。